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苹果君说会负责 > 第四十二章
  “皇上!”这下季未然更是不好意思了,脸色变得更红。

  满足了自己的坏心,炎宸笑了笑,拉过她的手:“你说你自小喜欢荡秋千,朕命人在御花园里做了一个,朕带你去。”

  坐在蔓藤做的秋千上,炎宸站在她身后轻轻推着,季未然笑着,这一时间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旁白:这些日子以来,炎宸总是陪着季未然,找各种好看好玩的物什给她。也许是长久以来的陪伴和呵护,原本只想在后宫角落安身立命的季未然发现自己对炎宸似乎多了一点什么。

  “卿儿……”酒醉的炎宸不经意的呢喃,站在他身旁的季未然却白了脸色。

  “皇上,你醉了。”季未然白着脸色却还是笑着。

  炎宸挥了挥手,醉眼朦胧的看着烛光下季未然姣好的面容:“朕没醉,卿儿……”

  季未然站直身子,笑着问:“皇上在叫谁?”

  “卿儿……顾卿……”炎宸有些微微摇晃的站起身,伸手想要揽住季未然。

  “呵呵~顾卿?”季未然避开炎宸伸出来的手,看向他,扯了扯唇笑容有些苦涩:“原来是这样,真是可笑。”

  说罢,不再理会炎宸因为她避开他的举动而困惑的眼神,转身去了偏殿。

  “娘娘,你怎么了?”小幽走进去发现正殿里只剩下喝醉了的炎宸,没有看到季未然的身影,便叫了人来将炎宸扶去休息。来到偏殿的她看到季未然站在窗边,面容苍白,很是担忧:“娘娘是身子不舒服吗?小幽叫人去请太医来。”

  季未然笑了笑,却笑不到眼底:“不用了,只是有些疲乏,睡一觉就好。”

  “那怎么可以?一定要叫太医来看看。”小幽不由分说的对外面的宫女说:“小兰,你去请太医来,娘娘有些不舒服。”

  “都说了没什么的了,我只是有些累了,想要休息,小幽你就是太小题大做了。”季未然无奈的看着小幽。

  “那怎么会来偏殿?”小幽疑惑。

  季未然一脸不敢恭维的说:“你不知道你家小姐我最讨厌酒气了么?”

  “真的是这样?”小幽怀疑的看着季未然,明显不相信她说的话。

  季未然很郁闷:“那是当然了,小幽,我怎么感觉你像光家婆一样?我可是你家小姐啊,有你这样的吗?”

  “小姐不听话,小幽就只有向着光家婆这条道路越走越远了啊。”小幽道。

  “……”季未然无语。

  旁白:很快,宫女便将太医请了来,为季未然把脉的时候,眉头皱紧。

  看到太医皱紧的眉头,季未然不解,而小幽就是紧张:“太医,怎么了,娘娘身体有什么不对劲吗?”

  “娘娘身体倒是没什么,只是……”太医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小幽问。

  “只是娘娘似乎是因为吃了太多避孕汤药而……导致失去了生育能力……”太医终于艰难的将话说完。

  “避孕汤药?”小幽疑惑:“娘娘并没有服用过任何避孕汤药啊,怎么会……”

  “好了,小幽,我知道了。你送太医出去吧。”季未然脸色比之刚才更加苍白。

  “避孕汤药?呵呵,还真是可笑,原来每日里那所谓的补药竟是避孕汤?”季未然嘲弄的笑着,躺倒在床上。

  旁白: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炎宸依旧每日都来陪伴季未然,只是季未然原本对他的一点心喜已经转为了冰冷,原本单纯天真,现在却学会了逢场作戏。炎宸陪着的时候,她会笑得如花灿烂;炎宸说她美的时候,她会假装娇羞的低下头;炎宸牵着她的时候,她会开心温柔的看着他……只是每一次拥抱,每一次牵手,即使炎宸的手在暖,季未然的心已经冷却。在他看不见的角度里,她的笑很单薄,达不到眼底。

  又是一年雪落时,季未然已经学会了如何融入后宫妃子这个角色,只是那情才刚发芽的时候就已经被浇灭,再也没有了。

  季未然与炎宸那么多时间相处,可她却保留了自己的心,然而炎宸却一天天的沦陷。

  这个时候,后宫之主皇后被查出残害皇家子嗣被打入冷宫,废黜了。而她残害的子嗣是淑妃未出世的孩子。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季未然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冷冷的笑。

  后宫不可无主,于是人人因为了那个位置算计与被算计。

  “然儿,你想要那个位置吗?”这一天晚上,炎宸抱着季未然坐在亭子里,他将下巴抵在她的肩上,轻声问。

  “皇上说的是中宫之位?”季未然靠在炎宸怀里,没有回头看他,淡淡的开口。

  炎宸将她扳过来面容对着自己,认真的问:“告诉朕,你想要那个位置吗?”

  季未然嫣然一笑:“若臣妾想要,皇上会给吗?”

  “会,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给。”炎宸揽紧了她纤细的腰,认真的看着她说。

  “呵呵~皇上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臣妾告退。”说罢,季未然退出炎宸的怀抱,嘴角是优雅的笑,人却头也不回脚步不停的离开了御书房。

  不回头的她看不见炎宸握紧的拳头和眼里的黯然和落寞。

  起初炎宸称她为‘爱妃’,而季未然叫他‘皇上’这样的称呼在后宫千篇一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炎宸开始唤她‘然儿’不再以‘朕’自称,而季未然还是唤他‘皇上’自称‘臣妾’。这些细小的细节却显出了他们之间的莫大的距离。

  季未然:炎宸,进宫以来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那个位子,就如同进宫之前的我从来没想过要进宫一样。

  炎宸:然儿,你的心真冷,无论我多努力,依旧感觉不到温暖……我的心,你真的看不懂吗?

  场景旁白:中宫之位悬空多日,朝堂之上也被大臣提出来,季未然的父亲季天翔却不言不语静静的立在那里,不参与任何言论,在他心里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在后宫之中好好活着就好。炎宸看着季天翔那与季未然一眼淡然的脸,想到季未然没有波澜的双眼,内心止不住的酸涩。

  “妹妹,今日怎么出来御花园了,平日里,都看不到半个人影呢。”淑妃顾卿满脸笑容的走来,言语之中却是浓浓的嘲讽。

  季未然当做没看见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池中清澈的水。

  自从那一天炎宸问她想不想要那个位子她冷淡的离开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