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都市仙帝 > 第2930章 救人
  看着一脸微笑向自己靠近的张逸风,修士神使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赶忙站起身想要跑路。

  然而张逸风已经先他一步来到身边,直接将手按在了他的头顶上。

  “听你说的确实很有意思,不过你我是留不得了。看你样子也不像是第一次跟着那个黑皮神使截杀幽冥城的修士了,不管幽冥城的修士怎么样,他们好歹也是人族。而你为了讨好他们所谓的神,竟然将自己的同胞视作可以供给妖兽吞吃的食物,此罪当诛。”

  目光冰冷的说着,张逸风手上微微用力,骤然一股血光在张逸风手中绽放,这修士体内的元婴直接被张逸风抽了出来。

  看着一脸惊恐的元婴小人,张逸风神色冰冷的抽取了他的记忆。

  果然如同张逸风所料,这两个家伙跟着黑皮修士截杀了不少误入遗迹的幽冥城修士。

  其中不乏有人向这两个家伙求饶,但他们不仅没有提供一点帮助,反倒以欺凌对方为乐。

  以此足可见这两个家伙死在张逸风一行人手中绝对不冤。

  “正巧他们是三个人,我们便以他们的身份潜入这群土著的营地,看看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东西。”

  冷着脸,张逸风在将自己需要的记忆吸收干净后,便将手中尚有一丝气息的元婴燃烧殆尽。

  随即张逸风手指一点,自己与零还有李崇的相貌顿时一变。

  至于宜礼则是被零收起,宜礼在被转化成血奴那一刻起,身体便发生了变化,不再拘泥于肉身。

  只要零愿意,宜礼甚至可以变成一条腰带,一只戒指戴在零的手上。

  当然,零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十分平淡的将宜礼化作血光收进体内。

  张逸风擅长交际,那黑皮修士自然是由张逸风来扮演。

  只可惜那黑皮修士被劈成了渣渣,张逸风没能吸收到他元婴的记忆,不然肯定能知晓更多的情报。

  好在这两个人族神使也通晓那群土著的语言,张逸风也不用担心被人看出端倪来。

  伪装成土著神使三人组的张逸风三人返回聚集地前,这群土著所居住的聚集地,就是一个简单用围栏在一片沙漠中建立起来的群居地。

  其中只有少部分人是黑色皮肤,身着神使服饰的土著,其余大多数都是人族修士。

  不过这些人族修士全都是在黑皮土著的指挥下做着苦力的工作,看的张逸风怒从心中起。

  只恨现在还没弄清楚情况,张逸风也不好立即动手,不然当场就给这些土著脑袋都给他们揪下来。

  从这些人族修士身上散发的气势上看,大多数都是真仙境的修士。

  只有极少数的几个天仙境修士,只是很统一的是他们体内的灵气要么很少,要么就压根一点没有。

  显然,他们的灵气和仙力一旦修炼出来,就会被这群土著用那个能吸收灵气仙力的小蛇给吸走。

  一路走过的种种画面让张逸风的面色阴沉到发黑,幸好这个黑皮修士的面色本来就是黑色的,也就没人发现张逸风表情不是很对。

  按照那个修士神使的记忆,张逸风来到了这群土著关押幽冥城修士的监牢。

  这里可以说是整个土著聚居地最坚固的地方了,是一个用石砖搭建成的小房子。

  被土著骗来的那些幽冥城修士,在被迷倒后,便会被放置在这里,等待被吸干体内的灵气和仙力。

  监牢前有两名黑皮土著看守,在看到张逸风时两个土著赶忙小跑到他面前,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

  好在张逸风还能听懂,他们在问自己刚刚出去后收获如何。

  “没有什么收获,那三个外来者实力太低,直接被神兽吃干净了。”

  “唉,这也太可惜,最近幽冥城到这来的修士越来越少了。这一次若是再不凑齐进贡的血食,就要拿我们的族人来供养神明了。”

  一个黑皮土著摇着头对张逸风说道,张逸风一听眉头一挑。

  敢情这个所谓的神明还是来者不拒啊,不光是幽冥城的人族修士,就连这些黑皮土著也会吃掉。

  “里面的那些人呢,怎么样了,有没有对他们进行仪式?”

  “还没有,祭祀大人正在准备仪式,估计很快就会过来了。”

  所谓的仪式便是用那条能够吞噬灵气和仙力的蛇,将这些幽冥城修士体内的灵气吸干。

  这些黑皮土著的体质很特殊,寻常的修炼法对他们根本没用,只能依靠灵蛇来获取灵气和仙力。

  这灵蛇自然也是那个所谓的神明赐予他们的,目的当然是让这群黑皮土著更方便的帮它收集食物。

  点了点头,张逸风不动声色的抬手示意零和李崇留在原地,自己单独一人走进了监牢内。

  这个土著聚居地内等级分划十分严重,像是这种关押幽冥城修士的地方,只有黑皮土著才能进入。

  像零和李崇伪装的这种修士神使,只能在外面等着,贸然进入甚至有可能被当场打死。

  走入监牢内,一个个的幽冥城修士被用麻绳捆住,瘫软在地上除了呼吸声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些土著手里掌握的迷药确实很强,张逸风注意到这群人里面甚至还有一个天仙境的修士,竟然也中了这群黑皮土著的阴招。

  目光闪动间,张逸风就注意到了那身着明月宗服饰的青年,正躺在角落里沉沉睡去。

  沉思片刻,张逸风赶忙上去将人扶了起来,试了试他体内的状况。

  在张逸风观察青年状况下,发现在青年的腹中,似乎积杂着一股粉气。

  又检查了旁边一名修士,张逸风才确认,正是这股粉气让这些修士睡的这么沉。

  仔细一想,张逸风现在也不能带着青年走出去,便暂时放弃了直接带人离开的打算。

  正巧待会儿那个所谓的祭祀就要过来了,张逸风也可抓住机会,将那祭祀弄死。

  到时唤醒了青年,将他伪装成祭祀的模样,便可带人从这里离开了。

  在张逸风思索的功夫,监牢的门打开了,一个身着金白相间服饰的黑皮土著走了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