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苹果君说会负责 > 第三十九章
  若叶本是跟着北条紫菀、上杉清见两人一起的,可是在去网球部的途中,幸村精市却突然出现。

  再次见面,若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幸村精市的感情已经不足以左右她的思绪了。想来在那段若即若离的日子到分开,曾经爱过就只能是曾经爱过了吧。

  幸村精市出现在若叶面前,伸手拉住若叶。

  若叶抬眸淡然的看着他,没有挣扎。

  “跟我来。”幸村精市一开口,那原本温润的声音却变的沙哑,若叶眉头皱了那么一下。

  若叶没有挣开他的手,也没有说什么拒绝的话,幸村精市拉着她再北条紫菀和上杉清见惊愣的目光中走了。

  若叶的体质是偏凉性,手的温度一直以来都是微凉的,然而幸村精市的手此刻却比她的还要冷。若叶看着幸村精市拉着她的那只手有些许的出神。

  终于,隐在樱花林中,幸村精市停下了脚步,转身对着她,牵着的手一直没有松开,他是那般的留恋她的温度。看着眼前若叶如画的眉眼,好爱她,可是就是因为爱她,等到一切伤害造成了之后,他才会心痛的无以复加。

  “若叶……”他张了张嘴叫着她的名字,沙哑的声音带着悔恨和伤痛,她精致的脸上一片淡漠,他却发现现在的自己找不到任何语言。解释么?可是他对她的不信任是那样的真实,他对她的伤害早已经造成。

  “幸村。”若叶看着幸村精市,眨了眨眼睛等待他的言语。

  “若叶,对不起。”千言万语想要说,可是开口却只能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

  “没什么对不起的。”若叶微微抬头看着天空,清凉的声音仿若带着丝丝叹息:“分手没有谁对谁错,我从来没有恨过你。只是曾经那么希望你能够站在我身边,慢慢的在你逐渐冷淡的眼神中失去了期待。”

  幸村精市紫色的眼眸中尽是悔恨,他握在身侧的手有些颤抖,极力的维持着那只牵着她的手不会晃动。

  “你知道吗?失去了期待之后,我发现即使你对我的信任已经没有了的时候,我却能冷静下来,平静的和你说分手。我想也许我们爱得并不深……”若叶没有看幸村精市,黑黑的眸子里倒影着樱花树上绯色的樱花。

  “不!”幸村精市突然大声反驳,尽管喉咙不舒服,连咽口水都会痛。他握紧了手中的她的手,沙哑颤抖的声音说:“若叶,我爱你,好爱好爱!我不想分手,从来就不想!”

  像是宣告,又像是解释,他的眼里透露着悲伤、后悔、恐惧……几种负面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在他紫色的眸子中涌动。

  “可是,我们已经结束了。”若叶淡漠的声音如是说,她心疼面前这个人,可是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没有半点犹豫,几乎是脱口而出。即便所言的是事实,她也没想过自己会那么快的这样回他的话,才发现这样的话她说出来从来都不难。

  “……若叶……”幸村精市再也控制不住,拉着若叶的手维持不住镇定,开始微微的颤抖。

  感觉到幸村精市拉着自己的手在颤抖,若叶还是狠心的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脱离出来,看着他,直直的看进他紫罗兰的眼睛里:“你知道吗?曾经你为了月野纪香抛下我的时候;曾经你即使在我面前也不会推开她拉住你的手的时候;曾经你为了她质问我,叫我跟她说抱歉的时候……这里(指了指心脏的位置,眼神幽幽)很痛,很痛,可是痛着痛着心就麻木了……我记不清自己多少次看到你因她的一个电话毫不犹豫的抛下我离开的背影;记不清当我看到她以为在你怀里对我露出得意的笑容有多久了;记不清你给了我多少次失望,冷漠的眼神……好多好多……知道吗,对你的感情就是这样一点点、一天天的变得不再深刻,在不在一起也不再重要。所以,最后我才会对你说结束。”

  若叶每说一句话,幸村精市的脸色一点一点的褪色,苍白颓唐。若叶的每一句都能让他回忆起自己曾经是怎么样对她的,每一句话落都会让他感觉到窒息般的痛。

  “那么就这样吧,幸村。”若叶收回目光,清凉的嗓音淡淡的说完,转身就想要离开,断了就是断了,她清原若叶不玩藕断丝连的把戏。

  “若叶……你不要我了么?……”沙哑中带着哽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幸村精市上前从身后抱住欲要离去的她,鼻息间尽是她发间的清香,却抵不过心里的酸涩。

  ————————————————————————————————————————————————————————

  网球部执事咖啡厅。

  手冢国光自从北条紫菀、上杉清见两人进来,眼神就不时的看向门口,期待着那个人的出现,可是却总是没有看到。

  黑色的燕尾服,他冷冷的站在那里,周身越来越下降的温度硬是将周围想要靠近他的女孩子们只能双眼冒着红心却不敢上前。

  “手冢的气场真是强烈,好有趣。”不二眯着眼睛,手里托着放着咖啡的托盘从他身边走过。

  这时候刚刚送走一个顾客的乾贞治走过来:“手冢这样会阻止客源的,明明不是面部表情坏死啊~”

  “乾!”要不是现在是社团樱花祭项目时间,他真的会叫他去跑上50圈的。

  “手冢现在心情很差的概率是百分之百,因为清原没有到来的原因百分之百,没有其他!”乾贞治毫不畏惧的推推眼镜,走过手冢国光是嘴里如此说,完后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度,周边的人都纷纷后退好几部的样子,快步走开。

  “呐,手冢,想知道若叶现在在哪里吗?”拿着空的托盘回来的不二周助,笑着站在手冢国光身边:“刚才听北条说,似乎是有人在半路将若叶截走了呢。”

  “……”手冢不说话,清冷的目光看着不二周助,他知道不二周助一定没有说完。

  “呵呵~”不二周助笑得如花灿烂:“你看立海大正选里是不是少了一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手冢国光将视线投向立海大众人的位置,看到真田玄一郎身边空着的位置,眉头皱了皱,眼神也沉了下来。

  ——————————————————————————————————————————————————————————

  最后,若叶拿开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离开幸村精市的怀抱,没有回头的她的眼看着天空,淡如静水:“幸村,忘了吧。”

  知道若叶的身影慢慢淡出他的视线,知道空气中的那缕清香被风吹散,幸村精市抬起的手放下,飘落的樱花美得很凄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