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剧里的任务 > 249【狡兔三窟】
  余则成忙完一天的事情,去三角地菜市场弄了条新鲜的草鱼,准备回去做一道清蒸,改善一下伙食。

  “余先生改善伙食啊?”刚下班的街坊看他手中拎着的鱼,寒暄道。

  “好多天没吃肉了,鱼便宜,改善一下。”余则成微笑的点点头,跟街坊邻居打过招呼,往家门走去。

  可站在门口,听到隔壁院的动静,他的脑海中蓦地响起了一道身影,是他回来了吗?

  他敲了敲大门,冲着里面喊道:“是鹏飞吗?”

  袁鹏飞正收拾炉子,听到有人喊他,连手都顾不上洗,急匆匆的就跑去开门了:“老余,我可想死你了!”

  袁鹏飞双手黢黑,脸上蒙了一层灰,上来就要拥抱。余则成被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两步。

  这样的热情,对于他这个性格较为木讷的人来说,着实有些过分了。

  “鹏飞,你是吃错药了?”

  “好久没见,我不是表达一下我的热情吗!”袁鹏飞双手一摊,耸肩说道:“这回,我不是要在你手底下混了么,总得先给你留个好印象吧!”

  余则成无奈的摇摇头,“你呀,别这么说,一会收拾完到我家来吃饭,清蒸鱼,你有口福了。”

  “好,我再给你带两瓶好酒,咱们两个好好聊聊。”袁鹏飞说道。

  这里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人多眼杂指不定就被谁听到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做特工的,还是要谨慎一些。

  夜,

  余则成家里,小小的饭桌上摆了三道菜,一道清蒸草鱼,一个番茄炒蛋,还有一个油炸花生米。

  这已经算是不错的招待了,也就是余则成拿着两份薪水,手头还算宽裕,不然哪能见到这些菜。

  袁鹏飞带了两瓶白酒,不知何时他也喜欢上了酒的味道,虽然这东西也不见得真的有多么好喝。

  他拿起白酒刚要往开拧,余则成却把他的手按住了,“鹏飞,别喝酒,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脑子清醒还是很重要的,酒能不喝就不喝,最好戒了吧!”

  “行,那就不喝了。”袁鹏飞从善如流,把酒瓶放下桌,二人边吃边聊。

  “老余,我这么叫你没关系吧?”

  “你随意。”

  余则成没有介意,称呼而已,无所谓。

  袁鹏飞说:“老余,科长派我和你搭档,你知道吧?”

  余则成点了点头:“上级领导跟我说过了,包括你在南京干的那些大事。你很不错啊,屡立功劳,一眨眼军衔都跟我一样了。”

  自己什么情况几斤几两袁鹏飞还是知道的,他不敢居功自傲,谦虚道:“嗨,这回这不是走了狗屎运嘛,这间谍案直达天听,我也是运气好起了一些作用,科长大力栽培,我才能上来,也就是这一回!”

  有些时候,不是看你立下多大的功劳,重要的是能不能让领导看得到。

  在中央干活和在地方干活相比,两者各有优劣。

  在中央干活容易进入领导的视线,运气好一朝乘风化龙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在地方干活,监管的不是那么严格,手头的权力就大一些。

  余则成对这些也是了解的,羡慕他肯定是羡慕的,但是也不至于上升到嫉妒的地步。

  “鹏飞你自谦了,有本事的人,在哪里也可以散发出光芒的。”他既是鼓励袁鹏飞,也是在鼓励他自己。

  要知道,他余则成加入军统还没到一年呢!中尉军衔已经比许多人都高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二人闲聊了一些最近的遭遇,说起了那房东的建议,余则成有些沉默。

  “老于,怎么了,你不同意吗?你要是比较介意的话,那就算了。反正这也没什么,我也不差那两个钱,主要是做饭的事太麻烦了,要不咱俩搭个伙?”袁鹏飞提议道。

  外面吃饭没有家里自己做省钱,而且外面的饭吃的多了以后,总感觉腻味的不行。

  家里面的饭,可能味道没有那么香,却是最合胃口的。

  而且卫生营养健康,比外面饭店的饭真的强出好多。

  可就是有一点,麻烦。

  谁做饭谁知道,买菜洗菜摘菜炒菜,最后还得洗锅刷碗,吃一顿饭不花点时间是不可能的。

  袁鹏飞也是出于这样的心思,又想把南房租出去的心思。少收点钱,也没别的什么要求,就是搭个伙,让他吃上可口的饭菜,还能省点事,一举两得。

  余则成抹了一把脸,颇有些无奈的说:“鹏飞,其实这件事我没什么意见,我已经在想着搬家了。”

  “嗯,为什么?”袁鹏飞有些诧异,“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搬家?”

  余则成苦笑:“鹏飞,还是为了安全起见。今时不同往日,咱们都在地下活动,住址和行踪尽量隐秘,不然哪天被日本人找上门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以前魔都是国统区,军统在这里行动是大摇大摆,没几个敢挡这些杀神道的。

  余则成那时就从事情报搜集工作,活动的次数比较少,身份也没有暴露。

  不过,包括袁鹏飞在内,知道他家的人还不少,差不多两只手才能数的过来。

  这些人当中,只要有一个被日本人弄住了,当了叛徒。他余则成的底子也得曝光,完蛋那是迟早的事。

  所以搬家,再换一份工作,这是余则成近期来做好的计划。

  他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如果他自己身处险境的话,半夜都会睡不着觉的。

  袁鹏飞知道了他的心思后,连忙追问:“那我是不是也得搬呢?”

  余则成眯了眯眼睛,给出了一个答复:“可搬,可不搬。”

  出于小心谨慎的考虑,搬家让自己藏得更隐秘一些,是最好不过的。

  而事实上,袁鹏飞妥妥的一个新人,魔都这里知道他的人不多。知道他地址的人,也就那天他们三个。危险性谈不上有多少,搬不搬就无所谓了。

  袁鹏飞恍然的点点头也没说什么,不过他心里却打起了主意。

  狡兔三窟,他现在就一个窟,实在是太少了,怎么也得再弄一个。

  ……

  次日清晨,袁鹏飞打着哈欠,敲响了房东的家门。

  一事不烦二主,而且房东往出租那么多房子,招收房客对他来说都是熟门熟路的。袁鹏飞索性就把南房招租的事托付给了房东。

  走出小巷,从一个油条摊上买了两根油条,拿油纸包着边走边吃。

  这个点,大街上行人都是步履匆匆的,多是上班族在赶路,像他这么闲的人少有。

  “卖报了,卖报了,四行仓库保卫战结束,抗战英雄谢晋元被英租界扣押,使得英雄流血又流泪!”报童拿着一厚摞报纸,扬声叫卖道。

  “给我来一份!”

  “给我也来一份!”

  行人纷纷掏钱购买,袁鹏飞随大流也买了一份。

  日本全面侵华后,国民政府向国联呼吁,请求各国出兵制止日本的侵略。国联提议召开《九国公约》签字国及其它诸国参加的会议,调停中日战争。

  会议定于10月30日在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召开,上海的战况,将直接影响到会议谈判上民国政府的利益。

  委员长下命令:无论如何,必须有一支部队守住最后的阵地,即使战至一兵一卒,也要撑到会议召开。

  淞沪会战惨烈而残酷的战斗已经持续了70多天,热血男儿的血染红了黄浦江。

  魔都,终究还是守不住了。

  但是必须有一支部队来成为它的尾声,他们将是曲谱上最后一个高音,一场已经失败的战役里最后的闪光。

  中央军八十八师,五二四团团副的谢晋圆接到了这个任务:死守上海四行仓库,不惜一切代价吸引日军火力,掩护闸北地区大部队撤退。

  就像壁虎断尾求生一样,谢晋圆的任务,就是做好这条“断尾”。

  这是一场必败的战斗,但是他不仅要打,还要把日军打痛,把他们打得失去理智变成疯狗,让日本人把全部筹码都压到他身上,直到他被百倍于己的敌人碾得粉身碎骨。

  四行仓库是一座五层高楼,原来是大陆银行等4家银行的联合仓库,战时成为第八十八师的指挥部。

  仓库的西边和北边,均被日军占领,仓库的东边是英租界,南边是苏州河,河对岸是公共租界。

  当留守战士在此构筑工事时,实际上这里已经变成一座孤岛。

  在进入四行仓库前,他已写好遗书:“在晋圆未死之前,必向倭寇索取相当代价,余一枪一弹,亦必与敌死战到底。”

  初到四行仓库时,一个英租界士兵隔着苏州河询问他们有多少人,谢晋圆为壮声威,大声答道:八百。

  实际上只有四百多,多报了一倍,是为了恐吓日军。防止日军知道他们人少,进攻的更加猖狂。

  日军在坦克和炮火掩护下的进攻,持续了四个昼夜。整个四行仓库的墙壁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弹坑。

  即便如此,日军也没有成功的占领四行仓库。谢晋圆和他所带的四百多壮士,就像洪浪前最坚韧的礁石一样,无论潮水怎样拍打,都不肯后退一步。

  那里的枪声和炮火牵动着市民的心,由于战场被一条苏州河隔断,他们就每天聚集在河的南岸,向北岸死战的军人表达崇敬。

  可就是这样的英雄,现在却遭到了不公的待遇。

  大军已经安然撤离,四行仓库没必要继续坚守。委座命令四行孤军撤入租界,经沪西返部队参战。

  但租界工部局屈服于日军压力,违背诺言,解除了将士们的武装,将他们羁留于胶州路口临时营地,四周围上通电铁丝网,由万国商团日夜戒备巡行。

  看了报纸上的内容,周围的行人一个个义愤填膺,为这些流血的将士们打抱不平。

  “这些狗洋人,给日本人当帮凶,害了我们的将士,真该死!”

  “就是,除了洋人,那些洋狗更可恨,数宗忘典的家伙,也给日本人当帮凶,他的祖宗怎么不跳出来把他掐死呢!”

  在公共租界内,最高的行政机构是租界工部局。而租界工部局,则由董事会领导。

  一般来讲,英国人会占据大多数席位。美国人和日本人各占一位,28年时有三名华董进入工部局。

  这次事件,固然有日本人在那些将士们的身上吃了大亏,恼羞成怒后的威逼利诱。

  可华董事不能干看着啊!

  别管问题有多难,压力有多大,这事你得想办法呀!

  让英雄流血又流泪,敌人的威胁是你不作为的理由吗?

  不管他们是不是有苦衷,反正英雄将士们是被扣下了,他们挨骂也是应该的。

  听着周围人的谩骂,袁鹏飞的步伐加快了一些。现在,他能为这些英雄们做的不多,先把本职工作做好了,其他的等晚上见了余则成再说。

  找了一家咖啡馆坐下,随便点了一杯咖啡,他翻看着今天刚买来的几份报纸。

  和现代的一样,广告是少不了的。

  不过没有现在的广告花样多,大部分都比较简单粗暴,花俏的比较少。

  像这一条就算是比较花俏的了,魔都祥金铺:“科学电炼、十足赤金、纯净白银、精工镶制、新型首饰、珠砖玉石。”

  有卖国家情怀的,华东烟公司:“纯正纯粹国货,超等金菊,每包二毛;上等槟榔,每包一毛。”

  还有一些没头没脑的,就写着公司和电话,连主营业务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打这广告是什么用。

  随意的翻了翻,他开始认真寻找房屋租赁广告,再安排一个藏身之窟,才是他今天的目的。

  PS:这里特别解释一下。

  淞沪抗战和淞沪会战不一样,虽然仅仅是一字之差,但说的是两场战争。

  淞沪抗战,是32年1月18号,日本关东军为掩盖伪满洲国傀儡政府的阴谋,打的一场局部性战斗。

  双方参战军队人数不超过10万,以民国政府方面区域性妥协而告终。

  淞沪会战,是37年8月13日,继七七事变以后,华夏方面主动发起的第1场大规模战役,双方参战人数超过百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