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狂兵 > 第233章 张雪的真名
  ?“张雪啊张雪,我真的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徐寒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语气带着一丝悲凉。

  他夺下了张雪手里的匕首,落寞地看着她。

  “有什么看不透的,你不是早就怀疑我了吗?”张雪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说吧,是我哪里做得不对,引起了你的怀疑,我自认为演技还是不错的,被人发现还是第一次,这挺让我受挫的,我想知道原因。”

  “不,你的演技无可挑剔。”徐寒感慨道:“只是百密一疏,任何虚假的东西只可能最大限度地接近真实,而无法成为真实。我对你的怀疑是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的,从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开始。”

  “刚见面的时候……”张雪想了想,“是我在学校里假装向人打听姐姐的时候吗?”

  “不。”徐寒淡淡地笑了下,“是你晚上在学校小树林里打电话的时候。”

  张雪表情一怔,惊讶地看着他。

  徐寒微微笑道:“我没说错吧?你根本没有姐姐,张雨和张雪其实是同一个人,你一个人分饰两角罢吧。”

  “你怎么知道……”

  “张雨和张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发色,还有脖子上的那颗红痣,张雨没有,而张雪有。但是,我们今天早上亲热的时候,那颗红痣被我吻去了,连你自己都没有发现吧?”

  闻言,张雪惊愕地拿出一面化妆镜,对着脖子照了下,果然,那颗红痣已经不见了。

  “除了这些呢?应该还有其他遗漏的地方吧?”张雪沉着脸问。

  “当然。”徐寒淡淡地说:“当时张雨被警察追捕至石锅饭店,警察对她说,你逃不掉的,杀人者偿命。我对警察比较了解,一名真正的警察,是不会轻易说出杀人者偿命这句话的。”

  “呵呵呵呵……”张雪捧着肚子大笑起来,“真有意思,难道你当过警察?”

  徐寒自嘲地笑了一声,“我没当过警察,但我一直和你提过的,我那个女朋友,就是警察。”

  张雪的笑容滞住了,她露出有些复杂的神情,随后摇了摇头:“原来是这样……还有呢?”

  “还有张雨因为杀人而畏罪自杀,这么吸引人的新闻题材却无任何媒体报道,张雨杀的那个人也没有任何消息,就像根本没发生过,不,实际上就是没有发生过,一切不过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包括那天追捕你的那几个警察,都不过是演员。我早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张雨被捕的时候会这么巧地跑进我吃饭的地方,为什么‘姐姐’刚死,‘妹妹’就去学校找人,还刚好和我遇到。其实,你早就安排了人跟踪我,我的行踪你了如指掌。”

  徐寒的语气越来越冷厉,而张雪只是默默地听着。

  “继续。”张雪阴沉着脸。

  “还有。”徐寒眼睛看向张雪,嘴角挑起一丝笑容:“你讲起你和你姐姐的故事的时候,讲得太详细,太完整了,几乎挑不出毛病,但正因为如此才更值得怀疑,因为你根本没必要讲那么多,你只不过是编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故事,为了让我相信才会完整地讲出来。”

  “是的,你说得一点都没错。”张雪低笑着,把留海抚到后面,“我本来就是一个擅长编故事的人。”

  “最后,让我怀疑你的,是小雨佳。”说到这里,徐寒的声音又平静下来。

  “为什么?”张雪抬头看着他。

  “你说小雨佳是你姐姐的女儿,而你是她的阿姨,但她从来没有叫过你,甚至没有一丝交流,连眼神交流都没有。而且,就算小雨佳性格再内向,她的妈妈为了她的手术费不惜替别人杀人,这样伟大的妈妈,几天没有见到,小雨佳不可能提都不提。那个医生每次都和你单独在外面交谈,你们谈了些什么,我都听得到,当然我听不出任何问题,我想,你一开始就知道我能听到,在这方面你不会露出半点破绽。”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不是吗?”

  “是的,这些都是猜测,包括那个索要三千万的骨髓捐献者,我都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过。所以,为了证实我这些猜测,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我专门找了人去调查。结果……”徐寒目光一沉,面如冰霜地说:“很让人心寒,这一切都是假的,小雨佳根本没得白血病,她只有严重的自闭症,那个医生也是你请来的,医院里原本没这号人物,只是院长收了好处,才把这人暂时安插在医院里。还有那个骨髓捐献者,他也在私下里和你偷偷接触过,也是你找来的托。”

  张雪怔了下,忽然笑了起来,“原来在迪尔餐厅那时候,你说出去打个电话,就是找人调查去了。”

  “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在删聊天记录,虽然你删得很快,但我还是看到了一点内容。”

  “既然你都看到了,为什么还要等到今天才拆穿我?”张雪不解地看着他。

  “因为……”徐寒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随即,他叹了一声:“你或许可以把张雪这个角色扮演得淋漓尽致,但你无法彻底去扮演一个女人。”

  “什么意思?”

  徐寒低垂着目光,平静地说:“和我相处的这几天时间里,也许有很多是你的演技,你的做作,但你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柔情和女人味,我相信那是真实的,你今早说的那些话,也都是你的肺腑之言。所以……我也在逃避……”

  张雪凄凉的笑着,眼泪不经意地流下来,她抓着自己的头发,抱怨地说:“所以我才说……要是时间可以停止在那一刻,该有多好……”

  “可是人终究要面对现实的。”徐寒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容。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徐寒凝视着她的脸,低声问道:“为什么……你昨晚没有动手……”

  “什么?”张雪抬头看向他。

  “这把匕首。”徐寒把那把黑色的匕首举起来,“是你昨晚藏在枕头底下的那把,我承认它能对我造成威胁,但你却没有动手。”

  张雪仰起头,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我用这个方法,杀死过无数的男人,他们都该死!男人都该死!”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怨毒,随即又呈现一抹柔情,她注视着徐寒,眼眸仿佛带着笑意,“但只有你,不该死……”

  张雪的目光看向窗外,平静地说:“我的目的,就是杀你,从开始我就是奔着这个目的接近你,张雨也好,张雪也好,什么白血病小雨佳,都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圈套,一个用来毁灭你的圈套。可是,我犯了一个杀手最不该犯的大忌……”

  她回头凝视着徐寒,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那就是对目标动了真感情……”

  微风从窗外吹拂进来,扬起了张雪的长发,也吹动了徐寒的衣袖,这一刻,两人目光交汇,静止不动。

  突然,张雪噗哧一声笑了,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一脸笑容地说:“其实说这些都没什么用,我本来就杀不了你,就算没有爱上你,你也早就对我有所防备,以你的实力,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这个决定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到最后死的人只可能是我。”

  “不,我不会杀你。”徐寒摇头道:“我只要你告诉我,你是在替谁做事,他有什么目的?”

  张雪歪着脑袋,轻轻地笑着,“我不会说的,他有恩于我,我就算是死,也会替他守住秘密。而且,就算你不杀我……”

  这时,她的嘴角流出一抹黑血,脸色也瞬间惨白起来。

  “我也会杀了我自己……”

  “张雪!”徐寒惊呼一声,上前搂住了她。

  在徐寒的怀里,她依旧温顺得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即将面对死亡的她,却笑得最真诚,最开心,尽管这笑容看起来是那般虚弱,苍白。

  “我不叫张雪……我的真名叫顾慕玉,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黑蛛……”

  “顾慕玉么,这个名字很好听……”徐寒沉着脸,低低地说:“比黑蛛好听多了。”

  张雪嘴角露出笑意,“现在知道我真名的人,只有你一个……”

  “那真是太荣幸了。”

  “你能一直记住我的名字吗……?”

  “会的,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徐寒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太好了……”张雪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声音也随之越来越小,“真的太好……了……”

  徐寒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默默地把张雪搂紧在怀里,感受着她身体的冰凉,他不禁咬了咬牙。

  这世上,有很多该死的人,然而他们有很多都还没死,还活得好好的,但却有很多不该死的人却因为他们死了。

  他把张雪抱起来,从窗户跳了出去。

  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虚假的,有些虚假是为了保护真实而存在,比如用虚假的外表来保护真实的内心,用虚假的谎言来保护残忍的真实。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