笔趣阁 > 重生之毒妃嫁到 > 第79章 锦衣且逍遥
  而那些宫女太监们也在内殿忙着,一时间桃林里分外的冷清。

  带着他们走到了桃园前面,秦晚歌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本宫想一个走走。”

  宫人们素来知道秦晚歌的脾气的,于是也不敢多言,就在桃林外面候着。

  秦晚歌进了桃林之后,便听见有一略显低沉的男声低吟:“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穿过了重重的桃林,秦晚歌看见一个锦衣华服的人影,左手折了一枝碧桃花,右手拿着酒壶,正在桃花林中独饮呢。

  听到了脚步声,锦衣华服的男子回头,只见那人眉目如画,在四月春景之中,生生的将满园的春色比拟了下去。

  秦晚歌心头有微酸被勾了起来。

  此人不是司徒炎,还能有谁呢。

  很久很久以后,秦晚歌还记得那天见到司徒炎之时的场景。

  他的身后是碧桃千顷,左手折了一枝春色,听见了她的脚步声,回眸一笑。

  那一笑,似乎是让满园的锦绣桃花都失去了颜色,她的整个天地之间,只有这个男子的笑容一般。

  也正是那时候,她听到了自己已经沉寂很久的心,跳动的声音。

  整个世界,恍若是那丹青妙手,描绘的一幅绝妙的画卷一般,男子刀削的脸庞,斜飞入鬓的眉,墨色的眼睛,高挺的鼻,薄凉的唇,似乎要印刻到她的心底处。

  而秦晚歌分明在那双桃花眼中,看到了一抹惊艳的神色。

  秦晚歌今日的打扮不同于往日的艳丽,白色的月华锦颜色素雅,却在阳光的折射之下发出绚丽的光晕,站在一株碧桃树后面,身姿清瘦,容颜出尘,让人会产生一种幻觉——是否,她是这园中的碧桃成了仙呢。

  “今日我还以为王爷会忙的不可开交,却未曾想王爷却忙里偷闲,偷在这里饮酒了。”秦晚歌率先开口,打破了这里稍显尴尬的气氛。

  司徒炎也回神过来了,一双丹凤眼不知是不是因为今日喝酒略微的有些醉了的缘故,眼波流转之间风情万种,笑着说道:“原来是皇贵妃……本王前后为你奔波了这么些时日,就不能偷闲一会儿。”

  说着,司徒炎走到了皇贵妃的面前。说道:“皇贵妃今日,可真让本王惊艳啊,司徒睿的寿宴,你却穿了一身的白色,可真是别出心裁。”

  司徒炎的手指挑起了秦晚歌的下巴,慢慢的贴近了秦晚歌。

  秦晚歌似乎是被眼前的美色迷惑住了,呆呆的看着那一张俊脸在自己的眼前放大,唇齿缠绕之间,带着浓郁的酒香味。

  秦晚歌只觉得大脑之中一片的空白,还分神想了想,司徒炎喝的好像是碧桃醉的味道。

  许久之后,秦晚歌觉得喘不过气来了,司徒炎才好心的放过了秦晚歌。

  秦晚歌的脸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什么原因,白皙如玉的脸色泛起了嫣红,如同施了一层薄薄的胭脂一般,娇嗔着看着司徒炎:“如今可是皇宫之中,王爷行事如此大胆,也不怕被别人看见么。”

  “本王有什么可怕的呢?如今就连皇后和皇上都被皇贵妃握在了手中,本王和皇贵妃之间,还忌讳什么呢?”司徒炎毫不在乎轻挑的说道。

  秦晚歌听了司徒炎的话之后,不由的满头的黑线,怎么听司徒炎这话越听越不是味道呢,好像他们是把持朝政秽乱后宫的乱臣贼子一样。

  似乎知道了自己用词有些不妥,司徒炎摸了摸鼻子,说道:“是本王说错了,应该是说皇贵妃计谋无双,本王无须忌讳什么。”

  秦晚歌明智的不和司徒炎计较去,于是问道:“王爷在桃林之中独饮,是有心事么?”

  司徒炎晃了晃手中的白玉酒壶,说道:“这可是上好的碧桃醉,皇贵妃要不要陪本王一起喝。”

  秦晚歌笑着说道:“好啊。”

  只见司徒炎一个借力,跃到了空中,再在一棵开的正好的碧桃树上借力飞上了凤凰台上。

  司徒炎今日穿的是朝服,如今司徒炎是王爷,按照西陵王室的祖制,司徒炎的朝服应该是银白色绣着九条龙。

  秦晚歌在下面,只看见那个白衣人左手桃花,右手酒壶,踏落了落英缤纷三千,站在凤凰台上看她。

  那一刻,秦晚歌有些的恍神,那人负手而立其上,用一种俾睨天下的姿态俯视着这万千红尘,芸芸众生。

  那一刻,秦晚歌心中生了不服输的意向,于是也踏着飞花,寻着司徒炎的痕迹飞到了凤凰台上。

  朔风猎猎的吹起了两个人白色的衣袂,两个人的发间衣裳上都沾染了粉红色的花瓣,秦晚歌走上了司徒炎的身边,抢过了司徒炎手中的酒,一下子喝了半壶。

  眼角眉梢带着三分英气,七分妩媚的看着司徒炎:“这碧桃酿果然名不虚传,不怪王爷要藏私不肯示于人前了。”

  司徒炎笑了笑,接过已经被秦晚歌喝了半壶的桃花酿,有些心疼地说道:“皇贵妃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本王费尽了多少的心思才得了两壶桃花酿,现在直接被皇贵妃一口气喝了半壶了。”

  说是这么说,司徒炎也不介意,直接就着秦晚歌喝过的地方,将剩下的半壶灌下去。

  凤凰台的地势处于皇宫中最高,一共有三层,屋檐飞角之上都挂了一串瓷铃。风吹过,发出有些沙哑的铃铛声,这铃铛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声音悠远而深长。

  秦晚歌也不顾昔日的形象,直接的和司徒睿一起坐到了屋檐上面,因为地势高,一般的人都看不见的。

  从这上面看过去,一片的碧桃林花开千顷,从上而下看来,整个桃花林中分外的动人。

  十里锦绣绵延,偶尔一阵风吹过,粉色的花瓣簌簌而落,花瓣在空中漫天的飞舞着,暗相浮动,缤纷风流,比在平地上面来看,更加的美丽。

  而梅林的边缘,西陵宫中奢华的宫殿楼阁蔓延铺陈,高阁亭台错落参差。此时正是黄昏时分,映着天边的晚霞,琼楼玉宇,如同天上宫阙一般。

  “从这里便可看见整个西陵皇宫的模样,整个皇宫的主人拥有着掌管天下的权势,掌握天下人的生死,自古至今,有多少人为了成为这座宫城的主人,牺牲性命都在所不惜。可是啊,世人只见到眼前的富丽堂皇,却不知道有多少的肮脏污秽藏在其中。”

  司徒炎说道,淡然的语气之中带着不易察觉的伤感。

  “王爷与我都生在帝王之家,自然的是知道宫里面,哪里有一处是干净的呢?不过王爷身在帝王之家,长于深宫之中,却不为眼前的权势和富贵迷住眼,反而能看得如此通透明了,实属难得。”

  秦晚歌发自内心的说道,司徒睿与司徒炎一样的环境和教导之下成长,但是司徒睿却早早的被眼前的权势迷住了眼,除了权势和利益,他眼中看不到其他的了。

  反而司徒炎,能在这种环境之下,还守住了自己的赤子之心。只能是说,环境只是一部分的因素,更多的是人的天性吧。

  “本王可以当皇贵妃是在夸我么?”听了秦晚歌的话之后,司徒炎得寸进尺的说道。

  “就当是看王爷的心情不好,我在安慰王爷吧。”秦晚歌笑着说道。

  在桃花林之间,秦晚歌的发间和衣服上都沾染了些粉红色的花朵,司徒炎伸手为她拂去落花,然后说道:“你知道么,这里的桃林千顷,原先是一片的梅林的。”

  司徒炎的声音有些低,秦晚歌面无表情的听着,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凤凰台原先叫做逍遥阁,是司徒睿为她建造的。她喜欢梅花,于是司徒睿便命人种了梅林千顷,只为搏她一笑。”回想起当年光景,司徒炎似乎陷入了不可自拔的回忆之中。

  当初,她看见逍遥阁时灿烂如三月春花般的笑容,他至今历历在目,如今回想起来,却是觉得格外心痛。

  “那个女人真傻啊,以为司徒睿是真心的对她好,可是她不知道的却是,司徒睿在建造这逍遥阁的时候,已经对秦家动了杀心,大费周章不顾所有人反对建造了这逍遥阁,只是为了麻痹于她……”司徒炎低声的说道,话中有难以掩饰的沉痛和哀伤,并不怕被眼前的皇贵妃瞧见自己的软弱。

  “在知道她领兵去南境的时候,我便知道司徒睿要对她下手,可是却没来得及阻止她,只能跟着她去了南境保护她的安全,从而忽略了朝堂之中,司徒睿居然那么快就动手清除秦家的势力……”

  听了司徒炎的话,秦晚歌表面上虽然平静,但是内心深处早就已经起了惊涛骇浪。

  邮寄的,那年冬天南狄来犯,她带兵远赴南境,率领兵马退敌八十里,她带领三千的精兵冲在前锋杀敌。

  可是没想到的是,后援的部队迟迟没有到来,她和那孤军深入的三千弟兄们被敌军包围,困在幽若谷中,命悬一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