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医天下 > 第六十九章 厚赏
  另外,他还真记不住都水清吏司是做什么的,忍不住瞥了邢尚智一眼,心说下来得问问。不过郎中的级别他还是知道的,正五品,类同于后世的司厅级,已经属于中上层官员了。从这一点来看,朱翊钧还是挺大方的。当然,也说明朱翊钧对他做出来的这个热气球十分之满意。

  万岁爷会赏张佑个什么官呢?

  张鲸和邢尚智兰琪等人也好奇的支起了耳朵。

  朱翊钧却没有马上说出下文,而是沉吟了很久,这才说道:“适才张鲸说你没有功名,是个白身,若贸然给你个文官,怕是又要被那些言官们罗嗦,辅臣们怕是也不答应。这样吧,不是还有神医之名么,先进太医院吧,授征士郎,进出宫禁也方便些,朕还想着常常见到你呢。”

  征士郎是文散官,从七品,排到太医院的话,差不多相当于御医的级别了。

  “恭喜承事郎,一下子就是正七品的医官了,皇恩浩荡,还不快谢恩?”张鲸笑眯眯的说道,不知是他真的听错了还是故意的,一下子就给张佑向上提了一个级别,朱翊钧略怔一下,居然并未更正。

  文散官太多,这郎那郎的,张佑也记不清楚许多,急忙躬身谢恩,然后想了想,干脆跪倒在地,说道:“陛下皇恩浩荡,草……臣下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陛下成全。”

  望着跪倒在地的张佑,朱翊钧十分满意,含笑问道:“什么不情之请,不妨说来听听!”

  张鲸和邢尚智等人十分紧张,不知道胆大包天的张佑要说些什么,暗暗捏了把汗。倒是兰琪儿,饶有兴致的望着侃侃而谈的张佑,心说这人胆子好大,初见万岁爷,不但一点都不拘谨,还敢提要求,真是初生牛犊啊。

  “是这样的陛下,臣下腿脚不便,每次遇到官员都得给他们下跪,他们可不如陛下您体恤人,不跪还不高兴,臣下琢磨着,不知能不能讨个恩典,许臣下可以见官不跪,只鞠躬行礼……当然了,跪倒行礼,本就是大礼,以示尊重之意,臣下绝无不敬之心,实在是,那个,实在……”

  张佑一时冲动,越说自己也越觉得有些过分,说到后来,便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最后干脆挠了挠头,尴尬的道:“算了算了,权当臣下没说罢,臣下一时冲动,不知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居然提出如此非分之想,实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张鲸暗吁一口长气,邢尚智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适才他俩还真的差点被张佑吓死。开什么玩笑,见官不跪?你特么不过是个幸进之臣,级别七品,芝麻绿豆般的官职,竟然敢有非分之想,简直就是活腻歪了嘛。

  还算你知道轻重,临时改口,不然的话,咱家就得先开口重罚你了。

  兰琪花容失色,低着头,视线在朱翊钧和张佑脸上来回轮换,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心说这人也太莽撞了吧,这不是自己作死嘛?万岁爷是个喜怒无常的,万一恼羞成怒,直接就拖下去杖毙了。

  朱翊钧似笑非笑的望着张佑,心说这小子还真是有趣,居然敢跟我讨见官不跪的待遇,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他隐隐有些生气,不过,听到张佑后边的话却又乐了,行,算你小子知道些轻重,不过不给你点教训怕是不长记性。

  想着,他悠悠开口:“你还知道自己是异想天开啊?朕还以为你小子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呢?得了,死罪可免,活罪难恕,承事郎不赏你了,改登仕郎罢!再有下次,自己去找大汉将军领二十廷杖。”

  从张鲸和邢尚智等人惋惜的目光中,张佑也猜到所谓的“登仕郎”定然和“承事郎”差了许多,不过却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暗暗感慨,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幸好刚才自己见机的快,插科打诨一番,总算是应付了过去。

  擦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他叩头谢恩。

  朱翊钧却又道:“当然了,你腿脚不便也是事实,京城官员多如牛毛,若每见一个都跪下给他们磕头,也着实难为你。这样吧,念在你制造孔明灯功在社稷,朕索性大方一些,赏你个恩典,日后凡五品官员以下,允你见官不拜。”

  “包括五品官员不?”张佑福至心灵一般,故意装傻问道。

  朱翊钧忍不住扑笑出声,指点着张佑骂道:“臭小子还敢讨价还价,朕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如你这般胆大包天的还真是少见,得,包括吧。”

  他的意思本来就是包括,这么一说,倒像是张佑自己争取来似的,张鲸眼睛内精光一闪而逝,笑容浮现,说道:“恭喜子诚了,咱家伺候万岁爷多年,还没见万岁爷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呢。”

  靠,这就开始嫉妒了?

  张佑只觉背脊发寒,心说老家伙真够小心眼儿,手段也毒,这句话可不是为老子好,而是变相捧杀老子呢,看起来,日后迟早得跟他一战啊。

  邢尚智和兰琪儿却没觉察到张鲸话中的深意,也上前恭喜,朱翊钧笑眯眯的望着,少顷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朕要回宫了。张鲸,如今你身兼御*用监掌印之职,着张佑辅助于你,尽快做几顶这样的孔明灯,三月初三犒赏三军之时,朕要坐着它检阅三军。”

  “内臣领旨,定误不了万岁爷大事,只是此物初成,安全性还无法做到万无一失,所以,老奴恳请万岁爷三思。”

  朱翊钧略怔了一下,想到冯保和张居正等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再说吧!”说着话已经上了步,随着旁边小宦官拉长声音叫着“起驾”,步离地,缓缓向正门走去。众人尾随着直送出大门,这才跪倒在地,目送朱翊钧离开。

  “张佑啊张佑,你让咱家说你什么好?晚上入宫见皇后娘娘,若是你还像方才那般胡言乱语,真出了事情,可别怪咱家事先没提醒你。”

  张鲸语重心长的说道,十分的真诚。

  张佑缩了缩脖子,点头说道:“老爷恕罪,适才初见陛下,我有些昏头,日后再不敢了,老爷放心就是。”

  “但愿吧!”张鲸轻叹一声,接着浮上笑容:“还得恭喜你,如今也是有官身的人了,走,回府摆宴,喝两盅去!”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