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村小邪医 > 1516章 给女侠疗伤
  毛日天的灵气比以前强大了很多,没多久吕四娘的裂骨就愈合了,再问吕四娘还有哪里受伤,吕四娘脸一红,说:“没有了,不用了!”

  实际上她踹了车窗一脚,车窗碎裂了,但是她的脚脖子也会受到了强烈的撞击,虽然没有伤到骨头,却也红肿起来了,但是清代女人大多裹脚,把脚视为私处,别说让男人碰,就算是被男人看一眼都有死的心,虽然吕四娘是江湖儿女,没有裹足,也不是很拘泥小节,但是在大街上哪敢把脚伸出来让毛日天握在手里。

  毛日天看出吕四娘还有别的伤处,知道她如果不好意思说那一定是不好意思让自己触碰的地方,就用透视眼看她身上,从肩膀到胸口,虽然看到了吕四娘的一对被裹胸布勒的紧紧的宝贝,但是并没有不好的想法,毕竟是在大街上,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而且……都勒的变形了,像是两个面饼上边按了两颗小枣子,有什么好看的。

  过了胸,再看胯骨,呀,这清代女侠也会用姨妈巾啦?然后一路向下,虽然是检查伤势,毛日天的脸也红了,感觉自己有些不地道,这要是吕女侠知道自己这么透彻地看她,说不定就此翻脸,像追杀雍正一样追杀自己呢!

  看到右脚脖子的时候,看出来了,都肿起来挺高了,落地不实,显然是很疼通。毛日天刚要说话,吕四娘不高兴了:“毛公子……小毛,你上下看什么,你的目光好无礼,要是换了常人,我早就打他耳光了!”

  毛日天赶紧收了目光,说:“刚才我搭你的脉搏,发现你的右脚有些血脉不通,是不是右脚也受伤了?”

  吕四娘一脸的惊讶:“不会吧,你搭脉博竟然知道我的脚腕受伤,你也太神奇了!”

  “中医就是这么神奇,难道你不信么?”毛日天故作高深,这功夫要是有几捋山羊胡在手里捻上几下,那就更像医道中人了。

  吕四娘面有难色,说:“我的脚是有些崴到了,不过挺得住,不碍事!”说着往前走,忽然迈步,又要假装没事,落脚重了,“哎呦”一声。

  白婧赶紧过去扶住,说:“吕姐姐,要不然我给你揉揉吧,我也有会按摩跌打伤的,虽然比不上小毛的本事,不过我也是跟我干妈练过的。”

  吕四娘点头,回身坐在一处花坛上,伸出了脚。

  此时吕四娘已经换了便装,一头长发在脑后随意拢了一下,黑发垂到腰际,上身宽松T恤,下身休闲长裤,脚上自然不会像平常女性一样穿着露足的凉鞋,是穿了一双系带的帆布鞋。

  白婧伸手去解她的鞋带,吕四娘赶紧按住白婧的手:“不要!”眼睛四外扫了一圈,虽然人来人去没有人看他们这边,但是还是不敢脱鞋,从小养成的习惯,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封建教条在心中已经根深蒂固,哪那么容易就放得下。

  白婧说:“不脱鞋子按摩效果不好的!”

  毛日天忽然一把扯起白婧,他坐下来,拉着吕四娘的脚就放在自己腿上,两只手牢牢抓住吕四娘的右脚腕,说:“江湖中人,别婆婆妈妈的,让我来,我隔着裤子鞋一样能帮你治好!”说着就用灵气输入进去。

  吕四娘本来想要挣扎,但是见毛日天没有掀开自己裤脚,也不脱鞋子,就没有动,那这样被一个男人抓住脚坐在大路边,也是感觉甚是羞涩,不敢看人,扭转头冲着花坛,低头看着里边的花瓣。

  她被毛日天治过好几次伤了,而且那两次都是宽衣解带的,但是毕竟都是在山野地带,四周无人,这么大庭广众的治伤还是头一次,羞耻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两次毛日天的手直接接触自己的皮肉。

  毛日天的灵气强大无比,断骨都能瞬间修复了,这脚脖子属于扭伤,活血化瘀只是片刻的事儿。

  过了不到两分钟,吕四娘就感觉不到脚脖子疼了,从毛日天的腿上把脚举起来,脚脖子活动一下,果然一点不疼了,然后脚一蹬,直接把毛日天蹬进花池子里边去了。

  毛日天一溜跟头从另一边翻出来,问道:“你这不是恩将仇报么?”

  吕四娘怒道:“你的气功既然可以隔着裤子疗伤,上两次为什么脱我衣服?”

  毛日天吓得赶紧解释:“大姐,你那两次伤情不一样呀,这一次只是消肿就行了,上两次一次是刀伤,一次是骨伤,不直接接触能行么!”

  吕四娘看看一边嘴角带笑的白婧,也不好深究,说:“算你说得有道理,我就先放你一马!”

  毛日天委屈道:“我这个医生当的,不但不给钱,还挨揍!”

  白婧歪着头笑道:“活该,谁让你保护不利了!”

  毛日天坐到花坛上,打扫着身上的泥土,问白婧:“这打弹弓的和开车的明显是袭击我们,白婧你怎么看?”

  白婧说:“显然是我们的敲山震虎起作用了,黑龙会想要杀人灭口,开始制造意外暗算了。”

  毛日天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按理说,冷川千香应该会知道我的实力,这么小儿科的暗算,会知道伤不到我的。”

  白婧想了一下,说:“那她这么做,难道是反其道而行,要激怒我们?要我们做出失去理智的事儿?”

  吕四娘问道:“黑龙会是什么东西这么猖狂,你告诉我他的总舵在哪,我夜晚过去,取了他舵主的首级!”

  毛日天一摆手:“你那套吃不开了,杀人会被通缉的。”

  这时候毛日天电话响了,女刑警做事就是有效率,卡车司机抓住了,没过几个路口就被刑警队的车给堵住了,就地审问,那个司机就说自己是闯红灯,没有受人指使。

  毛日天对南楠说:“你等着,我马上到!让我来问他!”然后起身带着吕四娘和白婧打了一辆出租,直奔南楠电话里说的地点。

  过了几个路口,前边一辆大卡车在路边停着,前后几辆警车停着,路边人行道上一个中年人被拷在一棵小树上,成怀抱小树的姿势站着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