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间之贵女谋略 > 第二八八章后悔
  不怪郑嬷嬷这样劝郑太皇太后,要知道在这个宫里,想让个人被病死可是太容易了,郑太皇太后要是还搞不清状况,继续说新皇不好的话,哪天被病死了都不知道。

  郑太皇太后叹了口气,道:“哀家哪不知道这一点,只是一想到荣华富贵了十几年,临到老了,竟然被人这样欺负,落到这样一个境地,心中难过罢了。”

  说着说着,就不由拿帕子擦起了眼睛。

  郑嬷嬷暗道,这不也是你自己作出来的,要是你当日没有无缘无故找皇后和新皇的麻烦,如今也不会这样了,她也不会跟着吃瓜落了,说起来,落到如今这样的地步,郑嬷嬷对郑太皇太后也是有抱怨的。

  但她是郑太皇太后的心腹,跟她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自然不好说这种话,当下只能道:“娘娘节哀。”

  郑太皇太后看情况变的越来越糟,便再也摆不出以前那高高在上的样子,以及为所欲为的脾气了,躲在慈恩宫里,老实了起来。

  ——得,她倒是挺识趣的,又将当年当妃嫔时的小心翼翼和忍耐捡了起来,却没想过,她要没犯过事,这样作派自然是好的,但她都将赵垚和木槿,尤其是木槿那样整治过,被赵垚恨到了骨子里,这会儿她一当缩头乌龟,就以为能当以前的事没发生过,赵垚不会找她的麻烦了么?也未免想的太简单了些,要是得罪了赵垚,可能赵垚还能忍一忍,但她得罪的是他喜欢的木槿,那可比得罪他本人还可怕,赵垚根本不会忍她,所以她以为她当缩头乌龟,就能没事了?所以她当下纵然躲在慈恩宫里老实了起来,但她当年是怎么对木槿的,这会儿赵垚便让人怎么对她了,于是郑太皇太后在宫里的日子便难过了起来。

  不但郑太皇太后在宫里的日子难过了起来,她娘家承恩公府的日子也不好过。

  不管怎么说,郑太皇太后好歹还是太皇太后的身份,赵垚在明面上不能怎么着她的,但承恩公府赵垚可就没这层顾忌了,所以想怎么对他们就能怎么对他们了,况且当年的事,郑太皇太后还只是在后边撑腰的角色,真正搞事的都是承恩公府的人,所以郑太皇太后赵垚都收拾了,怎么可能放过承恩公府这些始作俑者。

  却说承恩公府,自从赵垚即位后,门前越发冷落了,便连府里也没人敢高声笑谈了,要知道以前赵垚当太子时,虽然承恩公府也门庭冷落了一阵子,但自从王婕妤怀孕后,承恩公府门前又热闹了起来,只是自从王婕妤生的是女儿,永和帝驾崩后,承恩公府的日子便一日不如一日了,到现在,赵垚当了皇帝,承恩公府就好像冰冻了似的,缺乏生机起来,毕竟谁不知道,不光承恩公府,便是宫中的郑太皇太后,也将新皇和皇后得罪得死死的呢?承恩公和承恩公夫人这上层的主子心中一害怕,下面的人自然就跟着害怕,然后府中人不敢高声笑谈了。

  李舒对这样的情形心中十分不满。

  想她当年是多么风光,虽是为妾,但承恩公世子那样宠她,见天儿的给她送金银珠宝,而承恩公府又那样风光,她便是个妾,外人也是要奉承着的,对她的尊重不比对李欣少。

  后来李欣下药害她的事曝光,承恩公世子虽没休了李欣,但李欣也彻底的失了宠,承恩公世子再没去她那儿了,她越发成了府里实质上的女主人,风光无限。

  于是她虽然不能再生孩子了,虽然没儿子让她很难受很生气,但好歹还有个女儿在,日子还是过的去的。

  结果好日子没过几天,就传出了承恩公府的大靠山——永和帝驾崩了的噩耗,更可怕的是,跟承恩公府和郑太皇太后作对的赵垚做了皇帝,导致府上一片愁云惨雾。

  现在过的这么压抑,这么人心惶惶,显然不是李舒想看到的。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承恩公府可是大大地得罪了新皇和皇后,这以后,只怕是好不了了,所以也难怪府里人心惶惶了。

  而一想到自己当初欢天喜地得来的好亲事,不过几年间,就变成了前途岌岌可危的人家,这让李舒这会儿自然有些不满了,暗道要是早知道承恩公府只能风光几年,她根本不会嫁过来的,就算凭她以前的身份,只能嫁个门当户对人家的庶子,嫁不了好的,但好歹还能是正妻呢,现在嫁给这个快要倒霉了的承恩公世子呢,还只是妾罢了,且还整天提心吊胆的,怎么看都觉得亏了。

  只是她要是没跟承恩公世子生孩子还好一点,她还能在他们落魄后,自请回家再嫁人,但现在,她孩子都有了,还好几岁了,还怎么离开呢?难道将孩子扔了吗?不说她舍不得孩子了,就算她舍得,她还被李欣那个贱人下了药,以后不能生孩子了呢,要是跟孩子分开了,以后又不能生孩子了,那老了岂不是要晚景凄凉了?

  一想到这些,烦恼的李舒就不由将李欣、承恩公世子等人骂了个遍,觉得自己真是太倒霉了。

  而同样觉得倒霉的还有李欣。

  早知道承恩公府会得罪木槿,而这个木槿还嫁给了新皇,更重要的是,新皇还喜欢这个木槿,导致承恩公府眼看着就要倒霉了,她就不会嫁到承恩公府,而要想方设法嫁给徐辉了。

  当然了,也怪自己没能耐,竟然让木槿当太子妃后那么多年,都没想到方法除掉她,要是除掉了她,也许这会儿就不用怕新皇会为皇后出气,找承恩公府的麻烦了。

  不过也不一定就是了,当初立太子前,承恩公夫人和太后等人就跟木槿结仇了,估计无论木槿有没有被自己除掉,赵垚要是即了位,还惦记着当年他们欺负木槿的事,都会找承恩公府的麻烦的。

  所以要真不想出现这事,除非一开始就别找木槿的麻烦,要不然只要赵垚喜欢上了木槿,之后当了皇帝,总是会倒霉的。

  但谁又能先知先觉地知道,赵垚会喜欢一个村姑,然后赵垚还能当皇帝呢。

  所以有些事,也是没办法。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是人算不如天算,她以为承恩公府会像上一世那样,荣华富贵许多年,结果,就因木槿这样一个意外,就导致这一世的承恩公府,竟然不几年就败了,也是想不到的事。

  木槿木槿木槿,都是木槿导致的,她以前对木槿还没多少感觉,现在看木槿毁了她的荣华富贵,自然对她恨之入骨了,只可惜,她再怎么恨也是无济于事的。

  其实她恨木槿,简直是莫名其妙,毕竟真要说,她还要感谢赵垚娶的是木槿,然后与承恩公府不和,要不然,要是像上一世那样,赵垚对承恩公府没意见,承恩公府依然像上一世那样红红火火,当初她给李舒下药的事曝光后,承恩公世子绝对会休了她,而承恩公夫人也不会像这一世看承恩公府走下坡路了,怕休了她也娶不到什么好的姑娘阻拦了。要休了她,那承恩公府再荣华富贵,也跟她没任何关系了,不是吗?

  只是像她这样的蠢货,不会想到这一点,只想着是木槿不好,毁了她的荣华富贵。

  所以这天回娘家看望母亲时,便不免跟母亲抱怨起李大老爷来——由于赵垚即位,承恩公府的日子岌岌可危,也就没关她禁闭了,而她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娘家抱怨父亲。

  “要不是父亲当初不让我嫁徐辉徐公子,我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心惊胆战了。”李欣不快地道。

  一般新帝即位,都会开恩科,赵垚也不例外,而在刚过去的恩科中,徐辉考中了一甲进士第二名,也就是榜眼,眼看着以后就要发达了。

  李大夫人听了女儿的抱怨,不由道:“徐公子再怎么能干,还不知道将来能做多大官呢,你这好歹是国公世子夫人,比那要好多了啊。”

  李欣不以为然地道:“还不知道这个国公爵位能不能保住呢,新皇跟承恩公府纠葛太多,我真的怕他会收回爵位,到时,岂不是比嫁给徐公子还不如?”

  况且,就她所知,未来十来年,徐辉升官好像坐火箭,最起码,到她前世重生前,他已经是三品大员了,眼见得还能继续上升,这让她怎能不后悔呢?

  李大夫人听她这样说,迟疑道:“不会吧,再怎么有恩怨,也不会夺了承恩公府的爵位吧?”

  李欣无奈地道:“娘你自己算算,我婆婆和小姑子她们,找了周皇后多少次麻烦,皇上又那样喜爱周皇后,这会轻易放过承恩公府?”

  李大夫人被李欣这样一说,也有些担心起来,当下不由皱眉道:“那怎么办?现在可还有办法跟新皇和皇后修好?”

  李欣摇了摇头,道:“只怕是晚了。”

  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吗?上一世那新皇可是睚眦必报的人,所有得罪他的人都没好下场,更甭提像承恩公府这样得罪死了他的人了,他会放过才怪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