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苹果君说会负责 > 第66章番外三
  多年以后。

  已经大学毕业后两年的真田弦一郎已经继承了真田弦右卫【真田爷爷百度里找到的名字是:真田弦右卫门,又长又拗口所以把门去掉了】衣钵成为了神奈川警署署长,而剑道馆也由他传承。

  这么多年,他依旧是一个人,不是没有人追求,只是他总不肯给别人一个机会。

  其实说来他现在有一个正在交往的朋友,是的,是朋友。

  看真田弦一郎多年来不曾谈恋爱也不曾看到他与女孩子接触,真田妈妈一度以为自己的儿子是不是性向有问题。再看幸村家的儿子幸村精市多年来也没有交女朋友,而两个人又时常呆在一起,着不得不让真田妈妈怀疑。

  直到去年幸村精市和炯业男∨崃嘶橹笳嫣锫杪璨潘闪丝谄伤闪丝谄嘤衷俚S牵ド矶嗄甑男掖寰卸冀峄榱?自家儿子连个交往的人都没有,这不是急死人么?

  于是两个月前,真田妈妈硬逼着真田弦一郎和一个女孩子见了面,那个女孩子就是如今正在交往的朋友。

  那一天,真田弦一郎不冷不热的,而女子似乎还是被他吸引了,于是说了先试着看看有没有可能。

  两个月过去了,真田弦一郎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他依旧是工作,剑道,网球,只是偶尔女子会相约一起去喝咖啡,那个女人名字叫做风早月。

  可是即便每次都是人家女子主动,真田弦一郎还是拒绝了好几次,他并不喜欢咖啡,他的舌头还记得曾经那杯清茶。淡淡的茶香,微微的苦涩。

  这一天,风早月又打电话约了他到那家咖啡厅喝咖啡。

  真田弦一郎开着车来到目的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靠窗的位置上那个棕色长发的女人。

  “风早桑。”

  “真田。”

  女孩抬起头复杂的神色看着真田弦一郎,交往了两个月,她从真田君到真田的称呼他,而他依旧是最初的问候‘风早桑’。这就是差距,也许所谓的交往也只是她单方面的想法而已,他从来就不曾在意。

  “有什么事情吗?”真田弦一郎落座后就问,完全没有注意到风早月难看的脸色。

  “……”有什么事情?难道没有什么事情就不可以见面吗?风早月沉默了片刻才涩涩的开口:“真田,这两个月以来你对我有一点点的喜欢吗?”

  “……”真田弦一郎沉默的看着她。

  “一点点也没有吗?”风早月深深的吸气:“我想听实话。”

  “……没有”真田弦一郎前面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想说实话会不会很伤人,可是又觉得不说实话才是最伤人的吧,之后才回答。

  “……呵……果然么?”风早月自嘲的笑笑。

  “恩?”真田弦一郎不解。

  风早月抬起头,维持的笑容看着真田弦一郎说:“学校的人都说真田你从来没有和哪个女孩子有过多的接触,更没有交往过女朋友。我还以为我可以是个例外……可是却原来也是一样,即使说好了试着看看却只是我主动,而真田你一直无动于衷……”

  真田感觉有些内疚有些尴尬,默默的不开口听着风早月说。

  “那么,真田……你……喜欢的是男人?……别误会,我没有鄙夷同性之爱的意思……”风早话说到后来有些支支吾吾。

  “风早桑。”真田弦一郎黑线的看着风早月,认真的说:“我不是同性恋!”

  “……不是?那真田你是不懂爱么?”风早坐直了身子。

  “不……”真田弦一郎看向窗外的眼睛看到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她挽着那个清韵出尘的男人慢慢走过,浅浅的笑意,温婉的背影慢慢看不见才收回目光:“不是不懂爱,而是爱的那个人已和别人在一起。”

  ……

  ————————————————————————————————————————————————————————————————————————————————————

  后来,真田弦一郎闻着咖啡的气味却没有喝过一口,低沉的声音第一次将自己的故事说给别人听,还是一个他不是很熟悉的人。

  ……

  “真田,你当时明明是第一个与她有接触的,为什么一直没开口?”

  “那时候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心思吧……”

  “那么后来她和幸村精市分手之后呢?你为什么还是不开口?”

  “告白并不可怕,只怕告白过后不是谈一场恋爱而是失去一个朋友……我不想失去幸村这个朋友,却更不想失去她,我怕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你不开口怎么知道不行??”

  “她的眼里对我没有那种感情,若是有,哪怕一点点我都会不顾一切……”

  “那么,你现在后悔吗?看她依偎在别人怀里,而那个人曾经与她毫无关系,你甘心吗?后悔吗?”

  “……”

  ————————————————————————————————————————————————————————————————————————————————————

  这一年,樱花盛放的春天。

  真田弦一郎独自一人驱车来到京都,在这个樱花盛开,落英缤纷的季节,他曾在这里与她遇见……

  真田弦一郎伸手轻触一枝樱花,恍惚中他似乎看见那个红色的妙曼身影在漫天飞花中翩翩起舞……

  怎么可能甘心?可是心里再多不甘都没有表露出来,她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不是吗?那么自己的不甘要是爆发只会伤害她,他怎么会忍心?怎么会舍得?

  怎么可能不后悔?记得她的每一个回眸,每一次微笑,记得她绝美的舞姿,记得她泡的那杯清茶……

  风中多少花飘落,雨中多少往事成蹉跎。

  总是会有那么一个人,即使心里想着该忘记了却一直记得,落花垂地的流年,对她,他终究还是这般的念念不忘。

  若他那天放下一切赶来京都找她;若他没有顾忌那么多;若他比他先开口,是不是就可以陪她看尽此生的浮华沧桑……

  作者有话要说:皇帝,偶对不起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