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道江湖记 > 第一四四章牛角山文人齐聚,温良玉对弈众人

第一四四章牛角山文人齐聚,温良玉对弈众人

  第一四四章:牛角山文人齐聚,温良玉对弈众人

  广袤江湖处处腥风血雨厮杀不断,唯有莘莘学宫这片文人乐土自成清静一方。37zw

  这一年芒种正是农夫百姓辛勤之时,同时也是天下文人意气风讲经论道之际,生于这个“圣人遇到武夫,颜面被揍成猪”的时代,天下文人也只有每十年一次的天下论道才能大展滔滔雄辩之才,直抒经天纬地之臆。

  不过若说每十年一次的论道是天下儒学的盛会,倒不如说因为释道两家道法之争,顺手捎带上儒学而已。这才让没有见过世面的刘奶奶初次进了郁花园,不禁沾沾自喜。数百年来,也没听说过哪一届论道,哪位至圣先师辩倒过佛道两门。不是不能,大概是不敢。

  鸿飞真人带着几个聪颖善辩的徒子徒孙,还有那位供着哄着骗着的千年先天道胎万俟煜陶,一路游山玩水来到莘莘学宫,兴许是两地最近,也或是这位万俟少爷来心似箭,没多久众人就来到牛角山下。

  放眼望去,尽是天下文人墨客。年兄年弟谈吐中尽是书生意气。好一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别看莘莘学宫内对待学子甚是严格,可每逢盛会,招待外人从不吝啬,做足了礼仪之道。

  学宫颇大,僧道俗都有学子负责招待,也都有自己的住处,无论食宿,不敢说珍馐尚品,也算得上上之材。

  来此之人,有不少真才实学,却也不乏沽名钓誉之辈,毕竟谁能辩倒众人,好歹也能在江湖上小有名号。

  “谁言我辈书生双手无力难缚鸡?且看那万丈青毫一笔箸古今。谁言我辈书生穷困且潦倒?殊不知书中自由黄金筑台玉做瓦。谁言我辈书生尽做待宰之羔羊?可知那笔墨文章才是杀人最不见血的利器。谁言我辈书生半两黄汤已伏桌?汝何知吾一气尽饮江湖水……”

  忽听见有歌者击壶而唱,回看,一位花甲文人手提方酒壶,且饮且登山。

  “好辞啊,这位先生是谁啊?”

  “老酒疯子,在这班门弄斧,可知道这是圣人脚下。”

  “哎,我看这人好眼熟啊。”

  “怎么这么像……”

  “像谁啊?”

  “兄台可记得有一位越喝越逍遥的人,据说喝的不省人事,只要和他下棋,他也能醉梦中与人手谈的天下棋甲?”

  “温良玉!”

  “对,他就是天下十八甲之一的棋甲温良玉。”

  随着人群中窃窃私语,有人道破温良玉的身份,自温良玉周围,这牛角山上万人人海,好像一块石头投入水中,嘈杂之声向着四外散开,整个牛角山上都沸腾了。

  天下十八甲,文人只占了棋、书两甲,就连琴、画两甲都被南派琴王和北方画圣两个江湖武人夺取,若说如今莘莘学宫是天下文人的脊梁,那唯有许春秋和温良玉两人能代表文人翘楚。只可惜一个游学天下,一个醉梦江湖,谁也没有留在莘莘学宫做个育人先生。

  “温先生……”

  “温先生留步……”

  “小可今日可算见着先生了……”

  众书生一下子将温良玉围在当中,崇拜之意尽露无余。

  可是醉醺醺的天下棋甲,只管跌跌撞撞的向山上走去,口中哼哼唧唧,哪里正眼看众人。一帮趋炎附势只会附和的家伙,折了读书人的脊梁。

  “你言那狼毫箸史,我却看一尺青竹压弯了万万书生背膀。你言那书中自有金玉屋,我却随三五文生陌客避雨陋室共取暖。你言那三语成虎文可杀人,我却见数十人横卧血泊只为试一把朴刀锋利。你言那胸中天地江湖酒盏,更是痴人说梦醉里乾坤,舀一缸水喝喝你试试!”

  一个年轻人放声说道。

  一口气爬到牛角山半山腰的万俟煜陶终于爬不动了,蹲在地上口中嚼着一根草苗,听着旁边年轻人的话语,嬉笑道:“文采差了点,可是句句珠玑,都是大实话。”

  这醉里乾坤的温良玉当然也听到不远处有人针对自己的言语,尤其是最后一句,摆明了叫板。

  温良玉停下脚步扭头看向那年轻人,身旁众人自是自觉地让出路,成百上千人将温棋甲和这目无尊长的年轻人围在当中,水泄不通。

  原来不止武人打架被人围观,饱读圣人书的文人骚客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一老一少相对而视。而后年轻人向着温良玉行了一个晚辈礼,却也不卑不亢。

  “后生,你叫什么?师从何处?”温良玉问道,心道你这小小年纪,天下文人众多,哪个在我面前不自称晚辈,你家老师见到我也得行晚辈礼。

  “回前辈,晚辈张东川,师从许春秋先生。”

  “许春秋……”

  “天下书甲……”

  人群再次沸腾。

  “哦,你师父可来了?”

  “家师被武帝请去,未曾前来。”

  “你师父也被武帝请去了?”

  张东川如是说道:“正是,家师本来也想参加此次论道,还想让晚辈向前辈请教棋法,却中途遇到武帝城使者,去了武帝城。”

  “哦,这到可惜了,我二人几十年慕名,神交已久,只是以信件互通过几次,皆是他向我讨教手谈残局,我倒是真想见上一见他啊,不过也无妨,哈哈哈哈。今日遇到许春秋的徒弟,你提起下棋,我倒是心里痒痒了,来来来,咱们现在就手谈一局。”

  张东川拱手道:“那就请前辈赐教。”说着解下书篓,拿出棋盘和三百六十一颗黑白子,工工整整摆在温良玉面前。

  温良玉哈哈大笑了两声,猛灌了两口酒,朗声说道:“何人愿与温某手谈一局,不妨此时一起来。”

  这温良玉要一人同时下多盘棋。

  天下好事者居多,谁若是碰上死耗子,胜了温良玉一两个子,做了那只瞎猫,可不比胜了天下论道差啊,即便多对一胜之不武,大不了从此封棋,再也不下了,只要胜了天下棋甲一局,便是最好的收官之战。

  一下子围上来十九个身背棋盘的文人,算上张东川,二十人将温良玉围成一圈。

  二十张棋盘,二十位文人端坐,皆是白衣。温良玉大口喝酒,而后盘膝席地而坐,左手拿着酒壶,右肘抵在膝上,头枕右拳,眯眼假寐,摇摇晃晃,如钟离瞌睡,如老君扇炉。

  “从你开始,说出每一步落子。”温良玉胡乱伸手一指,指到一个三十多岁的书生。

  温良玉要以一敌二十下盲棋。

  周围人心中激动,却不敢喧哗。只听说过二人对弈下盲棋,已是万里挑一的高手,哪有以一敌二十下盲棋的道理?

  “五路五。”那个被指到的读书人被棋甲指到,竟然莫名的兴奋,好似被前辈高人格外关照一般。

  “十五路五。”温良玉闭目说。

  那旁边的第二位棋客接着下第一手。“十五路十五”

  ……

  蹲在一边的万俟煜陶也喜好下棋,只是今天没有背着棋盘,于是才老老实实当个看客。没想到这天下棋甲竟是下盲棋,他就更是来了兴趣,跑过来说道:“加我一个加我一个。”而后左挤右挤,在众人的白眼中终于寄出了一个位置。向着众人一笑。他也要下盲棋。

  温良玉撩开眼皮,扫了一眼这相貌还算可以的年轻人,嘴角微微一笑。堂堂棋甲的气魄,岂会在乎多你一个。

  “十二路十三。”

  “九路十七。”

  ……

  围棋早期,即便实力悬殊,也难以几步赶尽杀绝。

  转眼间一个时辰过去。

  “八路八。”

  “十三路九,我挡。”

  “六路十七。”

  “九路九,大飞。”

  “十二路五,镇!”随着温良玉口中一个不烈不惊的镇字,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傻了眼,看着棋盘热汗直流。

  “四路四,挂角。”

  ……

  “六路十三,双虎。”

  ……

  “七路十一,连压。”

  随着温良玉简简单单的言语,已经有十一个文人退出圈外。

  太阳正当空。

  “八路六,接。”

  ……

  “九路十,并。”

  ……

  “十一路一二,小尖。”

  “九路十六,收官。”

  ……

  “十四路九,紧气。”

  日头西下。

  场上三人。

  温良玉壶中早已无酒。身前万俟煜陶,身后张东川。只剩下两局棋没有下完。

  温良玉:“十七路九,长。”

  张东川口中道:“五路六,立。”心中道:“十二路四,飞象步。”

  自从下了半个时辰,张东川也就不再动棋子,没有意义。

  温良玉:“八路八。”

  万俟煜陶:“十二路四,挡。”

  张东川心里道:“七路十一,顶。”

  温良玉说一子,张东川说一子,想一子。

  温良玉说一子,万俟煜陶说一子,张东川想一子。

  周围人大汗淋漓,可心中凉爽,虽然他们根本跟不上下盲棋,但好歹都是懂棋之人,知道这一场手谈,惊心动魄,气吞山河。

  骄阳已转红。万俟煜陶实在是被逼的走投无路。说道:“一路十七,爬。”

  张东川想到:二路四,收官。

  温良玉说道:“二路四,收官。”

  至此,听了一天“天书”的鸿飞道长云里雾里,但是也是知道这万俟煜陶是输了,伸手搀起早就蹲麻腿的万俟少爷。

  “哎呦呦,轻点轻点,麻了麻了。”一边龇牙咧嘴的站起,一边还不忘向着温良玉拱手道:“棋甲名不虚传,我服了。”又对那个长得不好看但越看越顺眼的兄弟说:“我看好你哦。”

  张东川点头回应。不过既然最后一个队友也是对手不玩了,自己也差不多了。于是乎故意走出两记昏手。

  温良玉:“二路三,大挂角。”

  张东川说:“七路十七,挡。”心中道:“六路六,屠你大龙。”

  温良玉:“三路十二。”

  温良玉毫不留情,大胜收官。

  “哈哈哈,好好好,真不愧是许春秋的弟子,好棋意。那个小子也不错,只比他稍逊一筹。”

  张东川笑着回应,与前辈对弈,自愧不如。

  旁边人没人看得出来,那温良玉盲棋对弈二十一局,张东川亦是盲棋对弈二十一局。

  本来张东川想按照许先生的意思在论道大会前拿过天下棋甲的名号,但心思聪慧的他,见到武帝派人带走先生,听到温良玉说“你师父也被武帝请去了?”,一个小小的“也”字,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撑起天下文人的脊梁,许先生想要做到,自己就要帮先生完成。不过文人不以力证道,文人自有文人的方法。

  虽说自己心中那盘棋赢了温良玉,但那是棋甲没有按照自己的套路攻守。不知何时才能真正和温良玉对弈一场。

  这二十一场下来,温良玉全胜,可谁难受谁知道,花甲之年,头脑早就不那么灵光,这棋下的,累,几次险些被张东川和万俟煜陶得了机会。

  同样二十一场下来,张东川心中,亦是不输。

  即便对温良玉那一局,不敢说轻松,也是无甚压力。(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