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帝子婴 > 第二十一章 抗旱练兵两不误
  狸阳位于饶阳以北,两邑相聚不过二百余里。近些年来在燕王喜的“英明领导”下,燕国不断地调戏赵国,反而导致自身军队主力尽丧,国土也日益狭小。

  甚至连下都武阳都交换给了赵国,随着武遂、葛城、平舒等城池的相继归赵,狸阳和武垣两个县城甚至可以说是已经成了燕国孤悬赵境的飞地。

  攻打狸阳司马尚唯一担心的是已经被打残的燕国,会不会像之前数次战争一样脑袋一秀逗集结全国之力南下攻赵,虽然

  ——每次都是来多少死多少,空成赵之威名。

  不过和小心谨慎的司马尚比,子婴对这一点却是毫不担心,因为他十分清楚的记得,这时的燕国基本上被打乖了,自从悼襄王三年庞煖领兵击杀燕将剧辛之后,燕国完全成了一个乖宝宝,一直到秦国一统天下除了太子丹玩了手荆轲刺秦王的游戏外,存在感极弱,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而历史上赵军攻克狸阳之后,还没来得及收兵,秦国便急匆匆的以就救为名,攻击退守中原的魏国不久前刚交给赵国的邺城。

  而这也是秦王嬴政在前两年接连清除掉嫪毐和吕不韦势力之后,亲掌朝权,汇数代之力正式推动一统天下进程的开始。

  子婴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变故,引得历史的走向拐个弯,那么他作为穿越者最为引以为傲的先知先觉,便完全利用不上了。

  所以,狸阳必须打下来。

  由于有了子婴姻祖父这一层关系,司马尚对两军的整合进行得无比顺利。不过半月的光景便将饶阳现有的八千人马重新整合为八部,每部设一千夫长指挥,原秦军五名二五百主全部留任。

  剩下的两军之间的默契便是需要长时间的磨合了,而现在显然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去让原两部人马彼此熟悉磨合。

  有着赵王的命令,长时间屯兵饶阳,不出兵也容易引发邯郸方面的猜忌。

  故而在子婴的提议下,司马尚还是率领其中五千人马兵出狸阳,剩下的三千人马留守饶阳。

  毕竟战场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并肩作战之后能让原来两个素昧平生的人,成为可以互相依靠铁哥们。

  对于胜负,子婴并没有多想,狸阳孤悬赵境,城内兵寡民贫,统兵者亦非有能之将,在历史上似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被赵国攻破,如果不是因为秦军突然攻赵,兵马被召回,肯定会乘胜追击,扩大战果。

  而燕国这次确实也是蔫了,就连赵国退却之后都未敢向之前数次秦赵之战一样背后捅刀子,很乖很乖的。

  故而赵军非常顺利没有后顾之忧的就撤出战场增援西方前线。

  然而这一次,子婴打算就算邯郸相招也不过去了,自己好不容易就这点家底总不能去前线败光了。

  虽然自己的大爷已经执掌大权,但是自己父亲已经去世,留下的这一点亲情很难为自己博取什么。哪怕自己现在直接率领军队重返秦国,说不定会就此做一个闲散公子,永无领兵机会。

  所以子婴要做的不仅是要重返秦国,而且是要挟赫赫战功回归,使自己能在战国后期的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故而秦赵邺之战时用什么样的理由拒绝征召,保留自己的实力,便成了司马尚出征之后子婴所想的首要问题。

  不过,留守饶阳的三千兵马显然没有时间去考虑别的了。

  如果诅咒能够伤人,子婴此时起码得死了十万八千遍了。

  “这个饶阳君年纪虽然小但太能胡闹了!”恐怕这是所有军士心**同的心声了。

  司马尚出征后的第二天,饶阳南部数乡三老上禀入秋以来天旱少雨,井水枯竭非但冬麦无法播种,人畜饮水都成问题。

  事情到了徐成君相手中,忙于破解天书大业的徐君相自然没有时间理会这些琐事。在如今时代灌溉极不发达,基本上处于靠天吃饭阶段,老天不降雨,我能有什么办法!

  然而子婴知道后,立马派人各家各户收拢陶罐木桶等各种水具。三千人马每人配发一个后,全军出动投入抗旱大业。

  子婴命留守饶阳军上午每人携带水具北上奔波至数十里外的河水取水后中午之前奔反饶阳就食,下午再提水赶赴南部受旱乡邑,傍晚之前赶回。

  且太阳落山之前赶回者可食肉粥,而且管饱。日落之后赶回者便只能随便吃些夹杂着野菜的菜粥,正午一餐亦是如此。

  最为关键是这么悲惨的生活,不是一天。饶阳君令:“孤不忍百姓辛勤之劳付于灰灰,着命饶阳部属,日给水一行,着君府内侍监之。”也就是说旱情没有解除以前,三千军士,每人每天都要送一趟水。

  所有的军人直接转变成了人肉提水机。

  此举令子婴在饶阳城的名望可谓是直线上升,以往各地封君县令哪有管升斗小民死活者,不但不关心其收成,而且无论旱涝都要按时收租,管你是不是家无余粮。

  子婴此举虽然胡闹,但可谓是头一遭动用军队抗旱者。

  全军虽然颇有怨言,但是大部分军人都是普通农人出身,深知民间辛劳。况且每趟之后只要能按时跑回都有掺着肉丁的米粥享用,虽然辛苦但也能咬牙坚持。

  对此子婴也有自己的想法。

  怎么增强这一支军队的战力,子婴不是专业人士,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

  但是战国初期魏武卒可以说是称雄于天下,西拒强秦,威服齐赵。甚至在阴晋之战中曾经创下过以五万武卒破秦军五十万的战绩。

  关于他的训练方式子婴前世在曾经看过一篇介绍,首先就是高强度的训练“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中试则复其户。”

  给每名军士配上重装甲,携带兵器半日行军百里,不但以饶阳现在的基础配备不起,就是配得起,以饶阳驻军目前的状态能坚持下来的也不多。

  所以只能循序渐进,一听闻南部的旱情子婴立马想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军士的负重可以用盛满水的水具代替,再限制到达时间,同样能起到一定的训练效果。

  既能训练军队的耐力,又能抗旱救灾,一举两得。

  唯一略有怨言的恐怕只有还在辛苦算账的徐成君相了,子婴这样一搞令军士们食欲大增,城中粮草消耗量明显增加。

  如果不是饶阳地处边境,平日为了驻防燕国入侵拨付了不少粮秣,而“吃里扒外”的司马尚离开之时更是大手一挥,利用自己在军中的地位拉来大量的粮草,此时的饶阳说不定真支持不住子婴如此折腾。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