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动力时代 > 章节第394章杨主任的厚实底蕴(二)

章节第394章杨主任的厚实底蕴(二)

  秋后算帐,他是不是也得防着点被人秋后算帐?

  照国内眼前的政治格局,如果四位老帅和一号首长都百年了,会不会有人跟他秋后算帐?

  现在就有人千方百计地抹黑他,明显是想给他留下政治污点,阻止他更进一步升迁。

  回想起他过去差不多近两年时间里的所作所为,杨卫平没来由地突然感觉到背脊生寒。

  不说别的,单说他坚持力保了那么多四.人.帮搞出来的“政绩工程”这一条,就够他日后喝一壶的了!

  此前对政治联姻一直都有点感冒的杨卫平,这一刻,仿佛是醍醐灌顶,骤然觉醒。

  他一直在教导别人跳跃的时候,先要停下来认真观察前方远处。但临到他自己,这段时间,可以说一直是在低头走路,而没有抬头看前方。

  他自以为只需要把他知道的华夏改革开放过程中曾经遇到的出现的各种“石头”搬开,华夏经济发展的道路就可以变得一片坦途。

  然而,他却没能意识到的,这些“石头”,基本上全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搬开了这一堆,别人还能制造出另一堆他不知道的更大更坚顽的“石头”!

  甚至于,他杨卫平,如今变成了别人眼里的拦路石。

  如果他现在不抓紧时间打造出真正属于他杨卫平掌握的王牌,很可能过上两三年,连国防科工委主任这个位置也没法再干下去!

  与叶家联姻,而不是其他有着党政背景家庭,这是一号首长让他充份利用他在国防军事工业和装备方面的优势,跟“叶家军”紧紧地捆绑在一起,把“叶家军”在军方的根基和人脉经营得更稳更深更牢固。

  毛家天下,周家党,叶家军!这可是后世对新华夏建国以来党政军三大版块最精辟的总结啊!

  一号首长如果不是得到了叶帅的力挺。是很难在拔乱反正的政治斗争中一举鼎定胜局的。

  枪杆子里出政权,不论是打江山还是坐江山,这都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他如今本身也是高级军职在身。以军职身份参与政.府经济工作本身就有违规之嫌。这次从国家计委退出来,那就安安心心把国防科技和教育工作抓好,踏踏实实经营培植部队方面的人脉,也未尝不失为一件幸事。

  看来。做人还是本份点好啊!杨卫平暗自感慨不已。

  挡人前程和财路,那跟杀人父母没啥两样。

  将心比心,易位而处。没准他杨卫平比那些人手段更阴、更狠、更毒!

  “纵观咱们华夏五千年历史,自古以来,就没有哪个叛徒能落得善终。”杨卫平叹声说道:“台湾国.民.党当局有警惕和抵触,这才算正常,否则,就得琢磨他们是否别有用心了。呵呵,政治方面的事咱就不去操这份闲心了。老胡。咱们在台湾的公司现在情况如何?”

  “非常好!”胡金富眼显自豪之色地说道:“在磐石安保公司的协助下,王向东如今已经将整个东兴社控制在手里,前任龙头张海南的嫡系和余党都进行了大清洗。

  东兴社台湾分社,挟雷霆之势抢滩台湾,对台湾本土的黑帮势力。以及日本三口组在台湾的堂口进行了横扫、吞并和整合。目前与竹联帮、四海帮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白道方面,天工台湾重工集团,全资收购了台湾光阳机车有限公司,引进联邦德国天工梅塞德斯摩托车整车和发动机技术,推出的天工光阳100、125四冲程摩托车和踏板车,已经是台湾摩托车行业第一品牌,产品不仅占据了台湾摩托车市场65%的市场份额,还出口香港、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等东南亚国家。

  另外,天工台湾重工集团还并购了台湾中国船舶制造股份公司,成为台湾当前最大的船舶制造企业。基隆厂区设有包括十万吨级船坞在内的三个船坞,可以建造和维修十万吨以下船舶。高雄厂区有一座百万吨级综合船坞,该船坞长950米,宽92米,深14米,配备有350吨级的大型门吊。

  天工台湾电子集团全资收购了台湾aer(宏碁)公司,从瑞士天工实验室引进了dra技术和闪存技术,目前垄断了台湾个人计算机市场,产品远销日本、韩国、香港、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

  天工莲花汽车台湾公司,与联邦德国的phe公司(保时捷)合资在台北投资兴建的天工台湾汽车联合股份公司,生产的天工莲花、保时捷两个品牌的跑车在台湾供不应求。

  老板,您当初在台湾投资的15亿美金,经过18个月的扩张,以及一系列的收购、并购、整合资产重组,目前天工国际集团在台湾的总资产已经增值达到32.58亿美金!是台湾商界和实业界公认的当之无愧的n.1!”

  “台湾国.民.党当局对我们天工集团还算照顾吧?”杨卫平很是满意地点头笑道。

  “有蒋总统亲自出面打招呼,那些地方政.府的官员还真没有哪个敢对我们天工集团使绊子。”胡金富欣然点头答道:“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几个不开眼的东西受到竹联帮和三口组的唆使,意图给我们的扩张设置阻障,但经东兴社出手干掉了一个叫李登辉,还有一个叫**的官员后,就再也没有人敢给我们添乱子了。”

  “什么?你们把李登辉和**都干掉了?”杨卫平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失声问道。

  见老板这副神情,胡金富不由心里一阵紧张,小心翼翼地问道:“老板,难道这两个人不能动?”

  “你确定他们真的叫李登辉和**?”杨卫平肃然问道。

  “确定!”胡金富硬着头皮相当肯定地点头答道:“李登辉有个日本名字叫岩里正男,是台湾国.民.党当局的政要,被杀之前担任台北市市长,这件事当时闹得挺大的。我把李登辉跟日本人勾结的一些证据向媒体公开曝光后,蒋总统才下令解除对台湾东兴社的全面剿杀。”

  “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杨卫平笑呵呵地说道:“不过,这活干得漂亮!杀得好!如果你们没有动手,我过段时间还打算安排磐石的人过去,将这个超级大汉奸除掉。

  这个老东西在台湾,绝对是一颗定时炸弹。他是日本人的收买的战略级别的高级间谍,随时准备策划台湾搞**,投向小日本的怀抱。这件事干得好!你们无意中帮我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我要给予重奖!”

  听得杨大老板这么一说,胡金富才算是长长地吁了口气,苦笑着说道:“老板,我刚才差点被您吓死,我还以为这个叫李登辉的老家伙跟您有什么比较好的私人关系呢!”

  “我就算跟阿猫阿狗有关系,也不可能跟这类居心叵测的老汉奸有任何瓜葛的。”杨卫平一本正经地说道:“干掉这个老东西的时候,你们应该有不小的人员伤亡吧?”

  “杀他的时候到是挺顺利的。但事后在台湾警方和军方的联合打击下,东兴社台湾分社的损失确实较大。”胡金富脸色沉重地点头说道:“死了十七个,轻重伤三十一个,被捕二百六十四人。如果不是有磐石的人及时出手相助,跟台湾军警形成武装对峙,扼制了台湾军警的凶狠剿杀,只怕损失会更大。”

  “给死者家里每人发十万美元抚衅金。”杨卫平毫不犹豫地交待道:“伤员的医药费我们全部承担,另外每人奖励五万美元。被捕的兄弟想尽办法不惜代价都保释出来!”

  “被捕的兄弟都保释出来了。”胡金富感激地说道:“老板,我替死者和伤者及其家属,谢谢您!”

  说完后,胡金富起身朝杨卫平深深鞠了一躬。

  “应该的,老胡,你记着一点,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对自己的兄弟苛薄!”杨卫平严肃地说道:“手下兄弟和部属都是拿命在为我们的事业打拼,相比兄弟情义和兄弟们的生命,金钱就是狗屎!”

  “是!老板,金富定当时时铭记您的教诲!”胡金富郑重地用力点头答道。

  “对了,老胡,你们杀的那个**年龄应该不大吧?”杨卫平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正色问道。

  “是不大,去年死的时候才二十九岁。”胡金富想了想后答道:“这人当时是台北的华夏海商法事务所负责律师,是竹联帮的法律顾问,经常为竹联帮的帮会成员作无罪辩护。

  之所以会干掉他,是因为这个家伙那张嘴太厉害了,我们跟竹联帮发生的冲突火拼,被这家伙多次在报纸和新闻电台上发文抨击,把东兴社说成了影响台湾社会治安动荡的最大毒瘤,不铲除不足以平民愤。我也是实在被这家伙的文章给激怒了,这才安排人让他发生了交通意外,落个耳根子清净。”

  “嗯!挺好,杀了就杀了,我虽然没见过这人,但我知道这家伙正在串联组织台湾本土的势力,呼誉台湾国.民.党当局搞民主政治改革。”杨卫平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微笑着说道:“你们如果能多干掉些这类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实则是谋求个人政治利益的政客,我相信,蒋大公子是非常乐意看到的。”(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