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仙惊华 > 第四章 天地不仁
  “不!”又是一道凄厉至极的尖叫。

  那一直以来都轻柔温和的声音,此刻却带着难以压制的惶恐和惊惧;撕心裂肺一般的哀嚎,让赫连琼紫整个人的心魂,都控制不住的狠狠颤抖刺痛起来。

  她呆立在当场,眼泪却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唰”的一下夺眶而出;她满面泪痕,神情痴呆,想回头去看一眼,身体却被人狠狠的撞飞出去。

  而她最后的意识,是听见那恍若魔魅的十六字咒语,好似地府的阴魂一样,在她脑中盘桓不去。

  “九幽阎罗,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以为祭……”

  ——绝生咒。

  以一身精血化为戾咒,再逼入自己的三魂七魄,可以在瞬间发挥出比自身修为多达十倍的威力。

  施咒者魂飞魄散,永世不入轮回。

  ……娘亲。

  ……

  “娘亲……”

  “痴儿,万物皆有定数,生死各安天命,放下心中执念,勿要入了心魔……”

  这声音好似铜钟轰鸣,又好似佛法无边,竟可涤荡人的心神。

  赫连琼紫眸子微启,一连串泪珠却不受控制的滚出眼眶,滑进她乌黑如墨的发丝。

  “我怎么会在这儿?”她声音嘶哑,眸子沧桑,好似一梦千年。

  “此乃本君坐化之地。你机缘之下,闯入本君设下禁制,念你年纪尚幼,便不将你灭杀。”说话之人看不见身影,声音却低沉沉稳,带着几丝怜悯悲叹,却也带着几分看透世事的淡然,清朗的回响在整个石室中。

  坐化,也就是凡人所说的死亡。但与凡人不同的是,修士坐化,可以留下一缕神识;神识可存留千年,亦可存留万年、十万年、甚至百万年,全凭坐化之时修士的修为而定。一般来说,修为越高,坐化之后,神识可保留的时间也越长。

  而……本君?

  只有元婴,以及元婴以上,化神、合体、渡劫、大乘的修士,才可自称“本君”。

  元婴,元婴……

  赫连琼紫眸中涌起压制不住的仇恨。

  头顶是光滑的石壁和明亮耀眼的月光石,身下是一块温润的玉石,她却只觉寒彻心肺。

  赫连琼紫挣扎着要从玉石上爬起来,丹田处却倏然传来一股锥心的刺痛,“我的丹田……”

  她声音中有着自己的都没有发觉的慌乱、惊悸和颤抖,才刚刚开口说了这么几个字,语气哽咽,竟是再说不出话来。

  身上毛孔渗出血来,五脏六腑皆受重创,全身好似被重力碾压过,剧痛无比。

  赫连琼紫面上布满死灰,她嘴唇咬出血来,双目一片猩红,带着毁天灭地的仇恨,仰天吼出四个怨怼的大字,“天地不仁!”眸中竟是流出一串血泪。

  满腔的仇恨宣泄而出,整个石室仿佛都因这道撕心裂肺的哀嚎,震动开来。

  “修仙本是逆天而为,你遭此大难,不思己过,岂能将一切归罪于天地。”石室内静寂了片刻,而后有怜悯叹息的声音传出。而随着一道白光骤然间将整个石室映若白昼,空旷的只有她一个人的石室中,竟是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男子。

  男子年约二十七、八,他眉眼如山川迤逦,眸子似潭水深幽,似带了几分俯瞰众生的傲然,又似乎满含了和善怜悯,俊美的好似天神。

  “你的丹田遭遇重创,几乎碎裂。虽灵气外露,却也并非药石无医。”

  修真之人,感悟天地造化,引天地灵气入体。灵气入体后流经体内各处经脉,最终汇入丹田。丹田内的灵气运转、积累,达到大圆满之境,便可突破进阶。若丹田出现裂缝,灵气会循着丹田缺口,消散与体外;若是完全碎裂,则再无修炼可能。

  男子好整以暇的坐在石室内唯一的一张石凳上。他不看琼紫,却是垂眸看着手中,一块儿不知由什么材质铸造而成的黑色令牌,漫不经心的把玩。

  “你是说我的丹,丹田,还,还有修复的……可能?”赫连琼紫几乎是颤抖着声音说出这句话。

  她略微怔愣,待彻底转过了男子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后,便踉跄着从玉石上爬起,强忍着身体内的绞痛,扑到在男子脚下,凄厉的哀求,“前辈救我,赫连琼紫并非贪生怕死之辈,然我赫连家此番遭遇灭顶之灾,家族几十人尽被屠戮。赫连琼紫不慕世间繁华,不羡长生之道,却不能将这血海深仇置之不顾。恳请前辈为琼紫指点生路,他日大仇得报,愿为前辈重塑金身。”

  说着,便是脑袋磕地,一下下跪拜起来。

  她年纪小,却也明白,能说出刚才那番话,眼前这位坐化的前辈,必定是有什么非凡的见识。

  她不怕死,但她现在还不能死。想起自爆金丹的爷爷,为救她性命,连轮回都不能入的母亲,赫连琼紫眸中再次涌出血泪。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她赫连琼紫发誓,即便穷尽一生,也定要将残害赫连家的狗贼诛杀。若不能报此血海深仇,死后化为厉鬼,永世不入轮回。

  “皮囊不过身外之物,本君百万年前便已坐化,便连自身躯体都不在意,又岂会贪图你赫连家世代供奉?还是速速离去吧!”

  说着,却是起身要走。

  石室内叩头的声音却更加急促响亮起来。那“嘭嘭嘭”脑袋磕地的声音,听起来竟是如此的沉重,如此的大力,如此的毫不迟疑。脑袋撞击着膝下石面,用了十二分的力道,竟好似连整个石室,都被这迅猛且不遗余力的叩头声,震得嗡嗡晃动起来。

  赫连琼紫本已心如死灰,听了眼前男子所说的那句“本君百万年前便已坐化”,浑身抑制不住的一震,竟是再次猛烈的跪拜起来。她饱满的、光洁的额头上,早已破皮,青紫一片,隐隐有鲜血渗出。那鲜血随着她的叩拜,晕染到光洁的石面上,绽开一朵朵的血红色小花,妖异至极。但她却仿若没有痛觉一般,只是迫不及待的大力叩首,脑袋撞击着地面,竟是一声痛也不叫。

  如此的坚韧执着,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前辈,即便您不看在赫连家与您万年为邻的份儿上,便是看在琼紫此番能来到您的面前,也恳请您赐琼紫一场机缘。百万年前的上古大能之士设下的禁止,即便百万年下来威力大减,也能在一息之间让琼紫灰飞烟灭。前辈既肯出手相救,必定是不忍琼紫惨死,便请您再为琼紫指点一条生路。”

  她趴伏在男子面前,身躯因为疼痛蜷缩起来,小小的一团,惹人怜惜,男子却无动于衷。

  “哼,竟然还能想到本君的坐化之地就在栖霞山上,你倒是比本君预想的要聪慧。”

  呜咽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非是琼紫聪慧,实是琼紫曾在家族藏书阁,看过到家族长辈留下的只言片语。”

  赫连家祖上根基原本并不在栖霞山,而是在天穹大陆灵气颇为充裕的一处山脉——莲台山。莲台山灵气充裕,是天穹大陆修士都艳羡不已的绝佳之地。万年之前,因为赫连家遭遇大难,元婴修士几乎死亡殆尽,唯余一位身受重伤,大限将至的元婴后期长老莫邪道君。

  莫邪道君考虑到他坐化之后,赫连家再无元婴修士护航。偏又占据了莲台山这处绝佳的修炼之地,恐为赫连家子孙带来灭顶之灾,便当机立断将家族迁到了天穹大陆东南方,一处灵气稀薄之地。

  也就是现如今的栖霞山。

  而当时莫邪道君之所以将家族迁居此处,便是看出栖霞山的不寻常。

  赫连家子孙俱都修炼祖传阵法,在此一道颇具慧根,莫邪道君更是其中翘楚。而当时已经是元婴后期的莫邪道君,便断言栖霞山上隐藏有上古阵法,以他的修为尚且看不出门道,便猜测也许这里会是某个上古大能的坐化之地。

  莫邪道君找不出阵法的具体位置,又不敢轻易使用秘法尝试,只能寄希望于以后家族里有子孙能在机缘之下得到大能的传承,因而才将家族定居在此处。

  莫邪道君坐化之后,赫连家子孙虽也寻找过所谓上古大能的坐化之地,到底都是无功而返。

  “前辈既然肯留琼紫一条小命,对赫连家此番遭遇必定心存怜悯,便请前辈为琼紫指点迷津。”赫连琼紫不停的叩拜。她额角带血,涕泪横流,着实惨不忍睹。

  脑袋一下下的磕地,在石面上留下一片猩红的血印。她口中却近乎呢喃的不停的重复着“恳请前辈指点迷津”这句话,这动作已经近乎机械。

  但尽管她小小的、稚嫩的面庞山血泪模糊;她嘶哑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让人听不清楚;她神智涣散,浑身剧痛,甚至恨不得能当场晕死过去;心中却仍是坚守着信念,一点希望也不放弃,只是一再的重复着那个对她来说已经越来越艰难的动作。

  天地不仁,几乎灭绝赫连氏,她不过一练气一层的十岁女童,灵根杂乱,丹田又遭此重创,若不能得到这位大能的垂怜,赫连家怕是至此要在天穹大陆除名。

  “……让我为你指点一条生路,也并非不可……”

  *********************

  求推荐收藏粉红PK票·····

  (https://.biqugex./book_9166/522870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