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皇道帝 > 第六百十四章十万妖兵临九首
  “忻儿?”莫然回头,却微微一怔,随后心道这小妮子怕是又误解了。更新最快

  只是他也不便解释,对于宓雅来讲,他确有亏欠之处,但两人并无感情,至于婚宴,他心中说实话是不愿为之的。

  然而宓雅所言又不无道理,若要调动八荒妖王之力,此番宴席必要到位,故而这才让他最为头疼的地方。

  这一十一封信笺同样是为了布置一些东西,西地八谷各一封,另有三封,一封需交给那位神机公子,一封则是送至太平道,至于这最后一封,乃是交由宓雅。

  “忻儿无事,这就去帮公子送信”

  女子接过信笺,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后便踱步出去。

  如今西地大乱,公子又在九首涧,相信没有哪个宗门势力敢伸手到这里,也正是趁此机会,方好让她行动。

  景源谷内,弥松道人望着天外流光所化成的信笺怔怔出神,随后仰天大笑,笑声惊动整个谷内生灵。

  七谷谷主皆收到同样的信笺,信中内容虽有不同,可却都有一个意思,九首涧上,平原之地,十关可破!

  便是那先天易阵内的寅方谷,君逍接到此信后也难抑兴奋之色,口中念叨:“张芝啊张芝,今次看来又得交手,来分一分这百年来的恩怨了”

  西地各宗风云涌动,而在九首涧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三日后,九首涧,妖尊大宴!

  如今正是大宴初始,各地妖王汇聚,谈天说地,座下的年轻一辈不是在相互切磋,便是在广结豪友,此番盛况属实罕见。

  纵然是在边上的莫然也为之侧目不已,这九首涧的影响力竟强至如斯,规模都可比肩一些上古宗门!

  除却最早来到的广雷尊,通天猴王,海族,落凰族,古兽族的这些,宴席当日更来了十余宗大人物,无一不是一方雄主妖王。

  比如那乌族,他原以为只是普通的妖族,可没想到,这乌族的全名为墨乌神,乃上古神族的分支,并非是纯血妖族。

  昔年上古万族中,神族乃最前列的种族,乌族供奉的神就是墨乌神。

  “混沌天界的皇族,碧彩幽蟒吗”乌韩行礼,叩首而拜。

  神族消亡,如今的乌族不过是残存,还好有这位王上相助,不然乌族此时此刻何以有这般盛景?

  “这乌韩了不得,三劫天尊境的大能向同阶修士行此大礼”

  “九首涧的这位女王身份不同寻常,我多方打听都未曾知晓,便是那位座下的五位妖王怕也不清楚”

  不少妖主侧目望来,被乌族大能此举所惊。

  只是这里的妖主兽王都未曾小觑,也没有对这位乌韩心生鄙夷,因为那九首涧的混天妖尊,此女身份确非她们可以得罪。

  “乌红可好?”

  宓雅从座上下来,青丝发髻,金玉璃冠,一身锦绣羽衣,风华绝代,王姿凛然。

  可此刻,她见那乌韩摇头之后却是心中一叹,神族也没落了吗,真是世事难料,尤其是当日一别,没想到那位佳人也已故去。

  这位乌韩应是乌红的亲弟,若是乌红也在,怕已与她的修为不相上下了吧。

  群妖聚首,大宴开启,各族都向居中的妖尊行礼贺喜。

  “妖尊大婚,我族无以为敬,奉上九幽寒水琉璃樽一盏”

  “妖尊大婚,主上命我带来先法三叶株三朵”

  “这是广寒雷灯,淬炼百年方成的圣器之胚”

  ...

  莫然站在宴外,看着这火爆的场面,心中不解太多,亦有太多疑问想问。

  然而此刻,他却有最头疼的地方,这婚宴自己又该如何去面对?

  宓雅凤冠灼灼,金芒艳艳,虽未着那寻常人家的红衣,可这一身的锦绣羽衣却也是嫣红之色,配上她那绝代风华的姿容,量是他都难以自持。

  “尊上”

  四位窈窕少女过来,微微行礼。

  莫然见状,心底知晓今次怕是要身不由己了,可当他思忖到那三则玉令上的事情后,只是轻轻一叹,不再犹豫。

  “这便是那位来自外海天华山的纪易吗,听说是妖尊昔年情定之人”

  “能得妖尊青睐,此人当真好运”

  “但是这修为着实太低了点,竟未成尊...”

  妖宴之上,不少妖王兽王看来,以他们的眼界即便不用神念探查也能观出一二。

  毕竟这可是九首涧女王的驸马,未来此地的尊主,纵是一个凡人也需他们表以敬意,若用神念去探,这堂上那位妖尊可饶不了他们。

  席位一边,覃业,小虎头等人却是惊诧非常,一位心中哆嗦,知晓曾在云林中坑过那位,原以为是此人运道好,能从云林走出,可如今看来,这纪易是与他们妖尊有旧啊。

  而小虎头心中比之边上的覃业更是不解,因为他清楚的知晓那位的身份,乃是货真价实的人族!

  若是几大妖王看不出来,可妖尊是何人?怎么会看不出?

  “莫非还真如那些人所说,这人族修士与我们大王有旧情?”小虎头心中嘀咕,只是此时此刻这些事情也非他可以左右的。

  “夫君”宓雅微笑,起身而去,这一刻,她便是风华万代的王,可同样是这位的妻。

  莫然一怔,倒未想到面前这位女子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两字的含义非寻常女子可言出,尤其是这位。

  他能感觉到宓雅乃是真心实意,一代妖尊,情定于他,真不知是他的福,还是祸...

  “罢了,既有因,必有果”

  莫然心中一叹,可脸上平静,扬起嘴角欲要还礼之时,却听见九首涧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九首涧妖尊大婚,怎未通知我南域妖族?”

  一位女子轻步而来,艳艳衣裙飘动,身段修长,姿容倾世,更是颠乱众生。

  她从远处缓缓而至,可那身后浮动的妖气比这如今九首涧内的众妖都毫不逊色!

  “这是...十万妖修!”

  “南域妖族破开了圣王封天吗?”

  “我听过此女,乃媚妖一族的族长,她不是跟随妖族的圣女在征战南域人族吗”

  一瞬间,满场哗然,南域有人出现在此地,这绝对是大事。

  轩武圣王坐镇诸天,天下谁人敢动?只一人就镇十方,封禁南域,绝天地通,期间有无上存在出手试探,可皆都被圣王拦下。

  纵是南域内的一些人也试验过,无上出去,不管是妖族还是人族,只能在这南域大地上分出胜负。

  而如今,整整的十万妖修汇聚此间,圣王难道没看出来吗?或者说是故意放任的!

  “南域需百年,这是圣王封禁,媚颜是如何出来的?”

  莫然心中思索,媚颜来此多半是姬瑶授意,是她得悉自己这亿万路的杀劫,因此派媚颜前来?

  可这十万妖修要出南域,又是如何瞒过天下势力的?

  这其中的一些缘由怕只有媚颜方可为自己解答了。

  宓雅居高位,红衣凤冠,风华无双,她平静地看向那涧外的十万妖修,嘴角一翘,道:“十万鬼族修士,领军的应是妖鬼族的十大鬼子吧?普天之下唯有妖鬼一列可瞒天而至,只是此番大举来此,是为恭贺我的婚礼吗?”

  “妖尊大人,圣女有言,此人你可动不得”媚颜笑道,可言语间毫不退让。

  她今次前来也算是巧合,未曾想到能在此地碰上这位,可不打听倒也还好,谁知这家伙却是成了宓雅的‘夫君’。

  此事若被圣女得知,这天下不乱也得乱了,故而她是来止婚的,亦是来警告的。

  “哦?我宓雅选一夫婿,自然是你情我愿,况且....纵我执意,你又该如何?莫不是以为区区十万妖修便可与我为敌?”

  宓雅冷声,王威荡荡,此言一出之后,那涧外十万妖修似如坠寒渊,不少人当场被冻成冰雕。

  就连那领军的十大鬼子也一阵寒蝉,体表着霜,脸上更是出现惧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