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弄潮 > 第七十九节附从
  初夏的傍晚无疑是京里风景最好的时光,晚霞如画,赢得西边的天际一片金晃晃的,机场高速这个时候已经不太堵车,打开车窗袭来的晚风让人神清气爽。

  已经很久没有开这辆欧宝,赵国栋自己感觉都有些不得劲儿了,习惯了在安都家里那辆奥迪的宽大舒适,这辆欧宝开起来虽然也还算顺手,但是感觉上却始终不那么自在了,好在这辆车刘若彤用的机会不多,车内装饰简洁明丽,倒很符合赵国栋胃口。

  赵国栋在首都国际机场接到刘若彤时已经是夜里八点二十了。

  娉婷婀娜而来刘若彤依然是那副永远的清丽优雅,一手拉着拉杆箱,一手搭着一件外套,这个季节伊朗那边气候似乎并不比京里凉爽,但是温差可能会更大一些。

  取下墨镜的她看起来似乎和几年前丝毫没有改变,这让赵国栋一度有时光倒流的感觉,第一次见面带来的那份触动似乎就在心中涌动。

  “回来了?机上没啥吧?”赵国栋一手自然的接过对方的拉杆箱,一边含笑道。

  “嗯,真要有啥,还能站在这儿?”刘若彤很难得说一句俏皮话,也许是心情太好的缘故,眉目间总让赵国栋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惬意。

  赵国栋笑着摇摇头,语气温和,“怎么变得这么尖酸刻薄了?我的一番问候不应该得到这样的回报才对。”

  “很久没有和你这样说话了,就像看看你生气发怒的表情,可惜你还是不会让我如愿,太沉闷了会容易让人感到压抑。”刘若彤娇俏的表情让赵国栋无奈的瞪了对方一眼,咋一看,这两人似乎还真有点小两口打情骂俏的味道,不过本来也就是小两口。

  欧宝车熟练的离开停车场,钻入车流。

  “那边情况怎么样?”赵国栋从来不再电话里和刘若彤谈及工作上的事情,这也是遵循保密规定,敌情严峻,欧美刺探和监测无孔不入,刘若彤在这方面也很谨慎。

  “还行,高层互访之后,两边联系曰益紧密,尤其是能源方面和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合作需求曰益增强,现在国内几大石油国企都已经进入了伊朗,和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全面合作,说起来都是笑话,伊朗号称石油能源宝库,却需要进口汽油,他们的炼油能力严重不足,欧美尤其是美国对伊朗封锁压力很大,曰本人和印度人原本有些市场,但是迫于美国压力都退缩了,这正好是我们国家的机会。”

  刘若彤发现自己在赵国栋面前很难管住自己的嘴巴,不知道是出于对对方的绝对信任,还是认为对方总能比自己知晓得更多一般,在赵国栋面前,她引以为傲的一些东西却总是被对方轻而易举的看穿一个透,一些东西甚至要在从他那里获知了许久之后才会通过自己上级的渠道获知,这让她倍感惊讶。

  她无法相信一个普通党政干部,怎么可能会知晓一些绝对属于控制在相当小范围内的一些东西,而且这些消息与他的工作毫无关联之处,这个疑窦早已存在刘若彤心中,但是每一次问及赵国栋时,赵国栋就会说只要在网络上去刻意寻找,总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刘若彤当然不会轻易相信赵国栋的这番说辞,虽然现在互联网曰益发达,从互联网获取的信息更为敏捷,但是有些东西是不可能从互联网上知晓的,尤其是在前几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前的那些个东西,从中亚到两伊的一些消息,虽然只是一些大方向,但是还是为刘若彤在上级那里赢得了不少赞誉,这也是她之所以能够晋升如此之快的关键。

  对丈夫的这些怀疑一度让刘若彤相当苦恼,作为总参二部的一名驻外武官,她的主要工作就是收集和分析情报,尤其是通过了解所在国国内的情况变化而来做出自己的判断分析,传递回国内,再由国内专业分析机构来进行综合分析对比。

  可是赵国栋在2001年伊拉克战争之前的表现实在太令人起疑了,有很多东西只能是专业从事这一行的才可能掌握,但是他却总是能不经意间泄露出来,而且总是那样符合情理,最终变成现实。

  正因为自己从他那里获得了一些东西,才会有意识按照他的思路去分析寻找,也才有一些建议和意见呈报给上方,也才有伊拉克战争之后伊拉克局势不至于一边倒,这为刘若彤赢得了一枚勋章。

  刘若彤不是没有想过把这个疑点上报给组织,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这样做,她相信自己这位名义上的丈夫虽然在很多方面有诸多可疑之处,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叛国者。

  “机会倒是好机会,不过只怕高层压力也颇大。”赵国栋淡淡一笑,“美国人肯定不会看着我们国家与伊朗合作无动于衷,肯定会在各种场合舞动大棒吆喝。”

  “哼,你觉得我们会屈服?”刘若彤轻轻哼了一声。

  “那倒不至于,能让美国人不痛快不舒服的,那就是我们最乐意见到的。其实这本来就是一个博弈过程,我们实力增强,美国人相对就削弱,我们实力削弱,他们就相对更强,都在说丛林法则已经不适应这个现代社会了,其实任何时候丛林法则都是在起作用的,只不过方式更为隐晦罢了。”赵国栋笑了起来,“两伊如此,中亚亦是如此,我们想要进入的他们就要捣乱,反之亦然,他们敌视的,只要符合我们国家利益,那就要当仁不让,没有必要听他们指手画脚。”

  “咱们国家就是在这种与外敌不断的竞争和对抗中成长壮大起来的。”刘若彤有些自豪的道。

  “每个强大起来的国家都是以这种方式成长起来的,美国人也不例外,已有的强国想要尽可能的压制后来成长起来的强国,以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范围,这就是一个接一个的轮回。”赵国栋目视前方,“而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要排除一切困难,加速我们自己这个国家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崛起。”

  刘若彤全身微微一震,瞥了赵国栋一眼,似乎这个男人身上表现出来的气势比三个月前显得更具强悍,那份自信和凝重让刘若彤一时间觉得这个男人巍然如一座大山。

  良久,刘若彤才把自己这边的玻璃窗也放了下来,似乎想要用窗外扑面而来的劲风吹掉车内的凝重。

  “你的省委常委提名过了?”

  “过了。”赵国栋点点头。

  “那你现在的位置会有变化么?”刘若彤轻轻问道。

  “暂时不会,但是不确定一年半载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赵国栋很平静的道。

  “你想要在这一年半载赶出一点事情来?”刘若彤很清楚的看到了赵国栋眼中跳跃的火花。

  “不这样怎么对得起这个省委常委名头?”赵国栋笑了起来,“Daisily,你现在也这么关心起我的事情来了?”

  “可能是你的身份原因,部里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再三询问我需不需要调回来。”刘若彤轻轻叹了一口气,中国就是这样一个社会,一切以男人的事业为基准,赵国栋现在在国内的名气不小,已经引起了高层的关注,而他的家庭生活自然也要纳入上边的视线,一个孤身男人在国内,而且如此年轻,他的妻子现在身份还不明确,或者说有些敏感,这对一个已经即将要进入副省级干部的领导来说,的确不太合适。

  “哦?他们的意思是你必须要回来?”赵国栋微微一怔,国内对于这一点显然还是有些限制的,正如有的人说得那样,只有真正踏入副省级干部这个序列,你才能说你是步入了政坛,而一旦进入副省级干部这个序列,也就意味着你属于真正的中组部管理的干部了,那么对于他的配偶子女这些亲属和社会关系都还需要进行一个更加严格的调查和管理。

  “没有明确说,毕竟我的工作较为特殊,但是言外之意肯定有这个意思在其中,我说我暂时还没有考虑,我的主管希望我考虑一下,要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刘若彤嘴角浮起一抹苦笑,“看来我们俩的竞争,还是你胜利了,虽然我自信我做得并不比你差。”

  “你就这么在乎这一点?”赵国栋也笑了起来,“我们不是说过么?我们都是在不同的轨道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在努力。”

  刘若彤耸耸肩,“你不需要安慰我什么,中国就是这样,父系氏族加官本位社会,你的地位高了,自然我就只能附从与你,这让人很无奈。”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赵国栋目视前方。

  “我还没有确定,不过我估计由不得我自己了,我本来希望能够再在那边呆两年,但是现在看来估计今年底或者明年初也许我就不得不回来。”刘若彤有些黯然神伤,离开自己最喜欢的一线回到机关,虽然可以一样发挥作用,但是却总是违逆了自己本意,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太过优秀以至于压倒了自己,让自己不得不附从与他,连一直欣赏自己才华的上边都不得服从于政治需要。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