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云争仙 > 第二十一章 震撼莫名
  三个时辰之后,我站在琼花殿门口,和我身边的那些师弟师妹们一起,看着天空的庞然大物,发呆。

  我随身要带的东西很少,只有一柄法剑,一个十尺的储物袋,一本封印书,都是早就准备好的。我在金手指空间里长期都在进行着一个课题,那就是推演我如何去尽可能在各种情景里,活下去。利用自己身上可能携带的每一个物品,把它的功能发挥到最大;利用自己可能遇到的环境里面的所有的可能的东西,不管是腐臭的尸体还是烂绿的沼泽,还是极寒的冰川,还是万千的火蚁,不管是在极其干旱的沙漠,还是在水汽充沛到无法忍受的雾国,都要有一套应对的方法。

  十立方尺的储物袋里,每一丝一毫的空间都被我彻底利用起来。很多特别制作的方形盒子,大大小小的叠加在一起,装满了各种各样我收集起来的特别的东西。

  一本有着一百二十面内页的封印书,里面封印了我推算出来的最可能用到的那些最根本的东西。

  法袍,是连云峰标准的法袍,只是我身上的这一件是我为器房主事师叔解决了某一个难题后他特别为我炼制的精品。

  法袍里面的十五个隐蔽的口袋里装着我精心准备出来的六十张法符,和九件付出很大代价才交易到的器物。

  我在法袍里面穿着一件内甲,脚上踏着一件法器靴子,头上顶着一件法器的头冠,脖子上有一串法器的数珠,手腕上有一个防御用的手镯,手指上带了两个藏了惊雷术的戒指。最重要的是,现在我的腰里明白的挂着那个小铜印。但是它已经换了一个模样,絮絮青气氤氲缭绕,丝丝威能沁出来,一看就不是凡品。

  刚才我踏出房门的时候,刘筱琴师妹指着我的脸,就差在喊:“陈师兄你不是人!”

  我是一个妖怪!

  我在过去的三个小时里面,竟然把刚刚得到的手的法器,祭炼出了一重天,已经可以自如的操控。而同样的法器,同样的祭炼,其他的师弟,最快也要花上十几天。

  但谁叫刘放师伯在小铜印里面设下的三道禁制,我在师祖给我的书上早就看过,而且是拆开来剔碎了一个符文一个符文详细的讲明白的那种。又谁叫我在金手指里面早就把这三道禁制的祭炼路数琢磨到了极点,同样是拆开了剔碎了的研究。更何况,我自己在书房里面也在尝试着祭炼这种功能还算多变的基础法印,一个个的单子列在那里,从收集材料到准备炉火,再到刻制法阵,连实际祭炼的场景我都推演了几次。

  如此的一系列的路数下来,师祖又怎么会看不到我“喜欢”、我“想要”这个东西?所以,自然而然的,师祖就在要用到我的时候,把这个东西“送”给了我。然后,我再用点手段证明自己“配得上”这种的超标,让那些师叔们无话可说,让那些师弟们不敢蠢蠢欲动。

  但是,当我走出琼花殿的大门,看到外面天空的庞然大物,只觉得自己前面的算计和刚才的得意,是如此的可笑。蝇营狗苟,针头小利,螺蛳道场,蜗角对战,莫过于此。

  我看见的啊!

  是庞大的一个云城!

  这就是刚才被气走的白云瑛真人随身带着的一辆“马车”!

  一辆有着上百米长,数十米宽,数十米高的巨大的“马车”,一辆就像是巨大雪茄、或者说是像巨大飞艇的“马车”。虽然没有兴登堡号的244米那么恐怖,但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类比的是我前一个世界的那种带满导弹、装满鱼雷的武库舰、战列舰,甚至是那些装了数百架战斗机甲的科幻星舰。

  白云瑛那个女人站在“车头”,上百个低级修士腾空,或者踩着飞剑,或者踩着法器,或者踩着法符,密密麻麻的占满了“马车”周围的空间,更多的低级修士和更多的武士站满了“马车”表面的所有角落。

  一色的服饰,一色的旗帜,一色的器物,规整的阵列,被隐隐打开的一些洞口散发着隐约的雷光。

  随着白云瑛的手猛的挥舞下去,一面巨大的云旗在空中展开!

  一只青鸟在白色的云旗上展翅飞舞,在暴雨雷霆中飞舞。

  我认得这面旗帜。

  青云山上一个特别的元神真一神君,白司葵。原来白云瑛真人,是她的后人。难怪白云瑛真人拥有着这么巨大的一辆空中云城。

  我却只能抬头,带着一种复杂到说不清楚的心情看着空中的巨大存在,不知道应该如何收束心情。

  我只知道,我今天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一位金丹真人可以拥有的强大,也是第一次真正的对比出自己的渺小。

  是的,眼前的这座空中云城,我在师祖谢道清给我的书上看过,也在金手指空间里面有过课题专门推演。所以我知道很多很多我旁边那些师弟师妹们不知道的东西。

  比如说,这么巨大的一个云城里面可以住多少人,可以装多少货物,可以安排多少修士正常修炼和进修,可以装备多少门战争法器,可以独自发动多大规模的战争,可以持续在空中续航多久,可以剧烈战斗到什么程度,可以在血战中受损到什么程度仍然能够战斗,可以自爆到一种什么样的规模。

  但是,我看的那本书,其实名字叫《金丹真人对战云城法器攻略详解》。

  所以啊,我知道的更多的是一个金丹真人在面对这个庞大的云城法器的时候,会是如何的从容!

  只需要很简单的突进,只需要很简单的投放一颗天雷子,只需要战胜云城法器的守护金丹,只需要攻破云城法器的防御法盾,其他一切都是浮云。

  什么筑基修士的拼死拦截,什么练气修士聚集法阵的集团进攻,什么战争法器的强大,什么邪恶手段的阴狠,什么自爆威力的恐怖,在一个真正的金丹真人面前,全部都是浮云。

  暴力,赤倮倮的暴力。

  我看过那本书保存的师祖谢道清以前摧毁面前这种云城时的影像,我看过那些云城上面像我一样的练气一层的小修士像被铁水灌入蚁穴的小蚂蚁们一样轻易的死掉,我看过那些被标注出来的可能很有名气、可能很有天赋、可能很有才华的,小修士,死掉了。

  所以我默然。

  我带着连云峰这一次南征的队伍,一共四百人踏上了云城,安静的被分配到了底舱的某一层。

  那些师弟师妹们在震惊过后,像是进了纽约的爱斯基摩人一样,对每一件没看过的东西发出莫名的赞叹。就是刘广河师弟和那三位倪师弟,见识的多一些,但还是动不动说出一些可笑的话来。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