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细腰 > 1.赐婚
  隆冬时节,一场大雪遮住了宫城里黄灿灿的琉璃瓦,让巍峨的宫殿更显肃重。

  一个小黄门穿过重重朱门,经过狭长的甬道,急匆匆向皇帝的寝宫走去,脚步倒的飞快,在冰天雪地里硬生生走出了一身汗,直到抵达宫门前才停了下来,擦了擦额头汗水整理了一番仪容,经人通禀后垂首走了进去。

  “启禀陛下,秦王已抵达瓦安沟,不日即将抵达京城。”

  他进门后低声说道,眼帘低垂,看着自己的足尖,仿佛没有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腐朽味道。

  那种特殊的,只有在垂垂暮老即将死去的人身上才闻得到的气息,即便是最好的龙涎香也遮盖不住。

  “瓦安沟啊……”

  半倚在龙榻上的男人喃喃一句,目光浑浊,眼窝凹陷,身上的衣裳遮不住瘦骨嶙峋,垂在身侧的手枯槁如柴,遍布着褐色的斑点。

  这就是大梁朝的第四任皇帝,登基仅五年的魏沣。

  说起来魏沣今年也不过四十五岁而已,看上去却像是七老八十。

  许是四十岁才登基的缘故,他很怕自己不能像先帝那般长寿,于是登基后一直致力于两件事,一是想尽办法除掉那些对他有威胁的年富力强的兄弟,二是寻求长生之道,让自己真的能万岁万岁万万岁。

  但那所谓“天师”炼出的丹药非但没让他益寿延年,还让他的身体愈发空虚,一年前的大病一场险些丢了性命。

  纵然他最后醒悟过来不再胡吃丹药,将那天师等人也都杀了,但病弱的身体却已无力回天,任凭太医想尽办法,也只多续了一年命而已,如今是无论如何也撑不下去了。

  他的视线往窗外看了看,似乎是在回忆什么,浑浊的眼睛渐渐明亮了一些。

  瓦安沟其实原本并不叫瓦安沟,是先帝在位时险些被自己的兄弟篡位,而这位兄弟当初便是勾结了驻扎在瓦安城外不远的西大营驻军,才险些一路攻破了京城的城门。

  后来先帝将叛军镇压,将那位王爷的尸骨也五马分尸后分别于瓦安城的五个地方焚烧了,连骨灰都没让人收,而是任凭万人践踏,并将这座城池更名为瓦安沟,意思是“阴沟里的老鼠就该死在阴沟里”。

  再后来大梁朝便多了个规矩,所有藩王回京时必须从瓦安沟经过,由这里入京,以便让他们记得当年那位尸骨无存的王爷是怎么死的,心中警醒,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妄念。

  “以十四的速度,约莫三两天也就到了。”

  魏沣在床上缓缓说道。

  侍奉在旁的太子魏弛点了点头:“十四叔与您向来亲厚,得知您病重,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的。”

  魏沣闻言似乎是想笑,却被一口痰卡住了,呼吸不畅,嗓子里发出一阵破风箱似的声音,憋红了脸。

  魏弛亲自捧着痰盂过去给他拍了拍背,直到他一口痰咳出来,顺过了气来,才将痰盂交回给下人,让他们拿了下去。

  顺过气的魏沣扯了扯嘴角,靠回到引枕上,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忽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你十四叔年纪也不小了,自从季家大小姐离世之后他就一直没有成亲,朕心里始终放不下这件事,便想着指一门亲事给他。”

  站在一旁的魏弛没有接话,不置可否,却听魏沣继续说道:“姚太傅膝下有一独女,才貌俱佳,正值婚龄,朕看……”

  “父皇!”

  魏弛从他说到姚太傅时便变了脸色,等他说到一半再也克制不住,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父皇,儿臣……”

  “朕知道,”魏沣打断,没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朕知道你对那姚家小姐情有独钟,当初成兰指名要姚小姐进宫做伴读,也是为了帮你这个哥哥跟姚小姐多见几面,才会挑了那么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女孩子进宫。”

  “朕还知道你其实一直都在盼着朕死……”

  “儿臣不敢!”

  魏弛赶忙叩首,额头重重磕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魏沣又接连咳嗽了几声,缓了口气道:“敢不敢和想不想是两码事,朕心里清楚得很。就像当初你皇祖父病重,朕也不敢,但朕心里想啊。”

  他说到这又笑了笑,嘴角耷拉的皮肉扯了扯,像干枯的树皮一般满是褶皱:“怎么能不想呢?他不死,朕要如何登基呢?”

  这句话之后,满殿下人纷纷打了个寒战,低垂的眉眼间露出惊恐绝望之色。

  他们这些伺候在皇帝身边的人,最后注定要么殉葬要么去看守皇陵。

  如今看来……只有死路一条了,不然魏沣是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的。

  只有把他们都当成了死人,才会肆无忌惮地想说什么说什么。

  魏沣并没有去看这些下人,继续说道:“姚小姐虽然贤良淑德,蕙质兰心,但性格软弱,过于柔顺了,朕是绝对不可能答应你册封她为太子妃的。”

  “可姚太傅接连失去两个儿子,如今膝下只剩这么一个独女,把她当成眼珠子似的疼着,若是让她做侧妃,势必会引得姚太傅不满,将来君臣不合。”

  “所以……只有朕死了,你才能封姚小姐为正妃,这也是你这些年为什么一直不封妃的原因,是也不是?”

  “儿臣不敢!”

  魏弛依然跪在地上,额头始终抵着地板,似乎除了这句再也不会说别的。

  魏沣轻笑,抬了抬手:“好了,起来吧。”

  魏弛这才起身,依旧恭谨地站在他身边。

  魏沣刚才一口气说了许多话,有些累了,坐在床上歇了一会,这一歇便又开始昏昏欲睡,眼看眼皮要阖上的时候又一激灵醒了,似乎忘了自己刚才说到哪,又重新开了个头。

  “放言满朝文武,没有比姚太傅的女儿更适合你十四叔的人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