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听钟情:首席的冷艳美妻 > 第一百六十三章最残忍的事情(七)

第一百六十三章最残忍的事情(七)

  看着眼前的情况,如果宗言不是当事人的话,让他看到,有人像他现在这样,对着一个只知道享受美女,一个只是低着头喝酒,而他念念叨叨的,他也会觉得是脑子有问题。

  可关键是,他没有问题,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说话,真的是看不下去了啊。

  这个慕逸凡也太反常了吧?昨天大白天的约他们喝酒,把他给灌醉了不说,今天,他还在宿醉中头痛的**到极致的时候,又接到大少爷的电话了,什么?又是约在九阁?还是在大白天的?

  慕逸凡这是疯了,还是精神不正常了?工作狂啊,他是工作狂啊,就连消遣的时候都惦记着工作的男人居然大白天的翘班?是天上要下红雨了?还是地球要毁灭了?

  这样也太不正常,太不可学了吧?用时下一个流行的词汇就是,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不对,扭头看了一眼小伙伴——李木阳,那个家伙依旧是一脸平静,像是四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影响不了他一样,自顾自的喝着酒,可丝毫没有惊呆了的表现啊?

  不过,算了,纠结这个也没有意思,这样想着,宗言的视线又回到慕逸凡身上,下一秒就瞪大了眼睛,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真的是当他是死人,还是不存在,她的手要往哪儿放?要摸哪里,哎哎哎,不能再往下了啊,再往下就真的少儿不宜了。

  看着女人涂着黑色指甲的手一点点儿向下蹭着,蹭着,蹭着就差一点碰到……突然,被一只大手握住了手腕,宗言暗暗叹气,也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呢,还是……隐隐的觉得失望?

  顺着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向上,一路看上去,直到对上慕逸凡那张没有一丝表情,冷着一张像是失恋一样的脸,简直是……

  唉,唉,不对,不对啊,这中间有问题啊。前不久眼前这位大爷不是还英雄救美,舍生取义了吗?不仅如此,不还“痛改前非”,化身新好男人,不留恋花丛了吗?怎么今天,身边跟着的不是那位,连说都不许说一句不好的安安大美人儿,而是这样一个——看一眼那整个人都恨不得趴进慕逸凡怀里的女人,啧啧,庸脂俗粉,用这四个字他都觉得埋汰了这样一个传承了上百年,甚至千年的一个,老祖宗留下来的,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的成语。

  宗言一直都知道,吃好东西多了呢,嘴巴,味觉是会被养刁了,就想他就喜欢自家太后的手艺,所以,隔三差五的就会家一趟,祭祭五脏庙,但是从来不知道,看人也会把眼睛养的和嘴巴一样难缠。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看慕逸凡家那位安安小姐看多了,最近一段时间,他对其他的女人,几本上提不起兴趣,原本还觉得不错的女人,现在再看着,总是要横挑鼻子竖挑眼睛的。

  看着这个,觉得眼睛不像那位安安小姐,又媚又带着一丝清纯,看那位,觉得她的脸没有安安那张脸蛋标准,再看一个,又觉得身材不像安安那样,怎么说?纤侬合度。

  明明他喜欢的是一手无法掌握的类型,可是再看到那样的女人,又觉得太过了,像是Ru牛一样,太倒胃口了。

  说真的,那个安安还真是他迄今为止,看到的最合乎眼缘的一个女人,只是,可惜啊,是兄弟的女人。

  不过,眯起眼睛,宗言打量着慕逸凡,按照之前他们对慕逸凡突然化身新好男人原因的猜测,慕逸凡这会是真的栽了,虽然还不到死心塌地的地步吧,但是怎么说也到了暂时不会对其他女人有兴趣了,而现在……

  难不成两个人闹矛盾了?亦或者,再大胆的猜一下,两个人分手了?所以他才这么反常?

  可能吗?慕逸凡啊,他是慕逸凡啊,真的会为了一个女人,像现在这样,突然变的反常吗?但是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又怎么解释慕逸凡的突然改变?

  这个时候,宗言就无比的想念顾淮安,如果顾淮安在的话,最起码现在也还有个人能和他一起八卦一下,远比现在,一个闷着喝酒,一个闷着和女人调情,只剩下他,无所事事。

  看了一眼桌上的酒,要是以往,对慕逸凡的这些珍藏,他一定是要好好的品尝品尝,但是想起到现在还有些疼痛的头,算了吧,美酒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他惜命,太惜命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喝……茶吧。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