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苹果君说会负责 > 第六章
  “幸村。”这一个星期以来,幸村一直不在状态,这样的情况比之于三年前似乎更严重些。看着这样的幸村,真田玄一郎有些担心。

  “玄一郎,今天若叶来了么?”幸村精市勉强的笑着问。

  真田玄一郎摇了摇头。清原若叶跟真田玄一郎是一个班的,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来上课了。作为风纪委员,真田玄一郎没有收到请假条,疑惑的是老师对于清原若叶的缺课并无异议。那很自然的样子,好像班里从没有清原若叶这个学生一样。清原若叶成绩优异一向很得各个老师的宠爱,如今这种反常的情况,实在是让人不解。

  “玄一郎,这一次若叶真的放手了……我是不是做错了……”幸村站在天台上,风轻轻的吹动那紫蓝色的头发,不同于运动男生的略显纤细的身影在风中显得忧伤而落寞。他说的话像是询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真田玄一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那一天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是很了解。他一直都知道幸村精市爱着清原若叶,却又不得不管月野纪香,这样的徘徊怕是很早就伤到了清原若叶。

  “呐,玄一郎,你说若叶还会回来吗?”依旧像是自言自语。

  “……”回来?幸村,你究竟想问的是若叶会不会回来学校,还是想问她还会不会回到你身边?

  “呵,玄一郎又怎么会知道呢?”幸村精市遥望着神秘的蓝色天际,苦涩的笑了笑:“连我都不知道呢。”

  真田玄一郎顺着幸村精市的目光看向那个天际,他想说自己觉得这一次若叶是真的不会回头了。犹记得初次遇见时,清原若叶一身红衣妖娆如火,在漫天飞花的露天舞台上翩翩起舞;犹记得那一舞让看见的人都失了神,着了魔;犹记得她展开两条五米长的红绸,微微扬起头,笑得绝美,将那曲子中的爱别离舞尽极致;犹记得最后那个飘渺的背影,将曲终别了曾经所爱时的决绝展现的那样淋漓尽致。能将曲中的感情演绎的如此逼真,清原若叶这个人必定也是如曲中所表现的的那样。所以,真田玄一郎知道这一次幸村恐怕是真的要失去她了。

  无论他心里是怎么样想的,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他想关于他所能想到的,幸村未必不是不清楚,只怕是不敢去承认而已。

  “是真的错了吧……”幸村的目光下放,看向楼下不远那条小道上,嘲讽着自己,喃喃自语:“真是白痴呢幸村精市。”

  “我以为你知道的,毕竟我曾提醒过你……”同样被楼下小道上现在正发生的事情吸引了目光的真田玄一郎说。

  “呵,果真如若叶和玄一郎说的那样呢,只是我一直以来都怎么了呢?”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简单的话语,需要多大的勇气,没想过失去你却是在骗自己……”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女孩好听的声音传进耳里,幸村精市愣了愣。‘没想过失去你,却是在骗自己……’若叶,我这是要失去你了么?

  “幸村?幸村?”女孩的歌声一直在重复,可是幸村精市依旧一副愣神的样子,真田玄一郎轻叹了一口气,开口提醒:“幸村,你的手机……”

  “恩?”这时候幸村精市才仿佛后知后觉的发现手机又来电,还是有些不再状态的掏出手机:“摩西摩西,幸村精市。”

  “……”

  “恩,你说。”对着手机,幸村精市淡然道。

  “……”

  “什么?你说什么?”幸村精市有些凄凉,有些不肯相信的再次复问。得到那一端的人肯定的回答之后,脸色一瞬间变白。

  真田玄一郎一直盯着幸村精市,当看到幸村精市接着电话,表情从起初的淡然一瞬之间变得发白之后,很是担心。他上前将手搭在幸村精市的右肩,目露关切的问:“幸村,怎么了?”

  “若叶,转学了……”

  ——————————————————————————————————————————————————————————————————————

  “叫我国光。”手冢国光对于称呼很执着,站在面前定定的看着她,似乎是在表明不那样叫他,就不走了一样。

  “我们不熟。”关于这一点,清原若叶同样也是何你坚定的。

  “是吗?”手冢国光全当没看见清原若叶脸上的不耐烦,在上前两步,将清原若叶逼退到靠着树干的地步。

  “手冢国光,你想怎样?”忍无可忍了都,清原若叶大声问。她发现现在她和这个班长大人似乎不能和平相处啊。手冢国光总是能找到方法逼得她不得不动怒。事实上,即使手冢国光什么事情都不做,什么话都没说,只要是看着她,她心情都会变得阴郁的。谁叫她一看到他,一听到他,就会想到被他看光,过后还回答的那般理直气壮的那天。

  “叫我国光。”手冢国光很有耐性的重复自己的话。

  “班长大人!我都说了我们不……”再好的脾气也被手冢国光这种扭曲的无赖给弄没了。清原若叶瞪着他,可话未说完,‘熟’这个字还卡在喉咙之中,手冢国光就又上前了一步,一手撑在树干上,一手揽在她的腰间。这个突然地举动让清原若叶未完的话被吓了回去,对于这种与不相干的人贴近,甚至能说是亲密的暧昧场景,一时间让她不知所措。

  揽在腰间的手,温度很高,清原若叶脸色微红,也不只是羞是怒。这人真的是手冢国光么?做事谨慎冷静,为人正直,公正的手冢国光难道只是传说?即使他们认识,可是清原若叶真的觉得没有熟到可以称呼对方名字的地步,对于这一点在日本不是只有亲密的人才会叫的么?还有这只放在她腰上的手是怎么一回事?这个轻浮的动作,这种无赖的行为真的是手冢国光这个人做出来的?难道手冢国光精神分裂了

  她稳稳心神,抬起头正要说什么,手冢国光的俊脸却突然凑近,吓得她微张着嘴木愣愣的停在那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