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夫君惹不起 > 第234章 死在了外面
  赵家几十年前便是土匪头子出身,手下有自己的班底,当时的县令没那个本事剿匪,朝廷为了安抚边疆,也提出来了招安的决策。当初赵家便是抓住了这个机会,顺理成章的洗白,将土匪窝变成了青帮。

  为了收拢权力,青帮的几大主事都是当年赵家最为信任的,一直以来,都是血脉代代传承。后来加入其中的外人,哪怕是本事再厉害,也不可能进入青帮的核心。要不然,就是必须娶了那些主事之人后代的女子,入赘改姓,才能得到一个机会。

  也就是说,除非他有本事,将赵家和他手下的几大势力全部杀光,或者用毒药控制,才能取而代之。然而,赵家之所以会是土匪头子出生,便是因为他们家是世代习武,实力不容小觑。青帮的势力,也是赵家真刀真枪打出来的。

  据说,赵家有一门家传刀法,极为厉害,想要成为赵家的家主,除了血脉之外,最重要的便是练武的资质。谁的武力最强,比试中赢了其他人,就能顺利上位。

  而李则鸣,他还没有试探过赵家人的本事。因为服用了极乐山中的紫极草洗髓伐骨,他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可他会的招式,却是幼年之后偷学来的。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训练自己,用极乐山中的各种药材来淬炼和打磨身体。没有专门的高手指导,他便在极乐山和野狼,野猪,黑熊这样的猛兽搏斗,自己领悟出能够一击毙命的杀招。

  那些被他杀死的猛兽,直接交给了吴浩拿去卖了,换成了银钱。如今的李则鸣,相比普通人来说,已经算得上是身家丰厚了。

  可这些用珍贵药材和猎物换来的银子,又如何比得上青帮背后,那日进斗金的地下生意?

  李则鸣眸光微暗,他已经让吴浩打听清楚了,赵家如今实力最强的几位高手,还有子孙之中的佼佼者。

  让他意外的是,掌管发财赌坊的赵峰,也就是有着龙阳之好,之前傅五江打算送他过去的那个男人,竟然也是赵家嫡系年轻一辈的高手之一。

  宝儿一直担心他会再出事,无非就是因为赵峰。

  李则鸣冷冷一笑,如此一来,赵峰便是他试探的最佳人选了。

  若是赢了,这人便能成为他最好的傀儡,甚至还可以学到赵家的武术。若是败了,大不了逃走便是。只要知道了赵家的深浅,他迟早有一天会成为那个真正的胜利者。

  毕竟,从服下紫极草到如今,才不过堪堪三个月的时间。傅梨花不是说过了吗,十年后,他将会权倾天下。那便足以说明,这赵家,终究会是他的囊中之物。

  李则鸣并不觉得,他知道了所谓的未来,只需要等着便可以坐享其成。能走到那个地步,他必定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磨难,所以,他必须要更努力,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此时此刻,丰田村。

  徐氏吃力地背着一挑水,晃晃悠悠地朝着傅家大宅走去,在她的身边,六岁的傅菊花也背着一个小背篓,里面装着猪草,都是小小的她,亲自去山上砍回来的。

  菊花累得直喘气,小小的身子都在微微的发抖,许是心疼不已,可她肩膀两边都挑着水桶,根本没办法帮菊花拿背篓。

  “菊花,你把背篓放在这里,娘待会儿回来拿。”

  “不用,娘,我背的动呢!娘,爹什么时候回来啊?哥哥们说爹已经跑了,说不定会死在外面,这是真的吗?”

  菊花摇了摇头,懂事的安慰起亲娘,稚嫩的话,却是让徐氏眼角一酸,猛地流下泪来。

  徐氏哽咽着转过头,不想让孩子看到自己哭丧着脸的模样。她生的并不好看,娘家也穷,当初嫁给了傅五江,一开始,徐氏也是幻想过新婚生活的。可现实却给了她重重的打击,傅五江却嫌弃她不够妖娆,长得丑,胸和屁股不够大,婚后经常跑出去混日子。

  得不到夫君的疼爱也就罢了,乡下女人不讲究这些,久而久之,徐氏也就认命了。幸亏婆婆虽然性格泼辣却还算讲理,并没有刻意针对她。只偶尔会觉得她这个媳妇不中用,连丈夫都笼络不住。

  在妯娌里面,徐氏比张氏还要安静,日子过得也更苦。张氏生了三个女儿,一直都没有儿子,可傅二石却是真心爱护她。徐氏呢,因为傅五江经常不在家,婚后三年才得了菊花这么一个孩子。至今,肚皮都没有动静。

  可是,傅五江根本没有碰她的身子,怎么可能生得了孩子?徐氏委屈,却只能偷偷躲起来哭。妯娌们欺负她,丈夫不护着她,她只能一天天的忍耐着过日子。

  原本好歹也算是衣食无忧,有菊花在,徐氏也有了依靠。而且,小姑子越来越懂事,不但经常替她这个五嫂说话,还给菊花买零嘴吃。

  可这好日子没过几天,徐氏便再次迎来了一场灾难。她怎么也没想到,傅五江居然赌博欠了一千两银子,甚至还忤逆不孝爹娘,被逐出了家门。

  为了还清赌债,一大家子都将全部精力放在了花田那边。如此一来,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最终落在了张氏和徐氏身上。

  原本应该男人做的重活,也得她们负责,张氏好歹还有两个十几岁的女儿帮衬,晚上傅二石也会帮忙。可徐氏却只能靠自己,她的夫君是家里的罪人,罪人逃跑了,所有的后果就得她这个媳妇来承受。

  老陈氏根本顾不上家里的儿媳妇们,秦氏和刘氏私底下自然不会给徐氏好脸色,光明正大的骂她。没办法,谁让傅五江跑了呢?

  想到这里,徐氏就是满眼的绝望,可她早就已经习惯了隐忍,听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菊花乖啊,你爹一定会回来的。”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徐氏加快了脚步,她得赶紧把水缸装满,不然的话,大嫂一定又要骂她了。

  “晚娘,菊花,快过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草丛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对着母女两个招了招手。徐氏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哐当一声,水桶摔在了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