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苹果君说会负责 > 第64章番外一
  北条紫菀出生在一个不是最强却很温情的家,所以从小便是万千宠爱,只是这万千宠爱却没有将她成长成一个刁蛮任性、嚣张跋扈的千金小姐。她有时候会很迷糊,有时候却很跳脱,有的时候却很冷静。她不是太多才多艺的女孩,也学不来大家闺秀的温柔婉转,她总会在面对数学的时候苦着一张脸,挠着头却总是颓丧的算不到答案;她总是很坚持自己的看法,索性的是她虽然迷糊认人却很清楚,所以在千草香奈一次次的挑衅比较中见识了她要比自己能耐也拒不承认,还光明正大的表明自己对千草香奈的厌恶;也总是喜欢和上杉清见斗嘴,偷偷的从清原若叶的便当中夹走自己喜欢的食物。

  她总是记得第一次见到清原若叶的时候的那一眼,她几乎都忘记了呼吸。

  一直以为没有人能长的那样好看,即使是见过幸村精市那个美得不想男人的人,她都没有那么失神过。

  那一天,她第一次以冰帝学生的身份进入冰帝,可是为什么要去冰帝呢?明明她在女子学校呆的好好的。

  也是那一天,她看到了那个如太阳神一般耀眼炫目的男人,她听到冰帝女生疯狂的尖叫声,看到他张扬的骄傲的站在那里,指尖轻点着眼角的泪痣。她觉得自己心跳有些不正常了,揉了揉发疼的额角远离喧闹的人群,爬上了围墙。

  坐在围墙上,她悠闲的晃着自己的双腿,往下看却被那一眼惊艳了,平生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失神,还失神那么久。

  如墨如瀑的三千青丝,如墨色山水般的精致眉目,如樱如蜜的红唇,如玉如雪的肌肤,高挑窈窕的身姿……

  “只是办个学校而已,有必要弄得这么刺眼么?”

  清凉的嗓音淡淡的说着,北条紫菀才回神,很是认同她的话,自己第一眼看到冰帝的时候也是想要这样问的,于是便附和的说:“就是么,这哪像学校了,跟本就是金丝鸟笼好么,呃……虽然里面的鸟还是自由的。”

  也是那一次搭话,她和清原若叶成为了朋友,所以她一度很骄傲,在认识了忍足侑士之后总是会说:“你的那些个长腿妹妹加起来都比不过若叶,如果你见到了她,你肯定会惊为天人!”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忍足侑士比她更早的见过了清原若叶,并一见钟情了……

  和清原若叶认识之后,她回家问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去冰帝,说那里的气氛不适合她。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是要她去和自己的未婚夫联络感情?

  可是,未婚夫?她何时有了一个未婚夫?为什么她自己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

  在了解之后才知道是家里出了些事情,需要迹部家族的支持来巩固,可是本家只有她一个女孩,爷爷没法子只有替她安排了联姻,还说那个人她会满意的。

  在之后,她终于知道她的未婚夫就是那一天让她心跳失常的如太阳神一般的男人。她没有公开自己是他的未婚妻,以一个普通的同学身份和他呆在一个学校一个教室里学习,看过了太多他拒绝别人的事情,也就没有那个自信可以和他在一起,又何谈会结婚?

  她不接近他,却意外的和他相遇,被他认为是花痴羞辱了一番。之后她恨恨的说他只不过自以为自己很华丽却并非无人能及,还提到说幸村精市比他要长的好看多了。

  他一愣,黑着脸看了她一会儿又突然笑开。他说,幸村精市长的勉强算是华丽,可是他是有女朋友的,那个人可比你甚至比你口中的幸村精市长的华丽多了。

  也许是不打不相识?

  那之后,她和迹部景吾见面总是会互相抬杠,水仙花的称呼不胫而走。

  在那些枯燥的学习生活中,和迹部景吾的交流慢慢的多了起来。

  感情这种东西总是来得莫名其妙,而她对迹部景吾的喜欢来得悄无声息,等她终于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的时候却也是伤心的时候。……

  ——————————————————————————————————————————————————————————————————————————————————————

  “我是不会和那个不华丽的母猫订婚的,迹部家不需要商业联姻!”

  正要推门进包厢的北条紫菀听到了迹部景吾冷漠的声音,握着门把的手顿住,鼻子微酸,仰起头眨了眨眼。

  就是这种突然而来的酸涩让北条紫菀知道了自己对迹部景吾的感情,而他的话在她明了的时候直接的伤了她。

  “那正好,我也不想以后会和你这朱水仙花一起生活。”推开门,北条紫菀脸上是淡淡的笑,再看不到之前的难过,弯起的嘴角让人觉得她似乎松了一口气般。

  “北条紫菀!”迹部景吾惊讶的看着她:“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很不巧,在这之前我就是你那个倒霉催的未婚妻!”北条紫菀走进去拉开凳子优雅落座。

  “什么?……是你?”迹部景吾惊异之外还有些慌乱。

  “啊咧~原来迹部的未婚妻是北条你啊?”坐在一边的忍足侑士笑笑说。

  “错!”北条紫菀看了看迹部景吾然后将目光转向忍足侑士:“现在不是了,他刚刚拒绝了不是吗?”

  “我……”迹部景吾皱眉。

  “很高兴迹部水仙和我有一样的想法,都不赞同这场婚约,那么就散了啊散了,我今天还有约呢。”北条紫菀笑着打断迹部景吾的话:“要不是被司机送到这里来,我早就和清见他们出去了,哎呀时间不找了,拜拜了迹部水仙、忍足狼和桦地君。”

  直到上了出租车离开,车上的北条紫菀脸上的笑容才消失。她靠在窗玻璃边,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景物,眼里有些湿润。

  作者有话要说:

  这只是一半哈,后面的以后再补。

  亲们别拍,番外我确实不擅长,这么久没来看看这篇文都快忘记了。

  会补上的,真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