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战之王 > 第十二章:我就是大局
  冬山大街算不上是幽州的禁地,但却绝对可以算是整座幽州城环境最好,气氛最幽静,街道最干净的区域之一。

  坐在装修雅致的小餐厅里,他吃完最后一口米饭,看着窗外的道路,沉默了下,轻声道:“再来两碗米饭。”

  胡杨看着眼前的空碗呆滞了一瞬,下意识的挥了挥手,将服务生叫过来,低声道:“上米饭。”

  他顿了顿,继续强调道:“大碗。”

  服务员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胡杨面前的餐桌,吐了吐舌头。

  干净的餐桌上已经堆积了六七个空碗,菜肴满满的摆放着,八个菜,除了素菜还能看出那是一份炒竹笋外,其他几个菜几乎已经被完全吃干净。

  胡杨提着一壶茶小心翼翼的坐下来,看着对面等着吃饭的年轻人,笑道:“这菜要不要换一换?”

  胡杨对面是一个看上去最多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相貌清秀,身材偏瘦,普通的军裤军靴白衬衫,装扮并不出奇,可作为餐厅老板的胡杨活了大半辈子,却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安静的年轻人。

  那种安静从他的一举一动中透出来,胡杨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但却本能的感觉对方有些可怕。

  年轻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服务员端上了米饭。

  安静的近乎虚幻的年轻人将一些肉汤倒进米饭里,就着竹笋,一口一口。

  他的吃相并不难看,没有狼吞虎咽,但食物却在飞快的消耗着,等到新菜开始上桌的时候,年轻人面前的两碗米饭已经见底。

  胡杨喝着茶招呼着服务员继续上菜上米饭,他的眼神愈发诡异。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能吃的人。

  将近三斤的米饭,一桌子菜,全部被他一个人不紧不慢的消灭掉,而现在看起来,对方似乎还根本没有吃饱。

  年轻人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碗里,这是餐厅的招牌,肥而不腻,深受欢迎。

  又一碗米饭下肚。

  年轻人突然开口道:“我小时候日子很苦,家里的大人们有时候甚至连盐都买不起,吃过肉,但是很少,而且烤出来的肉因为缺盐,只能用一些别的材料,所以吃起来很苦。”

  胡杨愣了下,礼貌的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苦了一些,不过还是很好吃,你吃过发霉的米煮出来的饭吗?”

  年轻人想了想:“米汤都是黑色的,有种臭味,难吃。跟这里的米饭比起来,完全是天上地下。”

  胡杨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声道:“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了吧?”

  “算不上。”

  年轻人沉默了一会:“现在我可以吃到肉,也可以让家里的大人吃到肉,但人心是不会满足的,我想让他们活的更好一些,你说这有错吗?”

  “没错。”

  胡杨说道。

  年轻人嗯了一声,沉默着吃饭了一晚米饭,淡淡道:“只不过现在他们大多数人都不在了。”

  气氛有些压抑。

  胡杨强笑了下,轻声道:“来点酒?”

  年轻人摇了摇头:“继续上米饭。”

  米饭一碗一碗的端上来,变成了空碗。

  桌上新上的菜渐渐少了。

  一口气吃了五斤多米饭的年轻人终于满意的放下了碗筷,轻声道:“味道不错。”

  胡杨笑着倒了杯茶递过去。

  年轻人端起茶杯,突然笑了笑:“最让我满意的,是饭菜里没有下毒,我很喜欢。”

  胡杨的手掌猛然一僵,脸色有些苍白:“我不知道客人是什么意思。”

  “你不认识我?”

  年轻人轻声说着,声音柔和:“这条街道上,不认识我的人是会死的。”

  似乎有什么锐利的东西在空间中微微波动起来。

  拎着茶壶的手掌微微颤抖着。

  胡杨苦笑起来:“见过殿下。”

  他轻声说道。

  年轻人点了点头,指着窗外:“我也想在幽州有一整条街道,还有你这样优秀的厨师,你觉得怎么样?”

  “好...很好啊...”

  胡杨结结巴巴。

  年轻人嗯了一声,却莫名其妙的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淡淡道:“再来一壶茶。”

  胡杨飞快的退下去,又飞快的跑了回来。

  他将茶壶放在年轻人面前,犹豫着没有多说什么。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你们。”

  年轻人缓缓道:“我只是听说这里有一条完全属于北海王氏的街道,所以来看看,对你们的情报传递,我也没什么兴趣。”

  胡杨擦着头上的汗水,身体轻轻颤抖着。

  这里是冬山大街。

  冬山大街尽头是冬山公园。

  街道与公园都是北海王氏的产业,这里的每一寸地皮,每一个店铺,街道上每一个人,都属于北海王氏,某些时候,这里几乎可以说是东南集团的总部。

  东南集团如今的所有议员,以及东南集团之前退下来的老同志,都住在冬山公园里面。

  眼前这位平平静静的年轻人出现在这里的第一时间,胡杨就已经将情报送了上去,只不过知道现在,他也不知道对方来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个起点。”

  年轻人轻声道:“当然,我可以在这里等几个人。”

  胡杨的内心没由来的微微一沉。

  一辆看上去威严肃穆的黑色红旗驶过窗外的街道。

  年轻人静静的看着,他放下了茶杯,轻声道:“茶不错。”

  胡杨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

  他眼前的空间似乎扭曲了一下,年轻人已经从他面前消失。

  ......

  一直到接近家门口的时候,唐万森暴躁的心情才逐渐平缓下来。

  上午的会议结束的极为突然,他无疑是最不甘心的一位,会议结束后,他与叶东升,与王青雷,跟东南集团的所有大佬都深入交换了意见,一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他才返回了位于冬山公园的唐家。

  “唐老,没必要生气,本来李天澜的事情就让帝兵山有些为难,如今反而是好事,既然他敢上山找死,正好一了百了,他死在帝兵山,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宽大的车厢后排,一名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的中年男人冷笑道。

  他是来自于北海王氏的高手,在针对李天澜的问题上,东南集团已经决定全力支持唐万森,由他这位老同志出头打压李天澜,唐万森答应下来,北海王氏自然要给予充分的保护,代号鬼脸的中年男人在北海王氏地位虽然不如苍穹,但半步无敌境的实力也足以应付大多数危险。

  毕竟所有人都清楚,李天澜就算面对唐万森的针对,也不至于丧心病狂的亲自出手。

  “今天只是个开始而已,他死在帝兵山最好,如果帝兵山上的大人物不下杀手,等他回来,我还有的是办法折腾他和所谓的李氏。”

  唐万森阴沉道。

  他想了想,突然道:“后勤部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鬼脸愣了愣,淡淡道:“雪舞军团的阵亡名单已经交给了政治部,并且传达到了后勤部,目前第一批三分之一的抚恤金已经发下去了。”

  “那就这样吧。”

  唐万森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后面的三分之二,没必要发了,趁着李天澜去帝兵山,关于雪舞军团的事情,我们好好做一篇文章。还想要抚恤金?狗屁!这一次必须让整个中洲都看到,跟在李氏后面的人到底是什么下场!”

  车子驶入冬山公园。

  鬼脸却没有说话。

  他的身体紧绷起来,一脸凝重的看着前方。

  唐万森愣了一下。

  车辆在向前。

  前方一座现代化的大别墅越来越近。

  车窗逐渐掩盖了别墅顶层。

  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似乎正坐在那。

  “李天澜!”

  鬼脸脸部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一字一顿的沉声道。

  唐万森愣了下,随即狞笑起来:“那个小杂种还敢来这里?”

  “停车!”

  他暴躁道:“我到想看看,他要跟我说什么。”

  车辆停下。

  鬼脸与唐万森同时下车。

  正午的阳光即便是在初秋依旧炽热。

  灼热的温度从高空中洒下来,别墅顶层,李天澜静静的坐着吸烟。

  看到唐万森和鬼脸下车,他微微挑了挑眉。

  “你还敢来这里?!”

  唐万森抬头死死的盯着李天澜,语气中充满了暴怒。

  李天澜吸了口烟,看着唐万森,声音温和:“唐老,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唐万森皱了皱眉,怒气愈发强烈:“给我滚下来!我唐家的屋顶,难道什么野狗都能上去么?李天澜,你在不滚下来,我保证让你付出你不愿意接受的惨重代价!”

  “呵...”

  李天澜笑着站起身,看着唐万森,看着鬼脸,居高临下。

  “看来你还是不懂。”

  他轻声说着,随手将烟头谈了出来。

  一直紧张护卫在唐万森身边的鬼脸脸色巨变:“唐老小心!”

  烟头在空中带着一道舒缓的轨迹落下。

  火苗在空中闪烁,刹那之间变成了漫天烈火。

  李天澜向前。

  一步,两步。

  他的身影走过屋顶,越来越快。

  整个别墅在他脚下轰然震动。

  巨大的轰鸣声中,别墅的顶层直接坍塌下去,漫天的烟尘里,他的身影已经如同苍鹰直接扑了过来。

  火焰在升腾的烟尘中熊熊燃烧。

  阳光之下,鬼脸狂吼一声,凝聚到极致的刺眼雷光在他手中陡然绽放,强大的剑意在雷光之中不断旋转着冲向李天澜。

  李天澜看都没有看一眼。

  他的身影直接撞碎了雷光,撕裂了剑意,在呼啸中猛然向前。

  鬼脸带着唐万森全力避入别墅,同时掏出了手机。

  “谁?!”

  暴怒的吼声中,一名肥胖的中年男人衣冠不整的冲出来,看着外面的烈火,他呆了一下又看到了唐万森。

  “爸,这是...”

  “唐明,回去!”

  唐万森脸色一变。

  下一秒钟,鬼脸已经带着他冲进了别墅。

  冬山公园每一栋别墅看似距离很远,但却忽悠联系,通过地下室,他们可以在最快的时间离开这里。

  李天澜的身影冲了过来。

  一脸横肉的唐明张了张嘴,刚刚转身。

  “噗!”

  无比坚硬的手掌一瞬间直接捅进了他的肚皮。

  脊椎瞬息之间被完全扯断。

  内脏在剑意之下骤然粉碎。

  唐明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李天澜随意扬了扬手,他整个人超过两百斤的身体已经直接爆碎成了漫天血肉。

  李天澜停顿了下。

  带着唐万森重重入别墅的鬼脸按下了别墅的合金大门。

  没有半点犹豫,李天澜直接冲了过去。

  巨大的心跳声在天地中不断跳动,李天澜的身影一瞬间撞碎了厚重的合金大门,扑入了客厅。

  客厅里唐家的核心人物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一名表情倨傲的贵妇正在尖锐的指着李天澜喊着什么,她的声音还没落在耳朵里,李天澜已经顺手直接撤掉了她的胳膊,尖锐的惨叫声中,女人被扫飞出去,身体直接嵌入墙壁,密密麻麻的墙壁龟裂声中,唐家的人终于意识到了灾难降临,纷纷跟着鬼脸何唐万森逃跑。

  李天澜的身体直接撞了过去,无数惊恐的惨叫声中,唐万森最小的儿子身体被一脚直接踹成了两截,手臂如剑斩了过去,两名贵妇的头颅伴随着鲜血冲上了半空,李天澜的速度越来越快。

  虚无而又真实的剑意出现在他身边疯狂旋转。

  刹那之间,无数的鲜血碎肉到处飞射。

  灭门!

  没有丝毫犹豫,李天澜直接杀了过来,唐家上下,连一条狗他都没有放过。

  “李天澜!你敢!!!”

  鬼脸颤抖中带着不敢置信的怒吼响了起来。

  李天澜笑了笑,面对着飞射过来的雷光,他的身影大步向前。

  鬼脸推开了唐万森,同一时间冲了过来。

  两人的身影瞬间相撞。

  清晰的骨裂声陡然响了起来。

  伴随着飞溅的鲜血。

  李天澜周身不带半点剑意。

  狂暴的力量从他拳头中一次又一次的传递到了鬼脸身上,击碎了雷光,击碎了冰层。

  鬼脸的身体在巨大的力量里浮空不坠,无数的鲜血和碎骨飞洒在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里面。

  “砰!”

  像是很长又像是很短的时间里,鬼脸的身体彻底落了下来,落在了唐万森的面前。

  或者那已经不是身体。

  所有的鲜血,骨头,肌肉都被李天澜生生打爆,落在地上的,只是一张人皮。

  唐万森不敢回头,他苍老的脸庞彻底扭曲,颤抖着不断去按着墙壁上通往地下室的门口密码。

  整个别墅无比安静。

  到处都是尸体和鲜血。

  李天澜走了过来,看着唐万森,温和道:“唐老,不记得密码了吗?”

  唐万森转头看着李天澜,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无比的痛苦绝望。

  他视线中是无数亲人的尸体。

  这是他的唐家。

  唐家上下老小,都在这里。

  如今整个唐家,只剩下他一人。

  “你...你...”

  他看着李天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砰。”

  李天澜一拳直接砸开了厚重坚固的地下室大门。

  他笑了笑,轻声道:“您老去哪?我送你。”

  “你...疯子...你...你怎么...怎么敢?我,我是...”

  “你是帝国的前任议员,军部副部长,我知道的。”

  李天澜的笑意一点点收敛起来:“只是你还没有想明白一个问题。”

  他的手掌落在了唐万森头顶,一点点的用力。

  唐万森声嘶力竭的惨叫起来。

  坚硬的头骨在一点点的裂开,鲜血从唐万森的眼睛,鼻孔,耳朵和嘴巴里流了出来。

  剧痛席卷过来,带着无边无际的黑暗。

  李天澜面无表情的看着唐万森,又问了一遍他在会议上问的问题。

  “什么是大局?”

  唐万森的声音小了下去,最终无声。

  李天澜松开了他的尸体,平淡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中洲的大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