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 2008年6月,把日子唱给你听
  2008年六月,萧潇衣着简单素净,每天出入公司,但除了张婧等人,包括她的秘书在内,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她已怀孕三个多月,更不可能看到她的衣下风景煎。

  那是萧潇怀孕第99天的时候,晚上就寝入睡,她的腹部不再平坦,较之往常更是圆润了许多,但那晚傅寒声摸了一会儿,忽然坐起身把灯调亮。

  “怎么了?”萧潇抬起手臂搭放在额头,试图遮挡光线。

  傅寒声撩起她的睡衣下摆,露出她的腹部来。萧潇只觉得,落在她腹部的掌心,暖暖地渗进她的肌肤,但那样的热度并不是岩浆,反倒是绵绵地,软软地。

  “小腹越来越明显。”手掌落在萧潇的腹部,灯光在他脸上打上了一层淡淡的暗影,但并不影响他的英俊,萧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手指,手指修长有力,婚戒戴在无名指上,格外耀眼醒目。

  傅寒声看着萧潇,她躺在那里,发丝漆黑,眼睛如墨,嘴角带着浅浅地笑意,仿佛刚刚绽放的花蕾,美好得触及人心。

  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又亲吻着她柔软的唇,他做着温情的举动,但目光却变得深晦难测,声音淡不可闻:“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欠了你太多声对不起。”

  萧潇微愣,却触及到了内心,抬手抚摸着他漆黑的发,“你已经做得很好,不要太苛责自己。”

  “不好。”

  傅寒声的声音缓缓在卧室内游走,低沉入心——

  2008年5月5日,潇潇怀孕第64天,我醉酒,潇潇忍着孕吐,为了照顾我,彻夜不眠戒。

  2008年5月7日,潇潇怀孕第66天,凌晨两点半,潇潇蹲在马桶边吐了半个多小时。

  2008年5月10日,潇潇怀孕第69天,我把阿慈关在后院,潇潇远远的站着,后来不忍再看,背影落寞。

  2008年5月12日,潇潇怀孕第71天,汶川大地震,深夜九点左右,她躲在我的怀里受惊大哭。

  2008年5月14日,潇潇怀孕第73天,潇潇从噩梦中惊醒,担心孩子会出事。

  2008年5月16日,潇潇怀孕第75天,潇潇半夜饿了,偷偷起床去了客厅,找了一袋饼干,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安静的吃着。

  2008年5月20日,潇潇怀孕第79天,潇潇小腹日渐圆润,但体重却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轻。

  2008年5月24日,潇潇怀孕第83天,潇潇去产检,抽了好几次血,但她很坚强,没有皱眉,也没有闹情绪。

  2008年5月28日,潇潇怀孕第87天,孕激素导致潇潇工作状态极度低下,接连数月没精神,让她无比沮丧。

  2008年5月31日,潇潇怀孕第90天,都说满三个月孕吐现象就会减弱,但她起床就会觉得恶心,刷牙干呕。都说身为母亲,通常会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我从未告诉过她,她做得很好,我一直引她为荣。

  2008年6月5日,潇潇怀孕第95天,早晨带她去后山散步,顺手摘了几朵小野花给她,她笑了一路,像个孩子。

  2008年6月9日,潇潇怀孕第99天,小腹明显隆起。这天是周五,明天是周六,也是潇潇怀孕第100天,不公布没关系,但潇潇可以请朋友来家里聚一聚,这是大喜事,值得庆贺。

  ……

  入了夜的山水居很静,傅寒声伸手把萧潇搂在怀里,她的脸紧贴着他的脖子,那些话传进她的心里,化为了汹涌的潮水声,她从不知,生活里的微小细节竟都被他铭记在了心里。

  她突然哭了。

  遇上他之后,她重新找回了她的眼泪,可6月份,她流淌在他脖颈里的眼泪却都是热的,他抚摸着她的发,他轻声叹。

  最怕她哭。

  如果知道她会落泪,这番话他是断断不会说出口的。

  周六,摆了个家宴,怀孕这种事向来很私密,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更何况唐氏颇不太平,低调一些,也是利多于弊。

  前来做客的人,都是女眷,张婧、谢雯、黄宛之,还有一个纪薇薇。

  张婧等人要吃烧烤,曾瑜很早之前就在准备了。庭院草坪,几把遮阳伞,饮品点心陈列,食物区更是食材周到。

  傅寒声一上午都没出现,直到中午才回山水居,四月已经可以胎教了,为此他专门买了不少相关书籍。

  那天是6月10日,傅寒声回到山水居,踱步到萧潇身旁,她面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