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侯门嫡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严词诘问
  周大夫人一噎,故作为难道:“这是周家的事,您虽贵为郡主,但也没有资格插手罢?”

  沈妤道:“我是卉颐的好朋友,她遭遇不测,我帮她是应该的,再者,这可是皇后娘娘的命令。”

  “皇后?”周二夫人道,“皇后娘娘怎么会知道卉颐小产一事?”

  沈妤扯扯唇角:“皇后娘娘的确还不知道此事,但是我之前进宫的时候,皇后娘娘与我说过一些话。娘娘说,我和卉颐是好姐妹,但是卉颐性子太温克,有时候就算受了委屈也藏在心里。她即便疼爱这个侄女,也不能时时刻刻护着她,所以就劳烦我多看顾卉颐一些,有我在,卉颐也能少吃点亏。各位夫人若是不信,大可以进宫去问问皇后娘娘。”

  皇后自然没有说过这种话,是沈妤骗她们的,横竖她们不敢真的进宫去问。就算皇后知道了,也只会替她圆谎。

  周大夫人眼底闪过几分阴沉:“原来是这样?”

  沈妤眉眼平淡:“正是如此。”

  两人对视,皆可看到对方眼中的暗潮汹涌。

  周家人对沈妤来周家发号施令也很是不满,但是她们也知道沈妤不是好招惹的。这样的人,连太子府都敢闯,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

  见她们都屏息不语,沈妤道:“我先进去看看卉颐。”

  “郡主,这……”周老夫人刚开口,沈妤就疾步进了房。

  门被推开,血腥气扑面而来,严卉颐已经没了力气,脸上血色尽失,就像一只没有骨头的木偶,软软的躺在床上。

  “卉颐!”沈妤经历过沈妘的事,见此情形一颗心都痛的揪起来了。

  严卉颐眼皮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睁开。

  沈妤冷声质问屋里的稳婆和婢女:“卉颐不是小产吗,为何会昏迷不醒?”

  一个婆子满手是血,突然面露惊惧,大喊了一声:“不……不好了,大少夫人血崩了!”

  又是血崩!沈妤立刻怀疑有人害严卉颐。

  是了,周大夫人和成桢那么盼着严卉颐死,一定是她们做的。

  在外面焦急等待的周老夫人听到稳婆这句话,吓的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周大夫人暗自窃喜,惊慌道:“母亲,您怎么了?”

  周老夫人勉强睁开眼睛,望着门:“卉颐……卉颐……”

  周大夫人心急如焚:“怎么会血崩了,万一……万一卉颐出了什么事,咱们怎么向严家人交代?”

  她一指身边的婢女,怒斥道:“还愣着做什么,没眼力见的东西,还不快拿着我的名帖请太医来!”

  这时候,听到‘嘎吱’一声脆响,沈妤站在台阶上看着她们,华贵繁复的衣裙似乎翩然欲飞。

  她冷冷道:“只怕等太医过来,卉颐的血都要流干了罢?届时命都没有了,请太医还有用吗?”

  周大夫人自然知道严卉颐会没命,只是该做的戏还是要做。

  她故作焦急道:“可是总不能看着卉颐……”

  话音未落,却见从墙头跳下两个人,正是苏叶和段逸风。

  苏叶穿着一身简单的窄袖衣裙,拎着段逸风道:“姑娘,人到了。”

  紫菀拖着段逸风:“段神医,您快些去救救严姑娘罢。”

  段逸风一听性命攸关,他二话不说就闯进门,沈妤也跟进去,根本不愿看周家人一眼。

  即便有男女之防,但是周家人却不能说出半句阻止的话。

  过了好一会,周二夫人才低声道:“这件事严家人都不知道,宁安郡主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周大夫人淡淡道:“我也不清楚。”

  看来她还是小看沈妤了,原以为可以不惊动任何人,就能让严卉颐死,等到严卉颐血崩而亡,她再装作悲伤去向严家请罪。之后,再让周陵为严卉颐守上一年,成全了他有情有义的名声,再娶成桢为继室。

  可是沈妤的出现,让她的计划彻底落空了。严卉颐不死,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说实话,她不准备让严卉颐现在就死的,操之过急,只怕会适得其反。可成桢却是等不及了,竟然擅自做主,把严卉颐气的小产血崩。

  若是依照她的手段,定会将此事计划的天衣无缝,可是成桢却给她拖后腿!听到严卉颐小产的消息,她当即就给了成桢一巴掌。将成桢责骂了一回,吩咐她老老实实待在院子,不许出现在这里!

  至于周陵,也是羞愧难当。他虽然担心严卉颐,但是为了自己,赶紧按照周大夫人安排好的,从后门出了府,对外就说去外面与人应酬了。

  之后,周大夫人就吩咐人封锁消息,不能让此事传到外面,可是没有想到,沈妤还是及时赶到了。她本想借机杀了严卉颐身边的婢女,也被沈妤阻止了,她怎么能不愤怒,怎么能不着急呢?

  但是未免别人看出她的心思,她只能强做镇定。若实在保不住成桢,她只能舍弃她了。

  房间里,沈妤看着床上触目惊心的鲜血,交握的手微微颤抖。

  这么多血,是有多疼啊……

  沈妤紧紧抿着唇,少倾她道:“段大夫,你一定要救她,无论如何,我要她活着。”

  段逸风头也不抬,轻声一叹:“我尽力而为。”

  沈妤为严卉颐拨了拨汗湿的头发,起身道:“我有事要处理,你一定要救她性命。”

  周大夫人看到沈妤走下台阶,心下一跳,满面担忧道:“郡主,卉颐怎么了?”

  “大夫人放心,段神医的医术我是见识过的,他一定能救回卉颐的。”

  周老夫人双手合十:“若果真能救卉颐,老身一定亲自登门致谢。”

  沈妤面无表情:“不必,我与卉颐是朋友,她有危险,我帮她是应该的。但,话说回来,关于妇人血崩一事,我不是第一次见识过,一个不好,可是要人命的,所以我平日最见不得发生这种事,尤其见不得有人利用此事置我朋友于死地。”

  周老夫人面色一变:“郡主,您这是何意?”

  周二夫人也道:“是啊,宁安郡主,您总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