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宁国师 > 第六十九章 逐渐繁忙
  董策在小剧场教了周琮一些滑稽的表演方式后,便到了剧场后方找了木工师傅,与他来到艺苑门口,指着一排墙壁道:“这面墙壁每隔半丈,做一块如告示牌的木板,嵌在墙壁上,必须要刨光滑,在涂上上等白色漆料。”

  木工师傅闻言,想了一会儿道:“没问题,明天就可以开始做,不过董公子,您做这些有何用途啊?”

  “一种宣传吧。”董策说完,想了一下,便指着右手边稍短的墙壁又道:“这边也做一块,不过这块要大,能做多大要多大!”

  “啊!”木工师傅愣了愣,随后皱眉道:“可在左右两边各打下木桩,随后将木板塞如中间缝隙,如此我们能做至少三丈高,再高容易被风刮到,而这墙壁长不过五丈而已,要不,做三高四宽?”

  董策点头道:“没问题,不过木板就无需刨了,但木桩的话一定要剥皮上漆料,红色即可,再在上面做一排顶檐,随后在檐下左右打一个孔洞,方便日后吊上两排红灯笼。”

  “呵呵!”木工师傅闻言一笑,道:“董公子的奇思妙想真是独特啊,不过如果风吹雨斜,依然能打湿木板的啊!”

  “关于这点,可以做一块幕布,下雨时放下来挡雨即可,关于顶檐的样式,最好如那些小摊位一样,全用青瓦,但记住,一定要稳固,别到时候被风刮下来,碎一两块倒没什么,但砸到人可就不妙了!”

  “放心吧董公子,我们的手艺你也是见过的,只要前后牢固,尖顶一压,浆水一灌,定能扣得死死的!”

  “那好,我便去绘制两张图纸,预防出错。”董策说完,便先回小剧场绘制图纸了。

  等他忙活完这些,日头已经偏西了,想了一下,董策还是决定带上孟峰,让柳福驾着马车,一同前往御瓷坊。

  金陵御瓷坊乃是当地士族秦家的产业,董家以前跟秦家来往密切,但老爷子死后便很少来往了,最重要的还是秦家十分低调,别说董元昌了,连董岩涛曾经想仗着老爷子的面子,去巴结秦家也碰了一鼻子灰。

  当来到御瓷坊,董策在坊外的铺子里与掌柜说明来意后,掌柜便客气的安排人去坊里叫出刘宛。

  当刘宛一见董策,顿时明白其来意,故此他直接笑道:“呵呵,董公子你可好些天没来了,走,咱们到对面酒肆喝一杯!”

  “请!”董策没有多余的话,两人寒暄完便径直来到对门酒肆,要了间小厢房便随意的点了酒菜。

  这时,董策才跟刘宛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艺苑的东家之一,四宝珍坊少东家孟峰!”

  “哦,原来是孟公子,久仰久仰!”刘宛拱手笑道。

  孟峰没想到刘宛不过三十出头而已,不仅心里一阵惊讶,但面上还是客气道:“久闻刘师傅盛名,一手陶瓷制艺巧夺天工,烧得出神入化啊!”

  “哪里哪里,孟公子客气啦!”刘宛脸色一红,尴尬的摸了摸短须,才看向董策继续道:“董公子这次前来,应该是为那件事吧!”

  “没错,不知刘师傅可否愿意?”董策问道。

  刘宛闭上眼睛考虑了良久,最后却扯开话题道:“自半年前,董公子让我烧那套茶具开始,刘某突然感觉在御瓷坊待着真是枯燥而乏味,别说普通人,即便是达官贵人来购买陶瓷时,十有**都是挑选与今年贡品同等的陶瓷,很少有能像董公子这般挑剔的,并还有这独特的思路与眼观,为了你那一套茶具,刘某可是花费了整整四个月时间啊!但最终,你都还无法满意吧!”

  董策闻言苦笑道:“的确,刘师傅的做工已经是无可挑剔了,但是配料与烧制的时机,似乎除了点纰漏啊!”

  “嗯!”刘宛对董策一眼识破,也不感意外,笑道:“说来惭愧,因为我无法独享一窑,只能与其它师傅一起烧制,而他们烧的乃是大件,而这些茶具都是精小独特,故此烧制火候拿捏不准,至于瓷泥,唉,不提也罢!”

  董策其实也能明白,瓷器所用的泥土最好的自然是高岭土,刘宛因为除了帮他烧茶具,还需要完成每月份额,根本没时间亲自去取上等瓷泥。

  “那刘师傅可考虑清楚了?如果我们联手,你负责研制与传艺,我们负责你所需的钱财,他日贩卖后,我六你四!”董策很直接的开价道。

  刘宛一听便笑了,摇摇头道:“不是刘某在乎这点钱财,实在是刘某自认为,还不到收弟子的时候!而且刘某一心放在陶瓷上,不想招惹太多琐事啊!”

  孟峰这时候突然插嘴道:“刘师傅,如今江南情形你也了解吧,而我们之所以急需要你的加入,就是为了能帮助更多的灾民,只要刘师傅收了一批灾民做弟子,他们一来可以养家糊口,二来大家也能获得更大财力,帮助更多的人!”

  刘宛听后不由一愣,他没想到董策和孟峰竟是为了灾民而创办窑场,这让他内心瞬间挣扎起来!

  沪州叛乱谁都看在眼里,若事态发展越烈,很可能殃及整个宁州,如此一来,他还能安心制作陶瓷吗?即便他能两耳不闻窗外事,可最近御瓷坊订单大量缩减,他也渐渐变得无事所做啊!

  想了许久,刘宛忽然长叹一声,道:“既然二位看得起刘某,我又何必自视清高呢,只不过我有一点要说,你们带来的人,我会很严格的删选,没耐心,嫌脏,愚蠢之辈一律不收!希望到时候刘某把那些人赶走时,二人可别来问罪啊!”

  董策微微一笑,道:“这是自然!”

  在这方面,董策绝对是与刘宛是同一路人,都是要求宁缺毋滥,只不过董策会给他们机会,挖掘他们的潜力,安排在适合的位置,但刘宛是没有情面可谈。

  三人继续商讨了接下来的事宜后,便随意吃了点酒菜才相互告辞。

  在回去的马车上,孟峰对董策道:“董兄,你为何让刘师傅辞去御瓷坊的陶工后,便收拾东西去阳羡啊?莫非你要在那里办窑场?”

  “嗯,关于这点,到时候你也要去一趟,实地考察嘛!”董策没有细说,孟峰也懒得询问了,而是开始商讨招商的事宜。

  这绝对是真正的麻烦,需知金陵许多商铺都降价转让了,而要大展拳脚的都是把钱投到这一块,如此谁会傻到来他们艺苑花一个大铺的钱弄个小铺啊!

  但这一步他们又不得不走,否则一切将前功尽弃!

  “如今陶瓷也算解决了,文房四宝和一些乐器,我可以从我爹那里调货,服饰我推荐杨家,毕竟他们是急需要打开口子,但也就三家小铺,还有十多家怎么办,董兄还打算招哪些商贩?”孟峰问道。

  “这三样其实还可以分割,陶与瓷分割,而文房四宝可分为纸艺、书画铺、笔墨店,服与饰也拆分,我们只要从杨家购买布匹,至于饰品,这点需要能手,你多看看谁不得志的,都给我挖过来,如此服饰全用我们戏子出演所穿的同款,顺便,再把胖子他爹拉下水,投笔钱做些小赌道具,这样安排便可占据一半的铺子,剩下的,就要等其他商家上门来求铺面了!”

  听了董策这番话,孟峰呆了呆,而后道:“就这般简单?”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可非同一般啊!”董策的郁闷谁能了解,因为这些事情没他可不成啊,他必须要样样着手,而且选人方面必须要谨慎,技术不过关不成,忠诚度低更不可!如此一来,他能不忙吗?

  这也让他无奈啊,没有名气,谁傻到花钱过来租铺?而董策必须要押金缓冲,否则进程慢到难以想象。

  只要艺苑名气打出去,届时不来才是傻子!

  “得安排一个时间表,必须要以最快速度让艺苑开业。”想到这,董策不由疲惫的靠在车上,闭上眼睛养神。

  第二日开始,董策面临了这一世最忙碌的日子。

  每天早上在艺苑走一圈,凡是看到有问题,或者不够美观的地方,都要让木工改善。

  中午还要看周琮他们的排练,然后提意见。

  下午要面试孟峰挑选的人。

  “哥哥,奴家这段舞可美?”一个妖娆的女子媚笑道。

  面对妖娆女子不断的抛媚眼,董策不冷不热道:“下一个。”

  在妖娆女子恼怒的冷哼中,被柳福汗颜着撵了出去,随之而来的,又是一个美人,不过依旧如前者一样,徒有其表!自然被董策随口打发了。

  “董兄,在这样下去,恐怕招不到合适的了!”孟峰喝了一口茶道。

  董策摇头道:“还不是你这家伙偷懒,尽找些上了年纪的,这些女子已经无法爬出风尘的泥沼,即便我有心调教,也很难扭转她们骨子里的放荡,难道就没有一些出淤泥而不染的?”

  孟峰一听便是哭笑不得啊,正要开口,突然见门外人影一现,他顿了顿,看了一眼不由微微一笑,道:“这不,来了!”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