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侯门嫡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严词诘问
  周大夫人一噎,故作为难道:“这是周家的事,您虽贵为郡主,但也没有资格插手罢?”

  沈妤道:“我是卉颐的好朋友,她遭遇不测,我帮她是应该的,再者,这可是皇后娘娘的命令。”

  “皇后?”周二夫人道,“皇后娘娘怎么会知道卉颐小产一事?”

  沈妤扯扯唇角:“皇后娘娘的确还不知道此事,但是我之前进宫的时候,皇后娘娘与我说过一些话。娘娘说,我和卉颐是好姐妹,但是卉颐性子太温克,有时候就算受了委屈也藏在心里。她即便疼爱这个侄女,也不能时时刻刻护着她,所以就劳烦我多看顾卉颐一些,有我在,卉颐也能少吃点亏。各位夫人若是不信,大可以进宫去问问皇后娘娘。”

  皇后自然没有说过这种话,是沈妤骗她们的,横竖她们不敢真的进宫去问。就算皇后知道了,也只会替她圆谎。

  周大夫人眼底闪过几分阴沉:“原来是这样?”

  沈妤眉眼平淡:“正是如此。”

  两人对视,皆可看到对方眼中的暗潮汹涌。

  周家人对沈妤来周家发号施令也很是不满,但是她们也知道沈妤不是好招惹的。这样的人,连太子府都敢闯,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

  见她们都屏息不语,沈妤道:“我先进去看看卉颐。”

  “郡主,这……”周老夫人刚开口,沈妤就疾步进了房。

  门被推开,血腥气扑面而来,严卉颐已经没了力气,脸上血色尽失,就像一只没有骨头的木偶,软软的躺在床上。

  “卉颐!”沈妤经历过沈妘的事,见此情形一颗心都痛的揪起来了。

  严卉颐眼皮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睁开。

  沈妤冷声质问屋里的稳婆和婢女:“卉颐不是小产吗,为何会昏迷不醒?”

  一个婆子满手是血,突然面露惊惧,大喊了一声:“不……不好了,大少夫人血崩了!”

  又是血崩!沈妤立刻怀疑有人害严卉颐。

  是了,周大夫人和成桢那么盼着严卉颐死,一定是她们做的。

  在外面焦急等待的周老夫人听到稳婆这句话,吓的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周大夫人暗自窃喜,惊慌道:“母亲,您怎么了?”

  周老夫人勉强睁开眼睛,望着门:“卉颐……卉颐……”

  周大夫人心急如焚:“怎么会血崩了,万一……万一卉颐出了什么事,咱们怎么向严家人交代?”

  她一指身边的婢女,怒斥道:“还愣着做什么,没眼力见的东西,还不快拿着我的名帖请太医来!”

  这时候,听到‘嘎吱’一声脆响,沈妤站在台阶上看着她们,华贵繁复的衣裙似乎翩然欲飞。

  她冷冷道:“只怕等太医过来,卉颐的血都要流干了罢?届时命都没有了,请太医还有用吗?”

  周大夫人自然知道严卉颐会没命,只是该做的戏还是要做。

  她故作焦急道:“可是总不能看着卉颐……”

  话音未落,却见从墙头跳下两个人,正是苏叶和段逸风。

  苏叶穿着一身简单的窄袖衣裙,拎着段逸风道:“姑娘,人到了。”

  紫菀拖着段逸风:“段神医,您快些去救救严姑娘罢。”

  段逸风一听性命攸关,他二话不说就闯进门,沈妤也跟进去,根本不愿看周家人一眼。

  即便有男女之防,但是周家人却不能说出半句阻止的话。

  过了好一会,周二夫人才低声道:“这件事严家人都不知道,宁安郡主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周大夫人淡淡道:“我也不清楚。”

  看来她还是小看沈妤了,原以为可以不惊动任何人,就能让严卉颐死,等到严卉颐血崩而亡,她再装作悲伤去向严家请罪。之后,再让周陵为严卉颐守上一年,成全了他有情有义的名声,再娶成桢为继室。

  可是沈妤的出现,让她的计划彻底落空了。严卉颐不死,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说实话,她不准备让严卉颐现在就死的,操之过急,只怕会适得其反。可成桢却是等不及了,竟然擅自做主,把严卉颐气的小产血崩。

  若是依照她的手段,定会将此事计划的天衣无缝,可是成桢却给她拖后腿!听到严卉颐小产的消息,她当即就给了成桢一巴掌。将成桢责骂了一回,吩咐她老老实实待在院子,不许出现在这里!

  至于周陵,也是羞愧难当。他虽然担心严卉颐,但是为了自己,赶紧按照周大夫人安排好的,从后门出了府,对外就说去外面与人应酬了。

  之后,周大夫人就吩咐人封锁消息,不能让此事传到外面,可是没有想到,沈妤还是及时赶到了。她本想借机杀了严卉颐身边的婢女,也被沈妤阻止了,她怎么能不愤怒,怎么能不着急呢?

  但是未免别人看出她的心思,她只能强做镇定。若实在保不住成桢,她只能舍弃她了。

  房间里,沈妤看着床上触目惊心的鲜血,交握的手微微颤抖。

  这么多血,是有多疼啊……

  沈妤紧紧抿着唇,少倾她道:“段大夫,你一定要救她,无论如何,我要她活着。”

  段逸风头也不抬,轻声一叹:“我尽力而为。”

  沈妤为严卉颐拨了拨汗湿的头发,起身道:“我有事要处理,你一定要救她性命。”

  周大夫人看到沈妤走下台阶,心下一跳,满面担忧道:“郡主,卉颐怎么了?”

  “大夫人放心,段神医的医术我是见识过的,他一定能救回卉颐的。”

  周老夫人双手合十:“若果真能救卉颐,老身一定亲自登门致谢。”

  沈妤面无表情:“不必,我与卉颐是朋友,她有危险,我帮她是应该的。但,话说回来,关于妇人血崩一事,我不是第一次见识过,一个不好,可是要人命的,所以我平日最见不得发生这种事,尤其见不得有人利用此事置我朋友于死地。”

  周老夫人面色一变:“郡主,您这是何意?”

  周二夫人也道:“是啊,宁安郡主,您总不会怀疑我们周家有人故意害卉颐罢?”

  沈妤轻嗤一声:“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起了坏心思要害卉颐呢。诚如周大夫人方才所言,好端端的卉颐怎么会小产,不是太蹊跷了吗?周大夫人既是要审问,就接着审罢,横竖卉颐那里有段神医在。”

  “这……”

  沈妤不给周大夫人反应的机会,她快速道:“敢问一句,卉颐小产,他的夫君周大公子在何处?”

  周大夫人思忖一会道:“我和郡主想的一样,在得知卉颐小产的时候,我就派人去寻周陵了,可是却听闻他今日出府会客去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哦,是吗?这可真是巧了。”沈妤又道,“听闻卉颐一直对成姑娘多加照拂,成姑娘也时常来看望卉颐,而今卉颐遭遇了这么严重的事,她为何不在?”

  周大夫人愁容满面:“正是因为两人感情太好,她本就身子弱,听闻卉颐小产的消息吓的晕了过去,现在正在自己房里昏睡着若是郡主想见她,我派人把她抬过来?”

  昏迷了还要派人抬过来,如果沈妤真的答应了,那可真是不近人情、仗势欺人了。

  周大夫人笃定沈妤不会这样做,故意这么说。

  可是她忘了,沈妤从来不是为名声所束缚的人,她挑眉道:“周大夫人所言极是,如此,就劳烦您派人将成姑娘抬过来罢。”

  众人俱是一惊,周二夫人道:“郡……郡主,您这样做也太……”

  后面的话她终究不敢说出来。

  沈妤神色冷淡下来:“还不快去?难道还要本郡主亲自去请她吗?”

  周大夫人心念急转,瞬间有了主意,呵斥道:“没听见郡主的话吗,还不快把表小姐请过来?”

  沈妤一眼看出了她的心思,扬声道:“等等,让我的丫鬟跟着一起去。”

  苏叶抱着剑:“是,姑娘。”

  周家上到主子下到下人皆是义愤填膺,宁安郡主也太霸道了,竟然欺负一个无依无靠的表姑娘。欺负成桢,不就是打周家的脸吗?

  因为成桢很得周大夫人宠爱,又很会收买人心,所以周家上下没有一个人说她不好的,就算她将来能坐上少夫人的位置,也必定会被他们接受。

  沈妤环视着院子里的人,讥讽一笑,看来成桢为了能坐上周家女主人的位置,可花费了不少心思呢,不愧是周大夫人教养出来的人。

  因为有苏叶跟随,所以周大夫人派去的人根本无法动手脚,成桢事先没有得到消息,所以她也根本没有来得及装晕,就跟着苏叶走过来了。

  成桢心里既兴奋又慌张,被沈妤的婢女带到这里来,她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忐忑不安。

  周大夫人捏着帕子,惊讶道:“桢儿,你醒了?”

  “姑母,我……”成桢不明所以。

  周大夫人给她使了个眼色:“你方才不是昏迷了吗,什么时候醒的?”

  “我……”

  沈妤淡淡打断:“成姑娘,多日不见,你可安好?”

  成桢抬起头看她,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侵袭过来,让她喘不上气。她支支吾吾道:“多谢郡主记挂,我身体很好。”

  她不但身体很好,而且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水灵灵的,面色红晕,比往日的清雅素淡更添了七分娇艳,就像刚被浇灌过的鲜花。

  沈妤微微一笑,看着周大夫人:“周大夫人,成姑娘说,她身体很好呢。不知道周大夫人是不是太过着急,所以眼花看错了?亦或者是,您记性不好?”

  周大夫人恨铁不成钢,淡淡瞥了成桢一眼,成桢身体微颤,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

  沈妤冷笑一声,又缓步行至另一边,俯身看着四个婢女。

  “你们都是卉颐从严家带过来的,自幼伺候她,按理说应该对她忠心不二,尽心尽力地照顾她。可是,卉颐却小产了,你们是怎么当差的?或者,你们中间早就有人起了别的心思?”

  “奴婢万万不敢!”春雨抬起头,满脸泪水,神色满是懊悔和恨意,“奴婢几个都是自小伺候二姑娘的,怎么可能背叛姑娘,谋害姑娘?而且,背叛主子可是没有好下场的,国公夫人第一个就不放过我们,我们如何敢这样做啊?”

  沈妤拧眉:“那你告诉我,卉颐为何会小产?”

  成桢的一颗心瞬间揪了起来,恨不能肋下生翅,逃离此地。周大夫人斜睨了她一眼,眸中含着讽刺。好像在说,谁让你不听我的话,沉不住气?若是一会被揪出来问罪,可不要怪我没提醒过你,更不要出卖我!

  成桢一颗心失去了节奏,而她根本没有办法阻止真相被吐露出来。

  冬雪咬着牙,愤愤道:“郡主,奴婢说。”

  “原本奴婢早就要说的,可是大夫人根本不给奴婢几人这个机会,听见二姑娘小产,就要责罚我们,治我们的罪。奴婢被打死不要紧,但是奴婢绝不能让事实真相被隐瞒。”

  沈妤十分善解人意道:“或许,大夫人也是一时情急。”

  冬雪讥笑一声:“也许是罢。不过幸好郡主及时赶到救了我们,我们才有机会将一切吐露出来。”

  沈妤道:“你说。”

  冬雪转过目光,狠狠剜了成桢一眼,道:“原本我们姑娘是待在房里看书来着,谁知一个婢女突然跑进来,告诉姑娘,说姑爷走在园子里不小心崴了脚,因为那里离书房最近,所以就被人扶去书房歇息了。我们姑娘一向温婉贤淑,听闻此事,担心得不得了,便由我和春雨陪着去书房看望大公子,可谁知……”

  她气的死死咬着唇,鲜血从嘴角溢出来:“谁知却听到从书房传来靡靡之声。姑娘觉得不对劲,就打开房门一看,却是发现大公子青天白日竟然……竟然和表姑娘行苟且之事!”

  “你胡说!”成桢失声大喊。

  春雨恨恨道:“胡说?成姑娘,你真是不知羞耻,敢勾引姑爷与你白日宣银,事后却不敢承认吗?我家姑娘给你和姑爷留着面子,没有直接进去。但是这份屈辱让她如何忍受?一直回到院子,她都是心神恍惚,后来……后来不幸摔倒,立刻就见了红!你敢说这与你无关?”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