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肉搏专家 > 第二百零三章毒火道人
  观主所说的与苏小乞所想的果然不差,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苏小乞还是问道:“那你现在是准备去哪?”

  “你猜。”观主眨眨眼,但走出几步,想了想,停下来紧跟着又道:“刚才弟子告诉我来了一个俊俏的小娘皮,我自然是来……”

  观主一脸坏笑,然而,即便是这样,他依旧神态飘逸,好似他所要做的事都是天经地义。

  “苏兄既然跟我来了,万不能让你空手而回的,贫道会吩咐弟子,假如你有看上的女香客,一定叫你尽兴。”

  观主抚掌大笑。

  说话间,观主走到一间房停了下来,这里的门形式雕花都完全一样,门梁上写着甲乙丙丁用以区分,或许也是用来区分女子的姿色。

  每个品级有二十间房,观主身前的这间房,门梁上写着甲一。

  “苏兄便送到这里吧。”观主伸手准备推门,但又为之一顿,转头对身后的苏小乞道:“假如苏兄实在没有看上眼的,我用过之后,你也可以……”

  话点到为止,观主相信,苏小乞一定明白了。

  苏小乞报之一笑,没有去说客气话,也没有表示拒绝。

  观主只以为苏小乞默认了,推开房门,却见一个黑洞洞的管子抵上了他的眉心。

  观主虽不明这个管子是何物,但狂跳的心脏,以及头顶炸起的凉气都告诉他,这个管子非常非常的危险。

  千钧一发之际,观主犹如神魔附体般矮下身体,再向后一滚,双脚猛地向上一蹬,那个管子顿向上扬起。

  砰!!

  火光乍现,一股浓重的硝烟从枪口腾起,一枚蚕豆大的铁珠深深地嵌进了房顶。

  翻身站起的观主心有余悸的收回目光,假如他有半点的迟疑,那脑袋铁定要开花了。

  “你是谁?!”

  屋内不是女人,而是一个蓄着长须,道士模样打扮的中年男人,不过比起五仙观裁剪合身的道袍,中年男人的行头就有点差强人意了。

  一双草鞋已被染成了褐色,一股子浓浓的酸味正从那双许久没洗过的黑脚往人的鼻子里钻。

  “无量天尊,善哉善哉。”中年男人不伦不类的随口念了一句,笑言道:“贫道的姓名观主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终归还是认不得我的。”

  观主冷哼,“故弄玄虚!”

  中年男人在极力的装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但他衣衫褴褛的样子实在不敢恭维,如果说观主是腾云驾雾的真龙,那中年男人就是钻泥搅沙的灰泥鳅。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观主渐渐冷静下来,语气森冷道。

  中年男人鄙夷道:“你们这些人只想着去干龌龊事,哪想着我是谁,我是大摇大摆走进来的,还用混?”

  观主眉心一拧,“这群废物!”

  中年男人老神在在道:“修道之人可不能……”

  观主立即截口道:“毁掉道观的人是你?”

  中年男人捋须笑道:“正是本毒火道人。”

  “毒火道人?”观主嗤笑一声,“今日我便让你变成哑火道人!”

  “道”字吐出时,观主便向前屋内窜了进去,“人”字还在口中时,他的右掌已拍了出去,只见他的掌心骤现太极八卦图,阴柔至极的掌风先一步逼近毒火道人的面门。

  就在这时,毒火道人退后半步,门“哐当”关了,掌拍中雕花木门,竟见坚硬的门像面团一样扭曲变形,像麻花般纠缠在了一起。

  同时,观主心中大凛,黑洞洞的枪管再一次对准了他,火舌再度喷吐出来,铁珠急速射向面门。

  速度简直快的不可思议,前一秒才见铁珠从枪**出,下一秒便逼近眉心,观主心里既气恼,又恐惧,他还从没有被人逼到这种地步。

  伸出三指,一层细密的银色鱼鳞顿覆于皮肤表面,观主闪电般撮住了铁珠,强大的冲击力使他的手指犹如被铁锤敲击,指骨都近乎碎了。

  观主不由自主的连退三步,才算将力卸掉,正欲将手中的铁珠甩回去,毒火道人已经折身进了屋内,撞破木墙,到了另一间房。

  观主紧追过去,毒火道人却不打算与他纠缠下去了,双臂交错格挡护住脑袋,如同一头被激怒的斗牛,一味地向前猛冲。

  一番追逃,就在观主的手即将拍中毒火道人的后心时,眼前忽然白光大放,两人竟冲出了月老祠的大殿。

  观主已经发现,毒火道人的修为极低,也就是炼气八重的程度,若不是凭着手里古怪的“灵器”,早被他虐杀无数遍了。

  苏小乞不远不近的吊在二人的身后,毒火道人使用的是很古老的燧发枪,一种利用燧石撞击引燃火药击发弹丸的枪械。

  虽然比火绳枪要好用,但装填火药依然缓慢的令人发指,在与修炼之人交手,这个过程可能足够死上十几遍。

  燧发枪对于修为低弱的灵魄师可能杀伤力极强,对于观主这等修为,恐怕还不足以致命。

  即使毒火道人备了很多装填好火药的燧发枪,但威力依然有点偏弱了,假如能连续扫射,或许观主就只有成筛子的份了。

  破旧的道袍上还粘着许多木屑,毒火道人快速撸了一把,前冲的身体就势一滚,待对观主射出一枪,才翻身蹲在地上,看也不看是否射中了观主,窜进了恐慌的人群。

  但很快,人群便在观主淡然的声音中安静下来,自告奋勇的要去揪出混入人丛里杂碎,全然不知毒火道人所为的仅仅是让他们不受无耻之徒的蒙蔽。

  观主心中暗自得意,他发觉智商优于别人还是一件相当开心的事的,但很快,他便笑不出了。

  因为有许多人站在高处撕碎了求来的平安符与转运符,并大声控诉五仙观的种种骗局。更有怀抱婴儿的妇人痛声嚎哭,咒骂五仙观的丧尽天良。

  还有眼神空洞的男女被亲人领来,哭声悲戚凄凉。

  就像是墙倒众人推,突然之间,五仙观就成了众矢之的。

  一开始还有人替五仙观辩驳几句,但随着百人同时嚎哭,所有人都如感同身受的同仇敌忾,数落观主的种种不是,痛骂他的禽兽不如。

  就算一个人很无辜,那么多的舆论也使他成了一个耍奸的歹人,更何况,观主本就不无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