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桓因传 > 第一百一十四章背上的山峰
  双眼瞪得老大,赑屃顿时就蒙了。』⒉3他感觉对面那小子所说的话明显是在耍混玩赖,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自己竟然觉得对方所说的话每一句都是能站得住脚的,找不出半点儿有破绽的地方来。

  面色阴晴不定的反应了好大一阵,最后当赑屃的老脸都已经因疑惑和愁苦而扭曲成了一团时,赑屃终于是忍不住再次开口了:“那……那现在这算是什么情况?”

  看着对面那老头儿吃瘪的样子,桓因心知自己这三言两语间就已经几乎将赑屃给吃住了,当下不由得暗暗觉得好笑,更是对薛不平多了一些佩服。佯作不耐烦的瞟了一眼对面的赑屃,桓因的声音转冷,没好气的到:“你从刚刚开始就三番五次的与我说话,打乱我的心神,是不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我分心,好赢得本轮的比斗啊?”

  赑屃一听,连忙摇头,吹胡子瞪眼的说到:“放屁,我老人家是什么人,在比斗力量上还需要玩这些小花招吗?我就是想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到底算是什么意思!”

  听了赑屃的话,桓因貌似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到:“哎,真费劲呐。好吧,我就再跟你解释一次,你可要听清楚了。总不能因为你脑子不好使,就来赖着我说话吧?”

  赑屃连连点头:“好好好,我人老了,你也要理解我老人家是不是?”、

  桓因努力的把背上的大山顶了顶,换了个稍微舒服些的姿势,然后说到:“你应该知道的,一轮的比斗,有开始,有结束,可最关键的,还是比斗的过程。所谓开始,拿到现在我们的比斗中来说就是你召唤山峰落下,那是在上一轮比斗成为平局时才能进行的事情,对不对?”

  赑屃想了想,似是想在桓因的言语中找出破绽,可半晌后他却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桓因满意的一笑,接着说到:“所谓结束,同样以我们现在的比斗来说,那就是有一个人输了,或者认输了,对不对?”

  赑屃又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桓因继续说到:“现在我们第二轮的比斗中并没有人输掉,所以不算结束。不过你已经扛起了两座大山,我还没扛起来,所以也不算平局。于是现在嘛,还没法开始下一轮。现在这种情况,算是在比斗的过程中。你想啊,咱们这第二轮的比斗想要拿出结果来,不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吗?现在结果还没出来,自然就算是比斗还在进行啊。”

  这一次,赑屃思考了好大半晌的时间,期间更是双眼不停的打着转,神色间多次露出了疑惑、纠结与挣扎。不过到了最后,他终于是神色渐渐舒展,虽然似乎还带着一丝不爽,却依然对着桓因说到:“小家伙,你说的没错。比斗都是有一个过程的,任何比斗都有。”

  看着赑屃那滑稽的样子,桓因险些笑出声来。强行忍住,他装作淡然的说到:“老前辈果然是高人,通情达理。既然咱们这比斗的规矩是前辈定下来的,那晚辈自然是一定遵从,想必前辈也不可能反悔吧?”

  桓因这马屁拍得可谓是恰到好处,在赑屃感觉自己气势都快丢尽了的时候给了他个云梯,让他不至于就这么摔下来。于是,赑屃脸上很快就露出了前辈高人应有的神色,笑到:“不错,我的规矩如果我都不遵守,那我就不叫赑屃了!”

  桓因心中暗笑,知道大鱼已经上钩,此刻再不收网还更待何时?点了点头,桓因不动声色的说到:“前辈一诺千金,晚辈佩服。刚才前辈在说明比斗规矩的时候,晚辈听得很清楚,所以也完全照做了。在前辈的描述中,似乎没有对比斗的时间做出任何限制,那晚辈现在稍微慢一些,想必以前辈的定力,是不会跟晚辈一般见识的吧?”

  绕了这么一大圈,桓因终于是回到了真正的主题。赑屃脸上那高深莫测的表情顿时一僵,他感觉自己这一刻仿佛是被天雷劈中,呆呆的立在了那里。

  “没有限定时间?我竟然真的没有限定时间,那对面那小子岂不是可以弄上个十天半月我也没办法?怎么会这样,这……这规矩竟然是我自己定下来的吗?我到底在干什么!”思绪在赑屃的心中掠过,让他感到无比郁闷。到了现在,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桓因是钻了自己定下规矩的空子,可是,他又要如何反驳呢?

  半晌,当赑屃终于是怀着极为抑郁的心情抬起头看向桓因的时候,却发现对面那小子正屏气凝神,努力的调整着状态。

  虽然明知道桓因钻这个空子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调整状态的时间,可赑屃的老脸上还是不由得面皮抽了抽,心中想到:“这小子真狡猾啊,让我老人家吃了这么大的亏。这么下去可不行,若是他扛不起来就这么一直无赖的拖着,那我跟他的比斗岂不是要遥遥无期了?可是,我要怎么跟他说呢,规矩确实是我定下的,我老人家总不可能在他一个小家伙面前抵赖吧?”

  正如赑屃所看到的那样,在他自己无比纠结的时候,桓因却是根本就没有管他,抓紧时间调息了起来。桓因可不傻,他钻这个空子也许能为他争取个一时半会儿,甚至小半天,只要赑屃的头脑不是特别灵光,都是有可能的。可是,要让赑屃就这么老老实实的一直等着自己,那他还是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吗?

  身上的两座山峰实在是太重了,压得桓因极为难受。而且,这第二座山峰也与第一座一样,不知道有什么古怪,总之就是比表面上看起来要重了不少。

  更让桓因不能理解的是,在第二座山峰到来的时候,自己身上的压力却增加了远远不止一倍,少说也有一倍半。要知道,这第二座山峰无论是大小还是形态都与第一座山峰颇为相似,就算不是同一座山峰会有一些差距,但也不至于差距这么大呀。

  不停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不断的让自己体内的灵力运转变得不再那么混乱,桓因心想自己在稳定下来以后,一定要以神识好好的探一探,自己背上这两座山到底是怎么回事。

  调息,对于修士来说本是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尤其是对于桓因这种经历过无数次血战的修士来说,就应该更简单了。想以往桓因在遇到的多次危机之中,往往都不得不一边调息一边战斗,甚至偶尔还要拿出丹药来吃,可见他对调息不会陌生。

  可是,现在的调息当真可说是桓因这一生遇到过最难的一次。背上的山峰实在是太重了,让他不得不时时刻刻分出灵力去将之撑起,这比他正在与人对敌时的消耗还要巨大。加上桓因此刻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他又腾不出手来取丹药为自己补充灵力,所以这一次他的调息竟然是整整用掉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一个时辰以后,桓因因紧咬而崩出血的牙终于是松了松,他背上不断流下的汗水也开始渐渐变少,这些都代表着他现在的情况比之前要好了许多。现在的桓因,他发现自己已经可以稳定在目前的状态了,虽然他全身的肌肉依然紧绷,虽然他的脸上还是显露吃力,虽然他半跪的下半身依然有不少陷在地里,可只要灵力足够,至少他的情况不会继续恶化。

  当然,现在说桓因调息好了,不是说他的状态回到了巅峰,只是说他勉强做到了目前情况下的最优罢了。被这么大的两座山峰死死压着,谁能把自己调整到巅峰呢?

  “还是站不起来,算了。”努力的试了试背上的重量,桓因心中暗暗叹了一下。他发现自己还是站不起来,这说明目前的重量已是他能承受的极限,若是这挑战要继续下去,他必败无疑。或者说,拿半跪的他和已经稳稳站立的赑屃相比,其实他已经输了。

  “管他的,反正我也不需要站起来,先看看背上这两个大家伙到底有什么玄虚吧。”很快的,桓因就释然了。反正自己与赑屃硬碰硬比力量是赢不了了,索性就多多了解现在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出路。

  神识探出,以桓因目前的实力,莫说是两座山了,只要没有神识的封锁,就是让他以神识将整个无量门五峰笼罩在内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几乎可说是在眨眼之间,桓因就将背上的两座山峰都纳入了神识之内。

  全身巨震,桓因感觉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这不是无量门的西侧二峰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